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2章 栖原刀主,心灵悸动

        李弦月既处理完了购买蜃灵丹和寻找离朴的事儿,又确定刀灵弦月已经恢复了初步的灵智,就在清微小榻炼化了十几天的蜃灵丹。

        兴许是清微小榻不好下手,亦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勒冲所在的族群并没有来找伙伴们的麻烦,李弦月过得倒也还算安心。

        李弦月每天都花大量的时间炼化蜃灵丹,甚至到了不眠不休的地步,可谓下尽了功夫,也尽了最大的努力。

        每天半夜,一天的炼化结束,李弦月都会呼唤一下刀灵弦月,盼望着刀灵弦月在灵魂足够强大了之后会对他有所回应。

        然而,一天天时间过去了,眼看着西共武府又要招收弟子了,刀灵弦月依旧还是像是以前一样,没有给李弦月半点回音。

        “还好,我没有放弃任何一颗蜃灵丹,要不然,以现在这个难度,恐怕我就没有机会帮助刀灵弦月复苏了。”

        想想当时在西共药阁,要不是伙伴们的鼎力支持,李弦月差一点儿就准备放弃一小部分蜃灵丹了。

        现在的李弦月心里感到庆幸不已,深感当初没有做出让自己后悔万分的决定,最终把蜃灵丹都带了回来。

        如今已经炼化了三四百颗蜃灵丹,还是在有足够的升魂丹辅助,效果达到最大的情况下,刀灵弦月依旧没有复苏的明显迹象。

        可以想见,如果李弦月当初真的放弃了一小部分蜃灵丹,那与刀灵弦月复苏所需要的精神力恐怕会相差的更多。

        那时,放弃的蜃灵丹已经被抢购一空,而伙伴们又买不到新的蜃灵丹,那李弦月就只能用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慢慢修炼精神力了。

        而那样就要多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弥补放弃的蜃灵丹省略的部分,无疑会严重拖慢走武之极路的速度,李弦月恐怕会后悔死。

        不过如今李弦月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但刀灵弦月还是没有复苏的明显迹象,也只能再想想其他的办法了。

        但李弦月又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办法,也不知道精神力到底要达到何种地步刀灵弦月才会复苏,因而头疼不已,颇有些无可奈何。

        ……………………………………………………………

        西共武府的宣武广场上,伙伴们都已经正式成为了武府的内院弟子,对于考入武府内院来说,伙伴们稍微露一下真本事也就过了。

        时至今日,伙伴们经过几年的刻苦努力,进入武府内院对于伙伴们来说,都已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了。

        李弦月特意带着伙伴们在广场中心的雕塑前停了下来,默默的敬仰着雕塑上的那个无上的伟人。

        雕塑刻画的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子,长的很普通,穿着的也是一件很普通的修者长衫,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族一样。

        只有他那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兽族的方向,几可以像一把刀一样洞穿虚空,向着兽族的方向猛劈而去,才显示出了他与常人的不同。

        雕像刻画的是姜栖原,人族的第二代弦月刀主,在第一代弦月刀主被兽族用计没有成为灵海境灵皇级大能,而人族也被兽族和冰雪灵族从天灵族打落之后,与兽族战斗了一辈子。

        自打成为弦月刀主的那一天起,姜栖原就不存在一天没有与兽族战斗的日子,自己也弄的满身是伤,一直都有伤病。

        后来,更是来到了这人族西北祖地的西垂,一手建立起了西共武府,成为了抵抗兽族的大后方,源源不断的培养人族精英输送到抵抗兽族的第一线。

        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那个兽族和冰雪灵族对人族猛烈进攻、意图直接覆灭人族的年代,人族愣生生抵挡住了兽族的进攻,使兽族和冰雪灵族的计划破产。

        但姜栖原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去过灵皇祖地的弦月刀主,因为在灵皇祖地开启之前,他就因伤病发作而英年早逝了。

        这是一个成全了人族的、令人敬佩的弦月刀主,人们亲昵的称呼它为栖原刀主,李弦月也对栖原刀主非常的钦佩。

        以前,栖原刀主可是李弦月的榜样,以后也还是一样,而且,李弦月一直想和兽族干到底,也是继承了栖原刀主的性格和遗志。

        伙伴们也知道其中的原因,就默默的守护在李弦月的周围,免得路过的武府弟子影响到了李弦月。

        就连离朴也悄悄放开了自己的气势,丝丝缕缕的散布在周围,不是那么强烈,却足矣让人不敢靠近。

        “嗯?这是心灵的悸动!刀灵弦月的强烈反应!?”

        兴许是得益于安宁的环境,当心底的那种感觉一经浮现,李弦月就立马感应到了其中的含义。

        “哦,我忘了,在那个年代,刀灵弦月和栖原刀主是最好的战斗伙伴,如同亲兄弟一般一起为人族争取未来,如今重新再见,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李弦月在脑海里仔细查看了栖原刀主的毕生经历,这才发现栖原刀主和刀灵弦月的关系格外深厚,明了了心中悸动的原因。

        “不过刀灵弦月的反应如此强烈,比那种空净的感觉要强烈的太多了,这说明炼化蜃灵丹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而且,也同时说明,虽然刀灵弦月还没有恢复明显的灵智,似乎还早得很,但其实离复苏已经不远了!”

        李弦月本来对于刀灵弦月一直没有给他回音而觉得很是沮丧,但感觉到心底的悸动之后,明白了当前刀灵弦月的真实情况,又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看来,是时候想办法从师父那里弄一些蜃气果过来了,要不然,仅仅依靠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恐怕还远远不够。”

        李弦月明白单靠现在已经没有了蜃气果的伙伴们,想购买或者炼制蜃灵丹根本不可能。

        不过,李弦月还记得元尊者的宝库里似乎还有很多蜃气果,或许可以从元尊者那里想想办法,但怎么把蜃气果弄过来却也非常麻烦。

        “或许可以请西共药阁帮帮忙弄来一些蜃灵丹?但肯定要从外地调运,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而且我们也没有资源可以用来购买了。”

        李弦月倒也想到了请药阁帮忙,只是想来想去,总有些不切实际,只好无奈的放弃了打算。

        “洛裳,望月,焱清,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弦月正在琢磨着有没有什么比较可行的办法,这个时候,却有一些内院弟子把伙伴们包围了起来。

        李弦月看着他们服饰上武罚院那三个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大字,顿时意识到伙伴们的麻烦又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