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6章 这就开始了?

        谙影药尊带着伙伴们在西共武府转了一整圈,让几乎每个学员、弟子、执事和长老们都看到他和李弦月在一起,做足了鼎力支持李弦月的势头就离开了。

        现在李弦月已经说了实话,武罚院院长温良依旧没有动他,那说明温良是真的已经放过了李弦月。

        谙影药尊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向来严苛到了极致,动不动就喜欢把犯错的学员弟子丢入囚山的武罚院院长温良怎么就这么善良了。

        但不管怎么说,李弦月总算没事儿了,他也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安安心心的回药阁炼药去了。

        当然,李弦月并没有跟他说,伙伴们要离开武府,还要被武罚院院长温良全力追杀三个月的事儿,不然,谙影药尊的心恐怕又要卡到嗓子眼儿里下不去了。

        因为李弦月觉得,谙影药尊已经帮伙伴们度过了最艰难的难关,剩下的面临追杀的难题是该伙伴们自己解决了。

        只是,李弦月低估了武罚院院长温良对伙伴们杀了勒冲的恨,伙伴们刚出武府没多远,就被温良派来追杀的人盯上了。

        “我擦!这温良也太狠了吧,说追杀现在就来追杀,我们才刚离开武府,一口气儿都还没喘匀呢!”

        李弦月离开真语湖畔前,武罚院院长温良勒令伙伴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武府,不得有丝毫拖延。

        现在伙伴们刚离开武府,追杀的人就来了,武罚院院长温良对伙伴们的追杀还真是急切的很,似乎是想立刻置伙伴们于死地。

        这引起了伙伴们的极度不快,傻二心思最直,说话也不遮遮掩掩的,当即就抱怨道,觉得武罚院院长温良太过分了。

        李弦月没有多说话,沉默的赶着路,当初是他下的决定,现在伙伴们刚出武府就被追杀,这与他脱不了干系。

        而且,伙伴们身份不能泄露,解释起来多受掣肘,武罚院院长温良还是相信了谙影药尊的话,并放了伙伴们,李弦月还能说什么呢。

        他下决定雷霆镇杀了勒冲,武罚院院长温良作为嘞知族小祖,以私人身份追杀伙伴们,李弦月也能理解,只是追杀开始的太快了而已。

        “走吧,我们进去吧,还是在这里解决掉这第一波追杀,好安心的去往下一个目的地,免得倍受牵制,行动不变。”

        西共城的街道大多都是大开大合的模式,适合解决掉追杀者的地方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是有限。

        伙伴们边避开追杀者边退出西共城,很快就来到了十几天前杀掉勒冲的那条狭长的巷道,李弦月叹了口气,带着伙伴们依照那天的策略走了进去。

        “李弦月,我们奉武罚院院长温良的命令前来杀掉尔等为勒冲少爷报仇,不要怨我们,要怨就怨你杀了我族的勒冲少爷吧!”

        十数个培灵境修者在两个灵河境灵王的带领下将伙伴们团团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个灵河境灵王朝着伙伴们喊到,脸上一副恨死了伙伴们的表情。

        “温良院长安排的是嘞知族人前来追杀伙伴们,并没有派出手下的人族精英,看来还真是一个需要去恨但又值得尊敬的妙人。”

        李弦月听懂了那个灵河境灵王的话,知道了这批追杀的生灵都是来自嘞知族,心里对武罚院院长温良的感觉又上升了一分。

        武罚院院长温良肯定是特别恨伙伴们的,也急切的想置伙伴们于死地,但他又分的特别清楚,丝毫不动用人族的力量来完成自己报仇的目的。

        因为与伙伴们有仇的是嘞知族,他也是为了嘞知族而追杀伙伴们,而与人族没有关系,哪怕再恨,也绝不过界,可见,他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

        而且,李弦月大概可以猜到,武罚院院长温良之所以不动用人族的力量,也是考虑到他是药阁的盟友。

        即使温良追杀了伙伴们,那伙伴们也只会恨他温良一个人,而不会影响到他和药阁的关系。

        那怕已经到了杀人要偿命的地步,武罚院院长温良依然在为人族的未来考虑,并非只想着嘞知族。

        可见温良虽然为了给勒冲报仇,不管不顾、不分是非的追杀伙伴们,的确需要伙伴们去恨,但同时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族领袖。

        “那各位嘞知族的朋友,这里就是勒冲的死亡之地,你们也下去陪他吧!”

        当然,武罚院院长温良既然派了嘞知族前来追杀,李弦月也不含糊,当即就决定直接灭了这伙儿追杀的嘞知族。

        勒冲当街直接强拉人族贫困少年做奴仆,而嘞知族也不分是非,只管伙伴们杀了勒冲就要置伙伴们于死地,李弦月对嘞知族的印象糟糕透了。

        在李弦月看来,这个大西北的小族已经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角色,只会欺压于人,它们既然敢追杀伙伴们,那就来一波灭一波,没什么好说的!

        “洛裳少爷,这个祸是因我而起,还是让我出手来了结这个麻烦吧!”

        离朴对着李弦月激动的说道,他虽然能掐会算,但却没有想到他会被勒冲缠住,死不松手,以至于伙伴们有此一劫,遗祸还如此深远。

        现在,他的到来,不仅没有帮到李弦月,反而给李弦月带来了灾祸,也让他很是难受,很想好好表现一下,至少,要把当下的追杀赶紧扑灭。

        李弦月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是清楚离朴心中的想法,知道不能让离朴就这么失落下去,伙伴们现在正在被追杀,也不安全。

        再说,伙伴们中只有小花和他可以战胜灵河境灵王,把这个机会给他,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离朴得到了李弦月的同意,当即还是用一个个灵气团将那些追杀的嘞知族人炸成了粉碎,和十几天前的勒冲一样,什么都没有留下。

        李弦月看着空荡荡的巷道有些无言,联想到武罚院院长温良得到了消息一定会迅速派出第二批追杀队伍,就赶紧带着伙伴们消失在了巷道里。

        ……………………………………………………

        “呵呵,这一批前去追杀的嘞知族人也消失不见了,不愧是谙影药尊看重的生灵,潜藏的够深的呀。”

        西共武府武罚院,院长温良依旧是一副纠结的神色,在他看来,李弦月让追杀的嘞知族人也消失了,这足矣证明李弦月的确非凡,放了他是正确的选择。

        但如今,又一批嘞知族人,还是精英族人,也折损在了李弦月手里,嘞知族损失更加惨重,又让他对伙伴们的恨意更加深刻,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这一次,派出五名灵河境灵王级嘞知族人去追杀洛裳和那几个小子,一定要提着他们的头来见我!”

        最后,继续追杀伙伴们的想法终于还是战胜了发现一个未来的人族的强大盟友的喜悦,武罚院院长温良扭过头对身后等待的嘞知族人说道。

        “你们带那只鸟才五个生灵,我就派出五个灵河境灵王,够你们喝一壶的了吧!”武罚院院长温良心满意足的想道。

        是啊,除了傻二是培灵境灵者级灵兽,伙伴们看起来都只是脉满境武王,即使有人藏着修炼等级,那充其量也就有一个灵河境灵王。

        面对五个灵河境灵王,伙伴们势必会捉襟见肘,漏洞百出,武罚院院长温良已经在等待着来自嘞知族人的好消息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引起伙伴们与勒冲发生矛盾的源头—离朴,是一名灵湖境灵尊级绝代强者,他这一次注定又要失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