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3章 身份被怀疑

        由于大西北一百六十三个族群也都在西共武府求学,武府内除人族以外的它族学员弟子占了很大的比重,和南岩武府只有少部分它族学员弟子是完全不同的。

        西共武府就不像是南岩武府,详细的分作人族内院、外院和异院,各院独自处理自己院内的事情,互不干涉。

        而是只分做外院和内院,人族和它族学员弟子统一进行教学和培养,当然,也设有武罚院、生活院和资源院等对武府内诸事进行统一的处理。

        其中,武罚院就负责武府内学员弟子的监测和对犯错的学员弟子进行处罚,在武府内学员弟子心中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当武罚院的内院弟子找到伙伴们,并准确喊出了伙伴们的名字,就意味着武罚院已经对伙伴们进行了初步的调查,并觉得伙伴们是有问题的。

        “伙伴们刚来武府第一天,什么事都没做啊,这就被武罚院盯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被押去武罚院的路上,李弦月一直琢磨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可思前想后,却总是摸不着头脑。

        伙伴们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弦月,看样子也都被武罚院的动作搞懵了,心里奇怪的紧。

        西共武府武罚院武罚大堂,伙伴们被一路押送到了这里,那些内院弟子皆对伙伴们怀着气愤的神色,弄的伙伴们就更感觉莫名其妙了。

        武罚大堂上,一人族中年人面沉如水的盯着伙伴们看,一直盯到伙伴们全身发毛,这才板起了脸审起伙伴们来。

        “洛裳、望月、焱清,雪凡星,说,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中年人虎目一瞪,板着脸对伙伴们大喝道。

        同时,他的眼睛也射出锐利的眼光,又把伙伴们全身上下都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似乎已经把伙伴们看透了。

        特别是扫到离朴的时候,他还特意重点关照了一下,眼神里有着莫名的意味,也不知何故。

        “院长,我们就是来自一个普通的大族,在大陆上游历学习,恰巧到了西共城,又觉得西共武府有来自各族的朋友,于是就想留下来。”

        “前几天我们才来西共城,今日也才来武府报道,实在不知,您为什么要怀疑我们的身份。”

        李弦月有条不紊的回答道,他已经猜到了那个审问的中年人的身份,人族也还排在一百大族末尾,的确是一个普通的大族,倒也没说假话。

        当然,除了回答了武罚院院长的问题,李弦月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先搞清楚情况,他才好见招拆招,要不然,今天伙伴们可能都要脱层皮。

        “为什么要怀疑你们的身份?焱清是培灵境兽族吧,一个能把培灵境兽族当做宠物的少爷,还带着它来到武府,你们到底意欲何为!?”

        武罚院院长见李弦月竟然还敢质疑他提出的问题,脸上就更加生气了,第一个问题还没问完,就又接着问了第二个。

        “嗯?难道这个武罚院院长就丝毫没有听到过伙伴们的事吗?”李弦月疑惑的看着武罚院院长,搞不懂他这是弄的是哪一出。

        在李弦月看来,就算他千辛万苦登上赤炎山、礼敬人族先贤,与人族往来密切,关系友好都不算。

        那光在花依族与诸族联盟血战,就足够让武罚院院长认定他不是来自与人族交恶的族群,这就够了,也不需要怀疑他的身份和目的。

        不过李弦月却不知道,这位武罚院院长平时最喜欢躬耕陇亩,对外界的事情知道的相对较少,因而并不知道发生在李弦月身上的事。

        但是李弦月却要发愁了,傻二的确算是培灵境兽族,这个根本抵赖不了,可不说清楚,又很难解释伙伴们的身份,因而李弦月陷入了沉思。

        “说不清楚了吧!?那我再问你,嘞知族勒冲与你们发生了矛盾,后来就不知所踪了,他又去了哪里!?”

        “我很怀疑你们的身份,也很怀疑你们来西共武府的意图,一个个交代吧,都交代清楚!”

        武罚院院长见伙伴们都没有说话,以为他问到了点子上,就进一步提出了他的第三个质问的问题,并说出了自己对伙伴们的怀疑。

        话语里俨然觉得伙伴们肯定来自与人族交恶的种族,来到西共武府也是有着别样的目的,更是因为勒冲与伙伴们发生了矛盾,伙伴们就杀了勒冲。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杀了勒冲,让武罚院注意到了我们,怀疑我们的身份,也担心我们会在武府乱来,这才审问我们。”

        “至于那些押送我们的内院弟子,我们才来西共城几天就杀了勒冲,犯下惊天杀案,这才对我们气愤不已。”

        “不过还是发愁哇,一件事都没办法解释清楚!”

        李弦月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却又陷入了为难之中,傻二是培灵境灵兽,伙伴们也已经杀了勒冲,的的确确一件事都解释不了。

        而且为了避免身份泄露,伙伴们也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实的身份,那武罚院院长肯定是不会放过伙伴们的了。

        “玥芳,辛苦你去找一下药阁大管事尘赟,请他来帮助我们一下。”李弦月小声对小女孩萧梦语说道。

        李弦月明白,既然伙伴们难以自证,那就只能请来外援,证明伙伴们的确没有伤害人族的意图,甚至还是人族的朋友,或许才可以逃出生天。

        当即就让小女孩萧梦语去请尘赟大管事,不知何故,武罚院院长并没有审问小花和小女孩,因而她俩倒是可以去请求外援。

        而小女孩是灵河境灵王,无疑可以更快速的赶去药阁,为救援伙伴们赢得时间,免得武罚院院长提早对伙伴们宣布了了处罚,弄的更加难办。

        “哼!敢在西共城里杀害与人族友好的族群的小少爷勒冲,晾你们也逃不脱我武罚院严厉的处罚。”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请来什么外援,正好趁此机会把你们这一干威胁到西共城安全的生灵通通挖出来!”武罚院院长在心中默默琢磨到。

        他见李弦月被问的哑口无言,又明显是在寻求外援自救,竟也停止了审问,静静的等待着外援的到来。

        他相信,伙伴们杀害勒冲,绝不是什么好心的生灵,那这个时候还赶来救援伙伴们的生灵,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正好可以一并找出来。

        虽然他只是武罚院的院长,仅可以对伙伴们进行处罚,其他的生灵,他也没有办法,但自有人会去处理那些伙伴们的保护伞,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