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09章 弦月的意义

        伙伴们气的都笑了,笑的有点儿难看,以前在南疆,抵抗兽族的第一线,人族把重心都放在防备兽族上,几乎没有这些龌龊的事。

        却没想到,如今刚来西共城不久,竟就遇上了一件,一个大西北小族的少爷就敢在西共城里大庭广众之下横行霸道,这种感觉很不好。

        “呵呵,肯定又是几个穷鬼,还想过来占便宜!?”那个少爷见伙伴们围了上去,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烧死你?”

        傻二看到那个少爷如此做派,第一个忍不住了,一口大火喷了过去,将那个少爷和两个手下驱赶了开来。

        既是免得它们继续对离朴动手,也是震慑它们一下,让那个少爷知道伙伴们不是好相与的。

        “切!你们不就是没有蜃灵丹,又想收他为仆嘛,这才跑出来当好人,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们肮脏的目的!”

        “拿不出来蜃灵丹,就赶紧给本少爷滚蛋!又多远滚多远!”

        看来,那个少爷是吃了王八铁了心要当王八蛋,今儿哪怕伙伴们阻挡也要把离朴带走了。

        它长期混迹在这一带,这才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离朴求取蜃灵丹,察觉到了可乘之机,于是一直纠缠着离朴,想白收一个奴仆。

        而它也知道,以前从未在附近看到过伙伴们,想必伙伴们一定是外来人,身上不可能常备有蜃灵丹,那基本上就拿不出来。

        于是它就打定了主意,以此威胁伙伴们,逼伙伴们离开,西共城又没人会拿出蜃灵丹来,那它就大功告成了,谁也挡不住它。

        “凡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此来就是来找他的,怎么,你想收了我们的朋友?”

        小花听到那个少爷的话,深感那个少爷和兽族一个德行,恶事做尽而又贪得无厌,脸色顿时寒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呵呵,我看你们就是拿不出来蜃灵丹吧!拿不出来就赶紧滚,小心本少爷连你们一块儿收拾了!”

        那个少爷见伙伴们还不离开,笃定了不让它把离朴带走,心里很是烦躁,于是恶狠狠的对伙伴们说道。

        李弦月看着那个少爷的作风,心里也非常气愤,不过兴许是天天想着要早点儿让刀灵弦月复苏的缘故,这个时候他隐隐明白了弦月的真正含义。

        也明白了数万年前大西北足足有数百个族群,为何到目前为止只有人族走了出来,逐渐发扬光大。

        而其他的族群,要么一直蜗居大西北,深受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盘剥,要么,就是已经在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夹击下走向灭亡了。

        两万年前,雪漠大帝看似只留下了一把弦月战刀作为后手,让其培养一代代弦月刀主,撑起人族的脊梁。

        但却在三千多年前出现意外,弦月战刀被封禁在了灵骨禁区,人族极速衰落,以至于到了许多大西北小族都不把人族放在眼里的地步。

        不过其实,弦月的意义才是雪漠大帝留下的真正的后手,它为人族铸造了精魂,让人族两万年来百战不殆。

        哪怕时光流逝,两万年倏忽而过,弦月战刀不见,人族跌落尘埃,也会保持披荆斩棘的意志,不断寻求其他方法,一直到人族再度复兴,重新成为天灵族为止。

        而不像大西北的其他各族群,在岁月中迷惘,踟蹰不前,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只能被动挨打。

        甚至如那个少爷一般,自我标榜正义,纠结于一些利益而恶事做尽,成了像兽族和冰雪灵族一样的生灵。

        可即使是它们,也不过是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盘剥的对象而已,哪怕现在得了好处,其实最后都会落到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兜里。

        而它们不过是得到了一时的痛快和好处罢了,于人是灾难,而于它们自己,也树立了一个敌人,其实得不偿失。

        归根结底,是它们不像人族一样心中有精魂,会不断的反抗不公平的待遇,会不断的向前奋斗。

        它们只是生存着,在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拿捏和盘剥下生存着,一直生存到像已经灭亡的那些族群一样绝望的接受消亡的命运。

        李弦月真正体悟到了弦月的真正含义,而不再是像以前一样,只是知道,弦月的含义是披荆斩棘勇猛向前而已。

        同时,他也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明了了前进的意义,也明白了自己这个弦月刀主真正的职责所在。

        哪怕以后遇到再大的难题,受到再大的诱惑,李弦月也不会再动摇半分,有一丝后退的可能。

        他只会如一把弦月战刀一样,刀刃永远向着前方,带领团结在身周的人族和各族朋友,不断前进!

        “又是那种空静的感觉嘛,还有一种欣慰的意味儿在其中?看来刀灵弦月的确开始复苏了!”

        李弦月集中所有的精力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所在,这才发现心中居然如以前一样变得很是空静,还莫名有一种自我认同的感觉在心底缠绕。

        他明白就如同离朴所说,刀灵弦月已经开始了复苏,而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用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修炼精神力,他和刀灵弦月的灵魂都见长。

        现在的刀灵弦月已经重新有了初步的灵智,可以明显的开始影响到他了,这才会有这种感觉。

        不过,李弦月并不知道的是,其实刀灵弦月一直都在影响着他,而且,这种影响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然,以他自己的情况,他又怎么可能从一个不能修武的少年,经过短短几年的成长,就成长为炼药修武两个方面的顶级英才呢!

        李弦月一直安静的沉思着,便没有理会那个少爷,却不想那个少爷竟然骂上瘾了,噼里啪啦的对着伙伴们一顿指责,一直没完没了。

        小胖子担心那个少爷说话声音太大会影响到李弦月的思考,便挡在了李弦月的前面,用眼神警告那个少爷闭嘴。

        却不想那个少爷竟逮住了小胖子一直骂,叽叽歪歪了一通又一通,处处显示着自己身为少爷的优越感和必须带走离朴的意志。

        可怜小胖子为人义气真挚,战斗是把好手儿,可却不善言辞,又哪里说的过那个脏话满篇又胡搅蛮缠的少爷呢,只好涨红了脸,死死挡在李弦月的前面。

        而那个少爷却不依不饶,越说越过分,气的小胖子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狠狠锤一顿,可又担心会惹麻烦。

        “是嘛?你再说一句试试!?”

        李弦月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立马就听到了那个少爷骂小胖子的极度难听的话,当即就冷酷的说道,大战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