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32章 嘞知族大祖来袭

        与伙伴们商量好要不要继续修炼精神力帮助刀灵弦月复苏之后,李弦月就又闭关了,一闭关就又是十余天。

        当然,这一次闭关李弦月并不是用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修炼精神力,好让刀灵弦月的灵魂变的更强。

        而是选择了重新将小经脉中生灵之气流转的通道开通了一遍,使其完全满足继续用律动震荡之法贯通小经脉的需要。

        甚至,因为担心有一阵子没有贯通过小经脉了,重新贯通的效果会下降,李弦月这次开通的生灵之气流转的通道要比以前都大一些。

        从而尽全力保证,即使相隔一段时间了再重新开始贯通小经脉,依然可以保持很快的贯通速度。

        李弦月从来都没有忘记元尊者说过的话,即使为了帮助刀灵弦月尽早复苏而把几乎全部的精力放在了修炼精神力上,心里也依然记着要抓紧时间贯通小经脉。

        十余天前,李弦月已经拜托于渊想办法送出了留音有他需要蜃气果和蜃灵丹的密音石,现在密音石估计已经送到了元尊者的手里。

        只是,元尊者想到办法把蜃气果和蜃灵丹给李弦月送来总归需要一阵子,而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质量又太差了。

        李弦月都不用龙魂丹来修炼精神力了,又怎么会用锐心法配套的锐魂决来修炼精神力,再花大量时间把修炼出的精神力的质量提升起来呢。

        这中间的一阵子便空了下来,李弦月就立马将之利用了起来,重新开通生灵之气流转的通道。

        转眼之间,伙伴们这一次闭关就已经一个多月了,重新开通的生灵之气流转的通道也已经达到了让李弦月满意的程度。

        李弦月觉得,伙伴们是时候踏上继续游历学习的征途了,兴许在元尊者送来的蜃气果和蜃灵丹到来之前,伙伴们可以再游历学习一个地方。

        “这小老头是谁?难道又是嘞知族派来追杀我们的!?嘞知族还真是追杀我们到不死不休哇!”

        却没有想到,伙伴们刚露面两三个时辰,也就够得到伙伴们露面了的消息,竟又有生灵跑过来要追杀伙伴们。

        真是邪门了,伙伴们只想着好好游历学习,追杀却是一波又一波的,都没见停过,简直太可恶了!

        那生灵是一个满脸寒霜的老头,一副要把伙伴们吃了的神色,身材特别矮小,身后披着透明的羽翼,仔细一看就可以猜到它应该是嘞知族。

        “你们终于来了!”

        那小老头突然把头扭向了伙伴们,并放开了全身的气势,将伙伴们压在了原地,它是灵湖境灵尊级中期强者无疑!

        “杀我亲孙,灭我嘞知族十余个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的绝代灵王,你们几个找死的小东西终于来了!”那小老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它那野狼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弦月,眼神里射出刀光一样的目光,看的人生疼,似乎是想把李弦月先劈个两半。

        “西共武府武罚院温良院长已经王级追杀过我们了,我们应该也算渡过了,怎么,大祖还要食言吗?”

        通过那小老头说的话,李弦月进一步判断出它就是嘞知族当代大祖勒知春无疑,而且,它也的确是来追杀伙伴们的!

        李弦月当然知道勒知春前来追杀伙伴们,那就是下定了决心了,轻易不会改变,李弦月也没有想着要这么轻易的去改变它。

        勒知春的孙子的确被伙伴们杀了,伙伴们为了摆脱追杀也的确杀了嘞知族十余个绝代灵王,勒知春并没有说错。

        想必嘞知族这会儿族内的绝代灵王已经不多了,为了追杀伙伴们付出了族群巨大动荡的惨重代价。

        但李弦月也没有说错,伙伴们杀了勒冲是事出有因,杀了嘞知族十余个绝代灵王也是因为那十余个绝代灵王要杀了伙伴们。

        伙伴们为了逃脱追杀只能反戈一击,而且,现在王级追杀明显已经奈何不了伙伴们,伙伴们也的确算是已经渡过了。

        李弦月这么问就是想知道,这位嘞知族的大祖是否只管自己族群的重大亏损,非要杀了伙伴们,而根本不管其他。

        如果是那样的话,已经足够说明嘞知族这个族群从上到下都已经坏到骨子里了,而绝不是只有勒冲一个坏人,其他嘞知族人只是为了为勒冲报仇。

        那李弦月不介意让离朴把勒知春直接干掉,然后伙伴们再一起杀到嘞知族去,把所有灵河境灵王级都杀了,让嘞知族来个大换血!

