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08章 离朴之难

        李弦月正准备找上离朴,赶紧带他离开,不过此时离朴似乎遇到了麻烦,一个西北小族的少爷纠缠上了他。

        “穷鬼,这里是一颗升魂丹,对修炼精神力也有好处,你跟着我走吧!”那个少爷一上来就命令似的说道,然后一脸嫌弃的让手下丢了一颗上品升魂丹给离朴。

        “我只想要蜃灵丹,升魂丹我不要!”

        离朴的目的是为了等到伙伴们,可不是为了一颗蜃灵丹,或者是升魂丹,但又不能说破,只好假装一脸倔强的望着那个少爷说道。

        “死东西,你怕是不知道蜃灵丹有多珍贵吧!就你,也想要蜃灵丹!?”那少爷见离朴竟然不上道,骂骂咧咧的说道。

        “不!我就要蜃灵丹,其他我都不要!”离朴眼见那个少爷满嘴脏话,还纠缠不清,只好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

        “这东西真是该死!本尊的随身灵界里就有上百颗九星最顶尖的蜃灵丹,居然敢嘲笑我!”

        “竟然还敢骂我,要不是有事在身,非要做好不可,就你,本尊一口气灭了你,让你彻底消失在这世上!”

        离朴恨那个少爷恨的牙痒痒,可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影响了李弦月找到他,只好小声发牢骚道。

        “嘀嘀咕咕的说本少爷什么坏话呢?小心本少爷撕了你的嘴!”那个少爷见离朴不仅不答应,竟还在说着什么,一脸怒气冲冲的说道。

        “什么东西呀这是,怕不是傻瓜吧!真想一巴掌把他拍死!”此时的离朴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怒火熊熊燃烧,恨不得把那个少爷烧死。

        只是一想到离开之前远在雪灵之族的大算师那殷殷盼望的眼神,又想到了此行的目的,终究还是把头扭向一边,也硬是把怒火强压了下来。

        “得,竟然你不需要升魂丹,那就直接跟我走吧!”

        那个少爷见离朴软硬不吃,死活都不跟它走,只好暴露了自己的目的,收了那颗升魂丹,然后命令身后的两个手下把离朴拉走。

        很明显,不管离朴怎样回答,那个少爷都打定注意要把离朴带走了!至于升魂丹,那只不过是它的理由,免得人族介入罢了。

        只是,离朴的确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大概今天会离开药阁,特意在这里等着呢,又怎么会就这样跟着那个少爷离开呢!

        “找死的东西!打伤了带走!”那个少爷见离朴还在躲避,不允许两个手下拉着走,直接冷酷的下命令道。

        “我太难了!”离朴无语望苍天,他就只是想顺利的加入伙伴们的队伍中而已,哪曾想,那个少爷竟一直纠缠他。

        早上的时候,那个少爷见了他,就一副看到了宝贝似的眼神,要求他不准接受其他生灵的丹药,跟着别的生灵走,必须等到他回来。

        离朴本以为遇到了麻烦,那个少爷家里有蜃灵丹,还愿意拿出来给他,他感觉事情有些大条了,居然如此凑巧。

        哪知道那个少爷竟只是回去取了一颗升魂丹来,根本没有蜃灵丹,现在还硬拉着他走,他不走就把他打残了再带走!

        “我这一辈子,小时候就得师父照顾,对我爱护有加,传我卜算之术,大了受人尊重,这几十年受的气都没有今天多,真是气煞我也!”

        眼见着李弦月和伙伴们一直没到,离朴心里又急又气,那个少爷又逼的太紧,真有一种把那个少爷当场干掉的冲动。

        对于他来说,能忍受这份窝囊气忍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致中的极致了,那个少爷竟然还想动手伤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伙伴们还是陪伴李弦月同甘共苦的朋友,他都不给面子,非要把自己排在第一位,莫说是一个不知名小族的少爷了。

        真要敢动手伤他,那就是一个死!

        那个少爷只顾琢磨着自己又可以收一个免费的奴仆了,哪里想到,他的命一直徘徊在死亡的边上。

        李弦月看到离朴攥着拳头、咬着牙齿,深知他已经到了暴起杀了那个少爷的边缘,不能再等了,必须赶紧帮他解围。

        而那个少爷,李弦月也多少猜到一点儿情况,也知道那个少爷不会轻易放弃,若不制止,流血冲突将一触即发。

        要知道,西共城可是汇聚了大西北一百六十三个小族的各族成员,其中总有一些秉性稍差的,而那个少爷显然就是这种生灵。

        从一开始,它就想着要强拉离朴去做它的奴仆,升魂丹还是相对便宜一些的,一颗升魂丹根本要不了多少钱,而它却相当于得到了一个免费的奴仆。

        这种奴仆,去到了主人家,就是完全的卖身,任劳任怨,任打任罚,直到被主人剥削到死亡为止,一个几乎免费却可以肆意压榨的奴仆,那可是香饽饽。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少爷一直纠缠离朴,非要离朴跟他走的原因,不过是看到了大便宜而已,自然是坚决不会放弃的。

        而且人族一千多年前并没有出现弦月刀主,又一直遭到兽族和冰雪灵族的压制,逐渐示微,大西北有些小族就不再把人族放在眼里了。

        那个少爷就是觉得人族现在已经没落了,不仅不再觉得人族允许它们来西共城学习是帮助它们成长壮大,反而觉得现在的人族有求于它们,是人族离不开它们。

        这才敢在西共城街头强拉人族少年为奴,供其驱使,简直是肆无忌惮,可恶之极!

        幸好今天那人族贫困少年是离朴,怎么着都可以逃脱那个少爷的纠缠,自不会真跟那个少爷回去,而换作其他人族少年,恐怕就逃脱不了了。

        不过,当下的问题是离朴已经忍受不住了,只要下一刻那个少爷的手下动手打了离朴,离朴很有可能会暴起伤人,造成流血事件,这对人族很不利。

        而同时,离朴与伙伴们汇合,光明正大的加入伙伴们也会出现问题,很有可能只能向后延误。

        不过幸好,伙伴们已经找到他了,李弦月自不会看着那个少爷继续为难他,也不会看着流血事件的发生,当即就走了上去。

        “凡星,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少爷的两个手下已经凶神恶煞的走到了离朴的身前,正准备出手教训教训离朴,而离朴也已经做好了暴起的准备。

        李弦月担心离朴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少爷的两个手下身上,没注意到自己和伙伴们已经来了,就赶紧朝他呼喊了一句,免得他直接动手了。

        “滚!”那个少爷见李弦月和伙伴们走了过去,生怕伙伴们影响到了它的好事,怒气冲冲的骂道。

        这一下,伙伴们都怒了,那个少爷是怎么为难离朴的,伙伴们都看在眼里,如今伙伴们来找离朴了,它竟还如此放肆,心里也和离朴一样燃烧起了愤怒的火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