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5章 温良要追杀!

        “温良院长,你不是已经点头说要放了洛裳少爷他们了嘛,这又是哪一出啊?”谙影药尊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问到。

        谙影药尊皱了皱眉是真实的表情,也是心里想法的真实反应,他也知道勒冲与伙伴们发生矛盾之后就消失了,肯定与伙伴们脱不了干系。

        如果武罚院院长温良一定要追问,那这件事将再生波澜,转瞬之间伙伴们就将被置于极危险的境地,因而感觉大是头疼。

        而不耐烦却只是表现给武罚院院长温良看的,催促他把这件事就按先前的结果决定下来,不要再横生枝节了。

        武罚院院长温良见谙影药尊脸色很是难看,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一直拖着没让伙伴们走已经让谙影药尊心生不快了,当即赶紧解释到:

        “洛裳少爷他们已经被正式放回了,武罚院不会再追究这件事,只是我个人有些情况需要向洛裳少爷核实,还请药尊放心。”

        谙影药尊听到武罚院院长温良的解释脸上立马转忧为喜,温良这么说,那就意味着这件事已经彻底过去了,伙伴们不会再受到任何惩罚。

        而武罚院院长温良之所以将李弦月喊住,只是不甘心勒冲消失的不明不白,想以嘞知族小祖的身份多问问李弦月而已,不涉及到武罚院事宜。

        那李弦月不认或者推脱皆可,温良也不能强行审问,他就不用再担心武罚院会以杀害武府弟子的罪名再处罚李弦月去囚山了,脸上自然的就笑了起来。

        武罚院后真语湖畔,李弦月和武罚院院长温良来到了这里,而谙影药尊也守在不远处。

        他很担心万一李弦月哪一句话说的不对,引起了武罚院院长温良的怀疑,会让温良认定就是李弦月和伙伴们害死了勒冲。

        那以温良的性格虽然不能在武罚院里审判李弦月,但却很有可能会直接出手,送李弦月去喂鱼,他必须好好的守护着李弦月。

        “洛裳少爷,我先跟你讲讲我的过去吧,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这份急切想知道真实情况的心。”

        “我来自与大西北百族之地相邻的垂沙府最北面的风沙镇,那里只有漫漫黄沙,常年大风,风中还带着细密的沙子,生活条件极其艰难。”

        “当年,我和我爹爹为嘞知族送资源去石族,想赚点钱聊以为生,却不想一场沙尘暴将资源卷走了个干干净净。”

        “石族因此大怒,誓要杀了我们这些运送的贫苦人以泄心头之恨,我和爹爹都面临绝境,又无人胆敢开口求援,只剩下死亡一途。”

        “关键时刻,当年的嘞知族少爷,也就是如今的嘞知族大祖勒知春,开口向石族解释,并承诺翻倍赔偿石族的损失,这才救了我和爹爹一命。”

        “要知道,能令石族肉疼,气愤的想要大开杀戒的损失,那可是海量的,翻倍赔偿,嘞知族也要伤筋动骨。”

        “可知春少爷为了救下我们依然咬牙说动了嘞知族长,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活命之恩了,用一辈子报答都不为过。”

        “莫说后来,知春少爷更是和我结拜为兄弟,教会我修炼,举族支持我,奉我为小祖,我才有了今日这一切。”

        “知春少爷的大恩,我要用这一辈子的守护来作为报答,才能够勉强偿还其中微小的一部分。”

        “洛裳少爷,还请你告诉我勒冲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好去回复知春少爷,对他有个交代。”

        武罚院院长温良也不顾李弦月是否回应愿意听他讲述,就自顾自的开始讲起了他的过往和发迹的故事。

        其中的确可以听得出来,嘞知族可以说成全了他的一切,而他也想以自己的一切来作为报答。

        说到最后,他长揖到地,满脸期望的请求李弦月告诉他勒冲是否真的发生了什么变故,又是否真的出事了!

        “温良!”

