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4章 阁主来援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小女孩就带着西共药阁阁主谙影药尊返回到了武罚院的武罚大堂上。

        此时两人的额头上都带着一圈细密的汗,想来是极速赶路的缘故,而西共城的人们其实也刚见识了一场人影快到划破虚空的壮观景象,可见他们的速度有多快了。

        特别是小女孩,现在的她浑身热汗直流,衣衫湿透,看来为了隐藏自己是灵河境灵王,配合伙伴们隐藏身份,她是一路狂奔到了药阁。

        李弦月看到来的竟是谙影药尊,而不是尘赟大管事,当即走上前去表示感谢,他没想到谙影药尊竟然这般支持他,亲身来援。

        又联想到前几日自己准备炼制八星清神丸时,也是谙影药尊鼎力支持他,他这才有药草尝试着进行炼制,心里更是感激不已。

        “原来,梦语也对我如此之好哇。”

        李弦月看着一脸疲累,好一会儿了仍在流汗的小女孩,这才发现自己过去可能一直忽略了什么。

        小女孩一直安静的和伙伴们待在一起,相对说话较少,平时也只提中肯的建议,而李弦月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小花身上,也没怎么关注小女孩。

        李弦月这才意识到小女孩也一直在默默的帮助着他,和小花一样,每次都尽了全力,而他却没有发现,也没有报答。

        “难道我被勒冲少爷之死蒙蔽了,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吗?”此时,武罚院院长看着和小女孩一起急匆匆来到的谙影药尊,已经初步明白了一切。

        谙影药尊如此急匆匆来援,显然是担心他这个武罚院院长已经把伙伴们关入了囚山,一是替伙伴们解释,二也是存了去囚山搭救伙伴们的主意。

        必竟,囚山那里关押了西共城所有的囚犯,数十年来积累的囚犯实在太多,且都是凶狠无情之辈,需得谙影药尊亲来,才能迅速把伙伴们救出来。

        不然,一时半会儿之后,即使把伙伴们救了出来,那伙伴们也已经丹田破败、经脉俱损、全身骨断了。

        武罚院院长明白谙影药尊亲来已经证明伙伴们是没有问题的了,且他对伙伴们如此爱护,显然,伙伴们也非一般大族的少爷和随从。

        那只能说明伙伴们是需要药阁重点保护的对象,非但不是人族的敌人,甚至还很有可能是人族的贵客!

        伙伴们也并不是西共城的危险因素,也不会危害到武府,连是否杀了勒冲都要存疑了,武罚院院长的心里突然有些乱。

        “呼!还好还好,温良你并没有把洛裳少爷他们关入囚山,不然,那代价可就太大了!”

        急匆匆赶来的谙影药尊见伙伴们还在堂中,当即松了口气,深感还好自己跑的快,没有来晚。

        要知道,李弦月可是不到二十岁的八星炼药师,顶级炼药英才,恐怕找遍全人族也没有几个。

        万一真被不明情况的武罚院院长送入了囚山,武基俱损,不可修复,那人族可就相当于失去了一个未来的顶级药圣,损失可大了!

        “药尊您的意思是?”武罚院院长温良可是听懂了谙影药尊的话,那代价可就太大了!更是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武罚院院长温良并不知道谙影药尊指的是李弦月,在他看来,即使伙伴们一不小心真被送入了囚山,那损失的也只是几个它族成员,并不是多大的事。

        “我们的温良大院长欸,你天天待在武罚院,恐怕对外面发生的事已经知之甚少了,我来跟你讲讲吧!”

        谙影药尊似乎也知道武罚院院长温良的习惯和性格,知道他不关注外事,这才对李弦月进行了误判。

        当即他就把李弦月的炼药天赋,伙伴们在花依族大战诸族联盟的事绘声绘色的讲给了武罚院院长温良听。

        另外也把勒冲横行附近一代,为非作歹,惹上了伙伴们,伙伴们却只是把雪凡星带走告诉了他,提示他伙伴们没有把勒冲怎么样,就算勒冲死了,也是自取灭亡。

        当然,李弦月请求药阁不要透露伙伴们的身份,谙影药尊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并没有把伙伴们就是人族告诉他。

        “妖孽般的炼药天赋,与人族友好,将来会是人族的强大盟友么?”武罚院院长温良琢磨着谙影药尊的话,心里有些滋味难以言说。

        “把他们都放了吧!”见武罚院院长温良还在想着什么,谙影药尊直接建议道,他可不想李弦月再在这里出现什么变故了。

        武罚院院长温良点了点头,谙影药尊作为人族一方边城的药阁阁主说的话自然是值得相信的,那李弦月对西共城和武府就不会有什么伤害。

        而且,药阁掌握着几乎整个人族所有的药草和丹药,而人族修炼是离不开丹药的,药阁在人族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必须足够重视。

        谙影药尊说李弦月是药阁的重点盟友,将来药阁必须死死团结的对象,他也必须考虑谙影药尊所说的话,不放了李弦月他还能怎么办呢!

        谙影药尊见武罚院院长温良点头答应了下来,总算彻底松了口气,如今李弦月得救,总算不枉他开启全速赶过来了。

        李弦月有着顶级的炼药天赋,待人接物也很不错,可以说未来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人族领袖,绝代药圣,他也喜欢的紧,自然要尽全力保障李弦月的安全。

        不过,武罚院院长温良却有些沉默,眼神总有些挣扎,似乎在纠结着什么事情,还是没有想通。

        谙影药尊担心李弦月进入过武罚院会让他在武府的学员弟子们中有隔阂,甚至再度引发矛盾,于是准备直接带着李弦月走出武罚院。

        这样一来,武府的学员弟子们都知道李弦月和他谙影药尊交好,而且本身也是没有问题的,避免学员弟子们以后再怀疑李弦月。

        “洛裳少爷,我有话还要问你,请你再留一会儿吧!”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已经答应放人的武罚院院长温良又开口叫停了伙伴们,似乎还是有着什么东西需要审问。

        谙影药尊听到这里顿时变了脸色,他自然知道武罚院院长温良是想问勒冲之死的事,要知道温良可是嘞知族的小祖哇!

        万一再被他问出的确是伙伴们杀死了勒冲,那伙伴们在西共城杀人就定死了,他也不好再替伙伴们说好话,那李弦月很有可能还是要被送去囚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