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23章 收小母龙做刀使

        “好!我跟你走!”龙于渊双眼坚定的看着李弦月,情绪激动的郑重点了点头说道,就像是做出了生命中最重大的决定。

        “太好了,欢迎你,新的伙伴!”李弦月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如今经过不懈的努力,龙于渊终于同意加入伙伴们,太不容易了。

        李弦月忍不住以最热烈的方式—拥抱,来欢迎龙于渊,死死的抱住了他,生怕再出什么变故,龙于渊又后悔了。

        他却不知道,龙于渊的顾虑已经在他的劝解中彻底消失殆尽了,在他完全信任龙于渊的情况下,追随他与兽族战斗,在龙于渊看来,反而是无上的荣耀。

        龙于渊有幸得到了这种机会,既能回报弦月刀主对龙族的救族恩情,又能找兽族报族群之恨,龙于渊又怎么可能再反悔呢!

        “别,弦月刀主你别这么热情啊,我既答应了你,就会说到做到的,这么热情,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龙于渊却没有和李弦月激动的死死抱在一起,反而面露难色,刻意和李弦月相隔了一段距离。

        “孤单太久,不习惯我的太过亲近嘛?”李弦月又想到和龙于渊握手时龙于渊的反应在心里默默猜测到,却没有多想。

        “小母龙!?”傻二这个时候却突然好奇的问道。

        “啊!?”龙于渊还没有回答,李弦月却震惊的说道,他实在不明白傻二为什么会这样问。

        龙于渊不论是名字还是动作神态,或者是身形,都是男性的,表面上看起来,跟女性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甚至可以说八竿子都打不着。

        说他是小母龙,李弦月根本就不敢相信,那太荒诞了,就像是听到雪漠大帝还活着一样,在李弦月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弦月师兄,你是身在山中,忽略了山外的情况,其实龙族的朋友一直和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因为她是女性龙族啊。”

        小胖子看李弦月还是一副懵懵的状态,的确不知道傻二是从哪里做出的判断,就好心的提醒到。

        “于渊,你真的是女性龙族?”李弦月虽然也觉得有道理,但一时还是难以接受,就像龙于渊核实到。

        “是的,我其实是一个女性龙族,在龙族族谱上的名字叫龙媛媛,这个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选作这一代的守窟龙,光荣的承担起了保护这座宝库的重任。”

        “鉴于这座宝库保密的需要,自打成为守窟龙的那一刻起,我就伪装成了男性龙族龙于渊。”

        “而我本来的身份龙媛媛则从龙族消失了,只见诸于龙族族谱,包括普通龙族都不知道我在这里。”

        龙于渊云淡风轻的解释道,明明是倍受欢迎的女性龙族,却十几年一直守在这个宝库,而心甘情愿,甚至觉得是一分荣耀。

        “谢谢你为弦月刀主、为人族付出了这么多!”李弦月又一次下揖道,这一次却不是谢的龙族和龙于渊一起,而是单纯的感谢龙于渊。

        感谢龙族和龙于渊,是弦月刀主对龙族的感谢,而纯粹的感谢则是打心眼里感谢龙于渊这个朋友。

        龙于渊少小离族,也离开家人的怀抱,甚至为此连自己本来的身份都要舍去,这份牺牲和付出实在是太大了。

        李弦月是深有感触,伙伴们被兽族逼的不得不将父母藏着保护起来,数年都不能与爹娘相见,因而痛恨兽族对人族的摧残。

        可龙于渊为了守护好这座宝库,却十几年都没有回龙族与爹娘朝夕相伴了,心里的难过想必也不少。

        而且,伙伴们还能一起游历学习,相互帮助,互相陪伴,一起快乐的不断成长壮大,至少不会孤单,面临绝境,也不用独自一人去面对。

        而龙于渊枯寂的守在这里,一守就是十几年,其中的那份孤独让李弦月想想就觉得可怕。

        当面对外界来的危险时,她也只能一个人独自想办法,哪怕面临最艰难的绝境,也无人会帮她。

        李弦月可以想象,这里作为龙族去往东方大海的位置,十大主族,特别是兽族一定时常盯着这里,龙于渊所面临的压力也一定很大。

        遇到的危险的情况,这十几年来也一定数不胜数,可除了弦月刀主和那顶尖的几个龙族,一般人族和龙族根本不知晓,她也只能独自面对。

        这其中的有多少艰辛,又有多少次苦涩不堪,李弦月不用想都能隐约猜到,这已经让李弦月甚至感激,一辈子铭记了。

        可李弦月却没有想到,除了这些表面上就可以猜到的辛苦付出,龙于渊竟然还有更多,而且更让人震动。

        伙伴们还能以自己本来的身份存在着,只不过,游历学习期间为了自身安全,才使用伪装的身份而已。

        伙伴们还是可以随时回到南岩武府或者是青石武院,随时恢复自己本来的身份的,也就是说伙伴们本来的身份一直存在着。

        而龙于渊连自己本来的身份都不能用了,甚至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连性别都要换,可以说为了这个宝库,她已经放弃了自己本来存在的意义。

        这种付出大到了李弦月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程度,这让他觉得如果他不专门感谢一下龙于渊,他的心里都会一直不安。

        “能为弦月刀主做一些事情,是我的幸运,不用感谢的,如果可以,那我们就一起把兽族灭了替我龙族报仇吧!”

        龙于渊摇了摇头说道,似乎已经习惯了付出,并不认为那些付出值得李弦月这个弦月刀主的特别感谢。

        不过一想到李弦月想灭了兽族,倒也没有拒绝,而是笑着提议道,看样子对弦月刀主也是相当的信任,并不觉得李弦月会做不到。

        “那,于渊,做我的弦月刀使,我们一起奋斗吧!”李弦月突然又提议道,弦月刀主主动邀请龙族成为刀使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往代刀主都没有这样做,而是把龙族、把守窟龙当做最坚定的盟友,仅此而已,一万多年都没有再进一步。

        但李弦月却觉得龙于渊所做的事已经算是一名弦月刀使所做的事了,他应该给龙于渊这个名分,这也是弦月刀主欠龙族的。

        “好!”龙于渊的眼神湿润了,忍不住单膝下跪,头颅低垂,却大声有力的说道。

        作为一名龙族,她竟成为了人族弦月刀主的刀使,这是守窟龙们梦中才有可能发生的事儿啊,她却已经实现了。

        “李弦月是真的可怕!这样下去,他非把所有能团结在一起的族群团结在一起不可,那形成的力量掀翻这个大陆都够了!”

        “幸亏师父笃定自己的卜算结果,坚定不移的派出了我,不然,我雪灵之族恐怕要被冰雪灵皇害死了!”

        离朴看着李弦月的动作,他虽然看不懂李弦月的想法,却看到了李弦月这样做的结果,心里的震动更是无以复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