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22章 跟我走吧

        “龙于渊真是个可爱的人,默默为我这个弦月刀主做了这么多,却连丹药都舍不得多拿,我必须找到机会回报他!”

        “而我需要的战友、需要的兄弟不就是这样的生灵嘛,应该拉他和我们一起与兽族战斗!我也可以有机会帮到他。”

        李弦月看到龙于渊的行为,忽然发现他的可贵,于是萌生了主动拉上他一起游历学习的想法,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以前的李弦月,甚是担心自己弦月刀主的身份的泄露,根本没有主动去邀请过其他人加入自己的队伍。

        小胖子、莫辰他们都是相处的好,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即使是韩嘉他们,也是首先表露出了加入的意向,李弦月也觉得他们可以,这才邀请了他们。

        如龙于渊这样,让李弦月忍不住生出邀请之心的还是第一个,只能说,龙于渊的品格深深吸引到了李弦月。

        “尊敬的弦月刀主你们赶紧走吧,免得留在这里太久会引起有心生灵的怀疑,给宝库和你们都带来麻烦。”

        “我会一直守在这里,如果你有修炼资源上的需要或者是需要龙族的帮助,可以随时回来这里找我,我会为你大开方便之门。”

        等李弦月所需要的东西都备全了,龙于渊对着李弦月催促道,伙伴们进入藏龙窟已经快半个时辰了,的确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不然,窟内什么都没有,光秃秃一片,李弦月却一直待在里面,有心的生灵一定会怀疑其中有鬼,宝库和伙伴们都会有暴露的危险。

        “跟我走吧!”李弦月点了点头,却又直接邀请道,看着龙于渊的眼神无比认真,就像是思考了许久一样。

        “啊!弦月刀主你说什么!?”

        龙于渊表情惊愕的说道,他实在不明白李弦月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在他看来,守在这里就是他的宿命,除非有一天龙族派来了接替他的生灵。

        “我已经来过这里,朋友你自然不用一直守在这里了,大可以出去走走,和我们一起去游历学习,快速变得强大起来。”

        李弦月解释到,试图改变龙于渊习惯于一直守在这里的习惯,而把自己的修炼提到日程上来。

        “不不不,我需要一直守在这里,保证这里的修炼资源随时可用,而不是任其毁坏,倒是弦月刀主你无合适的资源可用。”

        “而且,我需要照看好这里,免得有心的生灵发现了这里,将这里的修炼资源据为己有,让历代弦月刀主和我们龙族的努力毁于一旦。”

        龙于渊猛烈的摇了摇头,并说出了自己留下来的作用,试图劝李弦月放弃心中的想法。

        “龙族的朋友你放心,每隔几年我们都会偷偷回来一次的,也会对修炼进行整理,不会听之任之,你就放心吧。”

        “而且这里也足够荒凉,能来这里的生灵极少极少,宝库的位置更是足够隐蔽,根本发现不了,不用担心泄露的,你就跟我们走吧!”

        李弦月见龙于渊万分不肯,只好针对他说出的自己的作用,来慢慢拆掉他那顾虑重重的心。

        却没想到龙于渊依旧剧烈的摇着头,死活都不愿意离开,就像是守在这里已经深深的刻进了他的骨子里,,这辈子都不会变一样。

        “我也知道兽族是龙族的生死仇敌,而我们也是一样,我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我们一起变得强大,将来将兽族灭掉,以报今日之恨!”

        龙于渊这样的坚决反应让李弦月深刻意识到了他坚定的决心,一定要为弦月刀主守好这座宝库,让这座宝库成为弦月刀主最兼顾的保障。

        李弦月心里很是感动,又有些无奈,龙于渊的心意根深蒂固,像引导他改起来还真是艰难。

        但李弦月却不想就这么放弃,龙于渊这样的生灵就不该守在这里,为了一座宝库,就这样埋没在这里。

        于是李弦月只好用种族之恨再来尝试着吸引他,作为龙族的一员,与兽族的恨是不死不休的,想必会有所异动。

        “真的嘛?弦月刀主您是真的准备和兽族死磕到底!?”

        果然,龙于渊兴奋的问道,就像是栖原刀主再现,他也跃跃欲试,已经迫不及待要拼死一战的样子。

        “是的,凭毕生之力,以终生为限,跟兽族死磕到底,誓要灭了兽族!”

        李弦月点了点头,看着兽族的方向,眯起眼睛,郑重的说道,就像是说出了他心里早就做好了的决定。

        “好!我也要………,我就不去了,这个宝库至关重要,我为你们守好后方阵地,你们只管放心的与兽族战斗!”

        龙于渊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差点儿准备答应李弦月的邀请,和伙伴们一起去战斗。

        但最后却还是改了口,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实在不能答应与伙伴们同路,即使是为了灭了兽族,也只能无奈放弃。

        但他那沮丧的脸色,分明说明他已经被李弦月说动了,也说明他也有想找兽族报仇的心志,奈何还是有所顾虑,且那个顾虑对他来说很重要。

        “于渊,如果弦月刀主邀请了你,你当然可以跟他去,一起战斗,一起找兽族报仇,但却有个前提。”

        “我们必竟曾经兽族,虽然现在来到了深海,也与人族一直是盟友,但弦月刀主是否能够完全接受你、没有顾虑的信任你,这个非常重要,一定要切记!”

        “必竟,弦月刀主担负着整个人族,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不能有丝毫差错,如果不能完全信任你,或许,你的加入反而是坏事。”

        “我们龙族帮助弦月刀主守护藏龙窟宝库,是为了回报人族的救族之恩,不是为了添麻烦,这个才是我们的初衷,于渊,你当铭记于心!”

        龙于渊还记得离开东方大海时父尊所交代的话,时刻记在心里,不敢有丝毫懈怠,更不敢有丝毫忘记,这些话甚至成为了他的执念。

        “这一代的弦月刀主能够没有丝毫顾虑的信任我吗?”龙于渊在心里默默想到,心里还是没有确定的答案。

        “龙族的朋友,你的所做所为我全都看在了眼里,完全相信你在未来可以成为一名抵抗兽族的强大战士,我们想和你一起战斗!”

        “所以,我不希望你枯守在这里,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守着一座冰凉凉的宝库,跟我走吧!”

        李弦月看到龙于渊已经有些想法了,于是就立马进一步打起了感情牌,入情入理的又一次邀请了他,盼望着能够击毁他最后的防线。

        “弦月刀主相信我,还体谅我的难处,这种战斗伙伴去哪里找呢?”

        龙于渊犹疑着,这个时候李弦月相信他的话就像是说在了他的心上,他心里的防线终于彻底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