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1章 雷霆镇杀,勒冲之死

        李弦月帮伙伴们出了气,那个少爷也已经丢人丢到家了,伙伴们也都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准备寻个住处先住下来。

        至于说去西共武府成为弟子,即使因为大西北各族群都来求学,前来报到的弟子数量会比南疆多得多,也只是三个月才会招收一次。

        如今,离下一次西共武府招收弟子还有十余天,伙伴们准备先让李弦月炼化蜃灵丹,把精神力提上来再说。

        不过,伙伴们是已经放下了,可那个少爷只想占便宜却在李弦月手里吃了大亏,伙伴们离开时,它的眼神极其阴鸷,应该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但愿那个家伙不要寻死,非要自己送到咱们的手里来,那就不可饶恕了。”

        西共城主干道的一条巷道外,李弦月看着巷道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能感觉到那个少爷一直尾随在伙伴们的身后,寻找着机会对伙伴们下手。

        不过,伙伴们一直在西共城的主干道上行走,周围的生灵很多,别看那个少爷飞扬跋扈,但它也不敢在人族边城的主干道上直接行凶。

        故而它一直跟在伙伴们身后,急的直冒汗,却一直找不到对伙伴们下手的机会,但是看那坚持不懈的样子,似乎不对伙伴们下手是不会离开了。

        李弦月可不想等伙伴们都安顿下来了,他也已经开始准备炼化蜃灵丹提升精神力了,结果那个少爷带人来了,那简直太糟糕了。

        于是李弦月准备带着伙伴们进入这条巷道,为那个少爷创造对伙伴们下手的机会,至于那个少爷下不下手,就看它想不想再惹事了。

        如果那个少爷还存了再惹事的心思,那它首先就不会放过伙伴们,对于一个本来就招惹了伙伴们,现在又想对伙伴们行凶的家伙,李弦月是不准备留手了。

        寂静的巷道里,落针可闻,只剩下伙伴们走路的声音落在心田上,清脆而又格外响亮。

        李弦月特意减慢了走路的速度,给那个少爷追上伙伴们的机会,这狭长的一条巷道的确是个行凶的好地方,只要那个少爷存了行凶的心思,就一定不会放过。

        “真是一群蠢猪一样的东西呀,竟然来到这样的地方,简直是寻死,蠢得不可救药!”

        果然,那个少爷带着一些生灵包围了伙伴们,依然是满嘴骂人的脏话,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看样子是吃定伙伴们了。

        “两个灵江境灵师,一个灵河境灵王嘛。”李弦月和伙伴们搭眼一瞅那个少爷的阵容,立时明白了它的目的。

        真没想到,那个少爷不仅占用着人族提供的便利横行附近一带,竟也如此冷酷残忍,仅仅因为一些口头矛盾就要动辄灭人性命。

        这种情况,李弦月还只在兽族和冰雪灵族的身上见过,看来那个少爷是坏透了,它既要强拉离朴为奴仆,或许伙伴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放过它!

        “没见识的东西,光一个灵河境灵王就够你们死一百次的了,接受你们的绝望吧!”那个少爷恨恨的说道。

        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那个少爷精彩的表演,心里也在想着该怎么让那个少爷认清真正的现实。

        “蠢货们,要记得本少爷叫勒冲,即使下辈子也不要惹我,惹一次杀一次!”

        那个少爷勒冲见手下已经把伙伴们围的死死的,怎么都跑不掉了,就残忍的对伙伴们说道,当即就下达了全灭伙伴们的命令。

        “勒冲少爷是吧,你过来,我告诉你个事儿。”

        李弦月见勒冲的表演结束了,有些兴致索然,原来,勒冲就是想把伙伴们再狠狠骂一顿,然后送伙伴们去死而已,来来去去都只是这些勾当。

        “怎么,想求饶了嘛?晚了,等你求饶完了,本少爷依然要灭了你们这些狗东西!”

        勒冲还以为李弦月要向它求饶,放伙伴们一次,在心里残忍的想道,也走向了李弦月。

        “勒冲少爷,你想让我们绝望?那你就接受真正的绝望吧!”李弦月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到后来话语里都是化不开的冰寒。

        勒冲听了李弦月的话,它知道当李弦月话语里带上“真正的”三个字的时候,那就是李弦月对它发怒了。

        而李弦月的话,实在太过冰冷,也听的它脸色一变,心底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于是赶紧向后退去。

        “凡星,该你报仇的时候到了!”

        只是李弦月把它喊到进前来,就是存心将它与那个灵河境灵王分开,又怎么可能让它退回去接受那个灵河境灵王的保护呢。

        还不待它启动脚步准备拔腿就跑,李弦月就已经朝着离朴呼喊道,让它彻底丧失了后退的可能。

        而离朴一听到李弦月的呼喊,马上就放开了自己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强大气势,肉眼可见,空气中的气流卷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向着它狠狠压去。

        勒冲被一下子震趴在了地上,全身死死贴着地面,身体内的骨骼也一阵噼啪作响,俨然已经断了个七七八八。

        而随它来的那些生灵也好不了多少,包括那个灵河境灵王也半跪在地上,浑身冷汗直流,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勒冲少爷是吧!你有种!敢收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做奴仆,那你就去死吧!”

        李弦月看着勒冲,也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它最后的命运,勒冲可谓坏到了极致,在李弦月看来已经不用留了,也没有必要再给西共城留下一个祸害。

        而勒冲已经被吓傻了,它双眼无神的望着离朴,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因为它知道,今天,它是怎么也跑不了了。

        离朴听到了李弦月的话,心里早就忍不住让勒冲付出代价了,也不待勒冲反应过来,立马一个灵气团就丢在了它的身上。

        这个灵气团可是离朴的杰作,杀伤力极强,一接触到勒冲,勒冲的身体就一寸寸碎裂开来,就像是灰尘一样,消散在了空气中,什么都没有留下。

        接着,离朴又用同样的办法收拾了跟勒冲一起前来对伙伴们下手的那些生灵,一个都没有放过。

        不一会儿,伙伴们就离开了那条巷道,巷道里空空如也,就像是伙伴们只是从中经过,而勒冲和那些生灵也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