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07章 令人惊愕的离朴

        伙伴们离开了西共药阁之后就准备寻一处住的地方,让李弦月可以尽快炼化蜃灵丹,修炼精神力,当然,在这之前,伙伴们还需要先找到离朴。

        “欸,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与雪凡星相似的人呢?他应该早就已经得到了我们来到西共药阁的消息了呀!”

        李弦月带着伙伴们故意花了点时间四处转了转,当初和离朴已经约定好了,他会在药阁附近等着伙伴们,而雪凡星就是他新的身份。

        然而伙伴们沿着西共城的主干道寻找了半天,一直到离药阁两三里路了,依然没有看到离朴的踪迹,傻二有些焦急的说道。

        他知道刀灵弦月的复苏对李弦月和伙伴们有多重要,盼望能早点儿找到离朴,好让李弦月安心炼化蜃灵丹。

        可即使他飞到高处去四处查看,小范围内根本没有看到与离朴相似的人,那伙伴们就只能花很多时间去找离朴,当下就急了。

        “不对,少爷,凡星应该会在药阁附近等我们呀,不可能离这么远!”小胖子疑惑的说道,隐隐点出伙伴们可能忽略了什么。

        “少爷,几年过去了,兴许凡星的变化很大,刚才没有注意到,要不我们再重找一遍?”

        小女孩萧梦语出主意道,也觉得离朴应该还是在药阁附近,只是变化太大,刚才伙伴们没有注意到,小花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知道了刀灵弦月还没有复苏,一直以来都是李弦月自己苦苦为伙伴们出谋划策、绞尽脑汁之后,伙伴们都很惭愧。

        现在又遇到了麻烦,伙伴们都主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渴盼能和李弦月一起解决难题,而不再是置身事外,等到李弦月问才说出来。

        李弦月开心的点了点头,伙伴们一起出主意的感觉真的很棒,可以弥补他的一些不足。

        他也知道离朴不可能在离药阁很远的地方等他,这才意识到离朴可能并不像他先前想的那样,只是奉师命而来,只会找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加入伙伴们。

        如果是那样,既然先前都已经说好了,离朴的选择方法最重要的就是引起伙伴们的注意,伙伴们刚才就不会忽略掉了。

        那只能说明,离朴很在意加入伙伴们的队伍中这件事,也进行了精心的安排,反而出乎了伙伴们的意料,导致伙伴们都把伪装的他忽略掉了。

        李弦月只好带着伙伴们往回又寻找了一遍,仔细排查,一个生灵都不漏过,果然,这一次,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离朴伪装的身份!

        “原来如此!”伙伴们看到离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了,他竟然伪装成了一个人族的贫困少年!

        伙伴们都没有想到离朴为了向李弦月示好、更好的融入伙伴们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太意外了!心里都吃惊不已。

        必竟,融入伙伴们的方法有多种,离朴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不仅表明了他以后会把自己当作人族,也是表明他要和李弦月一起奋斗,可谓做到了极致。

        在已经征得李弦月同意可以加入伙伴们的队伍之后,离朴还能这样做到极致,又怎么能不让人意外和吃惊呢!

        更让伙伴们惊愕的是,此时的离朴竟然跪在地上,借口说爹爹一直想突破到培灵境,可是精神力跟不上,请求好心人赠予一颗蜃灵丹,而他则以鞍前马后作为报答。

        要知道,离朴必竟是来自十大主族的灵湖境灵尊级绝代强者啊,还是大算师的大弟子,平时高高在上,也有其傲气。

        但他竟然能采用这种近乎乞讨的方式来融入伙伴们,这让伙伴们下巴都掉了一地,心里对他的认同感也增加了一分。

        当然,伙伴们也都理解离朴的选择,他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以最恰当的方式融入伙伴们,免除后顾之忧。

        离朴先前就知道伙伴们这里有蜃气果,或交换或炼制弄到蜃灵丹并不难,但一般的生灵就不可能这么容易弄来蜃灵丹了。

        即使弄到了蜃灵丹,也只会视作珍宝,用于培灵境修炼精神力,根本不会舍得用来赠送给他。

        而他只需要大概估摸到伙伴们离开西共药阁的时间,稍稍提前一点再开始求取,能给他蜃灵丹的就只有伙伴们了,基本上不会出现意外。

        而且这样做,还可以再一次向李弦月表明他帮助李弦月的坚定不移的决心,进一步打消李弦月的疑虑,免得李弦月对他藏着事儿。

        还有,以他本来那高贵的身份,十大主族即使有所怀疑也根本想不到他会按现在这样做,再加上大算师宣布了他的死讯,他和伙伴们都可以安全无虞了。

        如此一箭三雕之计,效果想来不会差了,从此以后,有他帮助伙伴们隐藏踪迹,而十大主族也找不到他,伙伴们可以放心的游历学习了。

        “或许,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哈哈!”李弦月看到离朴的表现也的确打消了疑虑,心里安心了不少。

        李弦月一直记着拍巴掌时候的事,很担心离朴正式加入伙伴们之后,由于放不下身份,又与伙伴们朝夕相处,造成矛盾累积。

        如果到时候伙伴们和离朴彻底闹掰了,那离朴还真有可能会负气离开,而他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太多事儿了,那时伙伴们会立马面临绝境。

        但如今看来,离朴非常在乎融入伙伴们这件事,处处都做到了极致,摆明了已经做好了跟伙伴们长期相处的打算。

        那或许离朴的高傲于伙伴们来说还有转寰的余地,他为了长期跟伙伴们待在一起,肯定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处处把自己像拍巴掌一样摆在前面。

        即使他与伙伴们出现了矛盾,李弦月想只要自己能够出面调解,那离朴也未尝不会稍稍退让一步。

        李弦月觉得只要自己注意好离朴与伙伴们的关系,使之不会持续恶化到不可调节的地步,还是很有可能的,心里自然安定不少。

        甚至,李弦月认为如果他根据具体的情况设法磨合离朴与伙伴们的相处模式,离朴和伙伴们成为很好的朋友也未尝不是不可能。

        到了那个时候,离朴和伙伴们和谐相处,以他那丰富的修炼经验,或许也可以让伙伴们修炼的进度都前进一大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