        远处,谙影药尊看到武罚院院长温良的动作,又一次变了脸色,他没想到温良为了得到勒冲的生死情况竟然来这一出。

        他很担心李弦月会说出是自己杀死了勒冲,而温良也会雷霆出手,当即就向李弦月这里疯狂赶来,试图救下李弦月。

        “我誓要知道勒冲少爷到底是生是死,谙影药尊你也挡不了!”武罚院院长温良感应到了谙影药尊的动作,看着谙影药尊冲来的方向默默说道。

        当即温良把手往后一背,偷偷的释放了一层又一层灵气层,成百上千的灵气层叠加在一起,组成了一时难以突破的防御屏障,把谙影药尊远远隔离开来。

        而李弦月也被武罚院院长温良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正在极速冲来的谙影药尊和听到他提示的声音。

        李弦月听到了武罚院院长温良的讲述,他没想到武罚院院长已经算是人族领袖了,居然也会有那种悲惨的过去,也能体会到勒知春到底帮助了他多少。

        “勒冲少爷带着大批人围攻我们五个,非要把我们杀死才罢休,我没有办法,为了保护自己,只好杀死了勒冲少爷,并处理了尸体。”

        李弦月觉得温良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为了报答勒知春的恩情甘愿为嘞知族赴汤蹈火,是应该告诉他实情。

        而且,温良既答应了谙影药尊不会再处罚伙伴们,想必即使知道了实情,也不会报复伙伴们,不然,也不会等到今天了,李弦月遂向他简单交代了发生的事情。

        “啊!你们竟然真的杀了勒冲少爷,还毁了他的尸体!?”

        当武罚院院长温良确认了勒冲的死讯,立马变得暴躁起来,怒发冲冠,头发根根竖直,也爆开了自己全部的气势,冲的李弦月站都站不稳。

        “完了!洛裳少爷这次要被温良直接灭口了!”

        远处,温良挥出的灵气层前,正在加紧突破灵气层的谙影药尊感受到了李弦月这里的变故,心里立马凉了半截,他已经猜到李弦月向温良说实话了!

        “欸,勒冲少爷逼人太甚,的确是咎由自取!如今他已死,我还能再毁了人族未来的强大盟友吗!?”

        过了一会儿,武罚院院长温良重新稳定好了自己的状态,对着李弦月悠悠说道,语气里却很是矛盾。

        勒冲少爷是嘞知族大祖勒知春唯一的孙子,按说,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杀了李弦月为勒冲少爷报仇。

        可他也从谙影药尊对李弦月的极致保护中看出了李弦月那无上的潜力和对药阁的巨大重要性,身为人族领袖,他又不允许自己直接杀了李弦月。

        两种理由都足够强大,也非常具有说服力,他倒有些犹豫了,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者兼顾。

        “洛裳少爷,这件事事出有因,武罚院不会处罚你,但是作为嘞知族小祖,我也绝对不可以放过你!”

        “我会发布王级追杀令,派属下全力追杀你三个月,从今天起,你就离开西共武府,接受我的追杀吧!”

        “如果你们几个能够逃脱追杀,我就当自己已经为勒冲少爷报了仇!如果你们死了,那就当作给勒冲少爷陪葬!”

        武罚院院长温良纠结了一刻钟,然后恶狠狠的对李弦月说道,他现在依然没有从伙伴们居然真的杀了勒冲的愤怒中走出来,情绪还是很不稳定。

        “我本来以为被追杀至少是弦月刀主的身份有所暴露,引来兽族和冰雪灵族的警惕,才会面临那等王级追杀的境地。”

        “却没想到第一份追杀竟然来自温良院长,我们才来西共武府不到一天啊,就要离开武府,以后也要面临无休无止的追杀了。”

        西共武府内,谙影药尊还是特意带着李弦月转了一圈,李弦月轻一脚浅一脚的跟在谙影药尊的身后,他还是没有想到伙伴们这就要被王级追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