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18章 龙溪古镇

        果然,那夜伙伴们离开了苍棘山之后,嘞知族就没有再来追杀了,伙伴们终于都松了口气,总算可以正常修炼了!

        想想那三天被连续追杀,想尽办法都藏不住的日子,修炼是不可能的,甚至连好好吃顿食物、睡个觉都做不到,伙伴们犹在噩梦中。

        等确定嘞知族的确没再追杀了,伙伴们先寻了个地方好好吃了一顿,然后又一口气睡了两天两夜,伙伴们实在都撑不住了。

        …………………………………………………

        通龙府龙溪镇是西垂最南边的那个小镇,伙伴们休息好之后就悄悄来到了这里,这里离西共武府足够远,或许也可以稍稍脱离武罚院院长温良的视线。

        现在,李弦月的手里已经连一颗蜃灵丹都没了,只能靠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来提高精神力,速度比蜃灵丹的确慢了一大截。

        鉴于第二代弦月刀主的雕塑已经让刀灵弦月有了反应,可见,去刀灵弦月去过的地方对其复苏的确有好处。

        李弦月和伙伴们商量之后,就决定多去一些令刀灵弦月记忆深刻的地方,好帮助他尽快恢复灵智。

        而龙溪镇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一万多年前,第二代弦月刀主姜栖原除了一手建里了西共武府外,还办了另外一件大事,让兽族伤筋动骨,愤怒却没有办法。

        那就是一手打通了龙族去往东方大海的通道,在龙溪镇这里帮助龙族顺利脱离了兽族。

        传说,当年的兽族强者们喜欢用龙息炼宝,甚至连活着的灵湖境龙尊和灵河境龙王都不放过,那时,龙族已经到了亡族灭种的地步。

        可兽族也担心龙族会偷偷逃走,投往其他族群的怀抱,从此以后与兽族为敌,终成为兽族的大患。

        必竟龙族可是龙皇的后代,潜力天赋都极其出众,兽族不允许龙族有翻身的那一天,因而将龙族看的死死的,龙族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而刀灵弦月和栖原刀主则一起踏遍了兽族外围的山山水水,耗费了整整五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龙溪镇这里,在这里发现了现在的藏龙窟。

        藏龙窟虽小,表面也不起眼,地底下却有一条地下暗河,正好通往东方的方向,远离兽族的地盘,可以允许龙族修养生息。

        而那时,藏龙窟与地下暗河并没有连通,哪怕是兽族都不知道,小小的藏龙窟貌不惊人,内里却是波涛汹涌,正好也适合龙族逃离。

        刀灵弦月和栖原刀主打通了地下暗河,然后悄悄带着龙族举族来到了藏龙窟,龙族顺着地下暗河去往了东方,最后才进入了东方大海。

        一直到龙族在海族站稳了脚跟,调查了许久的兽族这才知道龙族去了哪里,只是已经后悔莫及了。

        可以说在那个年代,在藏龙窟帮助龙族脱离兽族就是另外一个最重大的事件了,李弦月相信刀灵弦月的灵魂深处也一定印象深刻。

        现在刀灵弦月已经对栖原刀主的雕塑产生了反应,李弦月琢磨着来到龙溪镇,往藏龙窟跑上一趟,进一步加深刀灵弦月的反应,兴许可以帮到大忙。

        “不得不说,我的计谋能力与栖原刀主相差的太多了啊,难怪,我会在兽族的手里吃亏,而栖原刀主却几乎没有。”

        藏龙窟外,李弦月带着伙伴们已经来到了这里,李弦月看着周围的地势,心里却有了触动。

        藏龙窟外有一条大河,而藏龙窟也在悬崖峭壁之上,要李弦月自己,也想不到这里会有地下暗河,可以加以利用,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李弦月突然发现,正如元尊者所说,他的计谋虽然出众,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与顶级计谋家想比,还差的很远。

        “或许,这就是温良院长总可以找到伙伴们的原因吧,我的计谋还有痕迹可循,需要大大提高哇!”

        这一刻,李弦月又一次找到了自己计谋的不足,也找到了使自己的计谋提高的方向,并下定决心要好好钻研个透彻。

        藏龙窟地下暗河边,李弦月坐在一块石头上沉默的发着呆,看着干涸的地下河道,心里有一种忧伤的感觉。

        那种感觉极度忧伤,不知不觉中,李弦月的眼角就挂上了眼泪,竟然真的哭了出来,看的伙伴们都愣了。

        “这是刀灵弦月的忧伤吗?”许久之后,李弦月的心态才回复了过来,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这个时候的李弦月看着地下河道会触景生情,会心生惋惜,但却不会再流泪了,必竟,龙族已经去了东方大海,那次的计划并没有失败。

        李弦月明白,心生悲伤,忍不住哭泣的是刀灵弦月,哀叹世事时移,一切的变化都太大了。

        如今栖原刀主逝去已经一万多年,连当初的河道都已经干涸了,作为弦月刀灵,本该长生久视的他也出了大变故,灵魂沉睡。

        如今再来到这里,当初的一切都已经如云烟消散,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遥想过去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能不极度伤悲呢。

        “是一个好忧伤的故事啊,算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李弦月想在心里,竟也被感染了,心里堵的厉害,坚持了一刻多钟,实在坚持不住了,只好准备离开这里,下次再说。

        必竟,伙伴们准备在龙溪镇多待一阵子,后面的时间每天都可以来这里待一会儿,没有必要一直待在这里。

        “几位人族朋友别走,等等在下,在下有话要说!”

        不过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峭壁上却打开了一个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伸出了头来,对着伙伴们喊到。

        “朋友,你为什么说我们是人族啊?”李弦月转过头来,好奇的问道。

        外面的生灵都以为他是来自某一大族的少爷,却没想到,那少年竟直接说他们都是人族,把李弦月和伙伴们都弄的莫名其妙。

        “我不仅知道你们都是人族,我还知道你是这一代弦月刀主呢。”那少年又调皮的说道。

        伙伴们听到那个少年的话,当即紧张了起来,少年所说的是伙伴们最大的秘密,关乎伙伴们的安全,不得不慎重为之。

        李弦月却示意的摇了摇头,让伙伴们不要紧张,他敏锐的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着他不知道的隐情,而一会儿他就可以知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