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7章 疯狂追杀的温良

        伙伴们消失在了那条狭长的巷道里,丝毫没有留下去哪里了的痕迹,李弦月本以为武罚院院长温良找不到伙伴们,伙伴们可以安宁几天了。

        只是,李弦月还是低估了武罚院院长温良想让伙伴们为勒冲之死付出代价的心,至少,他要追杀的伙伴们上天入地都难以藏身。

        “我擦,这里那老狗也能找到!?”即使脾气一向很好,很少发脾气的小胖子,也愤怒的吼道。

        仅仅三天以来,不管伙伴们藏到哪里,武罚院院长温良总能迅速找到伙伴们藏身的地方,派出灵河境灵王来追杀伙伴们,伙伴们是一刻歇息的时间都没有。

        离开那条巷道以后,伙伴们先是偷偷潜出了西共城,做足了准备离开这里偷偷藏起来的表象。

        然后用幻衣法变幻身份,转身就回到了西共武府附近,就在武罚院旁边一家不起眼的琢轩小榻住了下来。

        “我们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温良院长你能的猜到吗!?”

        琢轩小榻最好级别也是保密性最强的房间之内,伙伴们恢复到了平时伪装的样子,李弦月看着武罚院的方向说道。

        “小祖不需要猜,自然能找到仇人的位置,让你们几个狗东西血债血偿!”

        却不想,李弦月刚说完,五个嘞知族的灵河境灵王就闯入到了房间里,双眼满含怒火的对李弦月说道。

        “啊!温良院长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啊!”

        不一会儿,离朴就轻描淡写的收拾完了那五个灵河境灵王,就像它们没有来过这里,也没有来过这个世上一样。

        可李弦月却有些崩溃了,不管是用幻衣法隐藏身份也好,还是采用灯下黑的最高隐藏身份原则也好,似乎一点儿用都没有。

        按说,伙伴们以平时伪装的身份已经潜出城了,又没有再返回来,武罚院院长温良应该会把注意力放在城外,不会再盯在西共城内。

        可伙伴们刚来到这里,嘞知族的追杀就又来了,中间相隔的时间极短,只够伙伴们赶路,就别说他还要等嘞知族追杀伙伴们的结果再定后续行动了。

        这只能说明正如前来追杀的嘞知族灵河境灵王所说,伙伴们一直都在武罚院院长温良的目光之下。

        他得到了前来追杀的嘞知族人已经被伙伴们处理掉的消息就立马又派出了下一批追杀者。

        连调查伙伴们的行踪都不用,只管派出更强的追杀者,那追来的速度自然就像现在这样快了。

        除此之外,李弦月再也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原因了!

        但这样以来,也就意味着伙伴们将藏无可藏,只能被动的一直被追杀,李弦月又怎么能不难过的要死呢!

        李弦月只能带着伙伴们老老实实的离开了西共城,不再做任何的挣扎,寄希望于城外广阔的河山可以让嘞知族的追杀稍微晚一点儿。

        兴许是武罚院院长温良也担心光明正大的追杀会引来不好的反响,伙伴们明着离开了西共城,追杀并没有马上到来,倒也让伙伴们稍微喘了口气。

        夜幕降临,伙伴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悄不声息的消失在了黑暗里,就在城外不远处的苍棘山上隐藏了下来。

        这里已经超出了灵湖境灵尊级强者的精神力可以到达的范围,温良在武罚院没有办法用精神力很方便的锁定伙伴们的位置。

        李弦月想着灯下黑的藏身原则当是有点儿用的,可能是琢轩小榻离武罚院太近了,武罚院院长温良用精神力一扫就发现了伙伴们。

        李弦月就不信,他已经用过等下黑的藏身原则而且失败了,武罚院院长温良依然能想到他还会再一次利用灯下黑的原则藏身。

        而且这苍棘山就是一座满是荆棘的荒山,毫无人住,平时也根本没有生灵前来,根本没人注意。

        尽管是在夜幕中,很不方便,但伙伴们在来苍棘山的过程中,还是不断的消除了走过的痕迹,现在的苍棘山,除了隐藏的伙伴们,就跟以前完全一样。

        “欸,先在这里藏几天吧,三个月漫长的追杀,温良院长不给咱们休息的时间,可咱们还是要修炼呀。”

        山腹内,李弦月有些情绪低落的说道,现在的他又一次体会到了在从天罗大森林回南营的地底通道外的时候,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了。

        当然,即使在这种绝境下,李弦月依然想着要修炼精神力,伙伴们也要抓紧走武之极路,一刻都不能耽误。

        “藏几天休息一下么?狗东西们想的真美,我看你们还是赶紧逃命吧!”

        脚步声突然响起,洞口处五个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嘞知族绝代灵王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打趣的说道,话语里满是讽刺。

        “少爷,看来,温良院长一直在增加难度哇,现在来追杀咱们的阵容是越来越强了。”

        小女孩萧梦语看着五个差一点儿就可以突破到灵湖境灵尊级的嘞知族人皱了皱眉说道。

        那五个嘞知族人已经是最强大的灵河境灵王了,即使是她也打不赢其中的任何一个,不免有些忧心忡忡,于是才特意提醒了一下李弦月。

        李弦月点了点头,想来是武罚院院长温良派出了五个灵河境灵王依然没有把伙伴们拿下,猜到了伙伴们中潜藏的那个高手不一般,于是就下了狠劲。

        王级追杀令,就是派出灵河境灵王追杀需要扫灭的敌人或对手,伙伴们五个人,派出五个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的绝代灵王已经算是最高阵容了。

        “凡星,看你的了!相信这一次之后,温良院长应该会稍微消停一下了!”

        李弦月朝着离朴说道,他并没有忧愁,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因为李弦月知道以嘞知族的情况,武罚院院长温良能一次性派出五个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王已经很艰难了。

        嘞知族必竟只是大西北的小族,族中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王也就十来个的样子,还是族中的脊梁。

        这次来追杀伙伴们又损失五个,想必要伤筋动骨了,武罚院院长温良也会心疼不已,即使知道伙伴们的位置,也轻易不会再追杀了。

        至少,不会像当前一样,连让伙伴们喘口气都不行,一直追杀个没完没了,而那时伙伴们就有了喘息之机和修炼的时间了。

        只是,以武罚院院长温良那说追杀就狠狠追杀的脾气,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妥协呢?兴许下一次追杀,反而会是腥风血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