        “我人族拿你们当盟友,你勒知族却在人族身上动刀子,大祖都出来了,非要把人族成员弄死心里才甘心。”

        “既然人族领袖们心有顾虑没有动你们,让你们这么嚣张跋扈,那我这个弦月刀主就替人族主持公道!”

        李弦月在心里默默想到,伙伴们一露面,勒知春就前来堵截伙伴们,让李弦月对嘞知族的感觉很差,甚至做好了灭了嘞知族的打算。

        “呵呵,我嘞知族未来族长身死,族内最顶尖的绝代灵王几乎被你们杀完,岂是一句王级追杀已渡过就可了结的!”

        勒知春听完李弦月的话,呵呵的笑了一声,又把伙伴们做的事说了一遍,看样子的确是不准备放过伙伴们了。

        “你们能杀我嘞知族七大绝代灵王,再加上请来的三大灵王,看来也是有灵湖境灵尊了,想必这就是你们的底气吧!

        “这才一个多月呢,连追杀时间的一半都还没过就敢宣称已经渡过了我二弟的王级追杀,还真是有恃无恐啊!”

        “但你们不要忘了,我嘞知族可不只有绝代灵王,照样也还有灵湖境灵尊,我嘞知族可不怕你们!”

        “既然追杀时间还没有过,那你们就休想安生,我勒知春也要追杀你们,让你们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为我嘞知族逝去的族人报仇!”

        勒知春气愤的说道,它觉得伙伴们敢杀了勒冲,也不惧嘞知族的追杀是因为伙伴们本身就有灵湖境灵尊。

        而它也是灵湖境灵尊,还是灵湖境中期,并不怕伙伴们中的那个灵湖境灵尊,它要亲自为嘞知族报仇。

        “果然要连身为大祖的灵湖境灵尊也要加入追杀了,根本不在乎是王级追杀,只想杀了伙伴们吗?”

        李弦月的心里失望透了,勒知春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族群,可连它也加入追杀之后,那就是举族追杀了。

        这个族群的确没救了,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做事已经毫无顾忌,行事作风就像是兽族一样。

        只不过,兽族身为十大主族,足够强大,骄横起来连理由都不会给,而嘞知族太过弱小,还会勉强找个理由罢了,虽然,这个理由很蹩脚。

        “这么说,嘞知族是准备升级成尊级追杀,不死不休咯?”李弦月挑了挑眉毛,不咸不淡的问道。

        李弦月决定了,只要勒知春敢说一个是字,就让离朴暴起杀了它,然后伙伴们直奔向大西北嘞知族的地盘,好好的给这个嚣张的族群治一下它们的病!

        勒知春疑惑的瞅了瞅李弦月,李弦月和伙伴们实在太淡定了,除了一开始见到它时的惊愕,哪怕它明说了要追杀伙伴们,伙伴们也没有感到害怕。

        “我可是一个灵湖境灵尊级强者啊,除了十大灵皇,就我们最强了,啥时候连脉满境武王级武者都不怕我了!?”

        这让它察觉到伙伴们的力量或许比它先前预料的要深一些,而不仅仅是只有一个普通的灵湖境灵尊。

        又想到伙伴们灭了十大绝代灵王,即使它也做不到,就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同意李弦月的话。

        “这是被我给吓住了,深怕自己也会因此付出代价吗?”李弦月在心里不屑的想到。

        李弦月又何尝不知道呢,伙伴们前一阵子刚战胜了十五个绝代灵王,离朴还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的绝代灵尊,在伙伴们眼里勒知春也没啥。

        又由于遇到勒知春的堵截是突发情况,伙伴们根本没有统一过如何应对,面上看起来肯定一点儿都不会害怕。

        于是,包括李弦月自己,心里如何想的,便有哪样的表现,说哪样的话,没有管勒知春看到伙伴们的表现会有何种反应,反正它肯定是要追杀伙伴们的。

        却没想到这勒知春也是只顾自己私利,察觉到伙伴们丝毫没有怕它,竟反而忧心忡忡起来,看来是只想杀了伙伴们,自己一点儿都不愿意冒险。

        “从此以后,人族不用再和嘞知族有丝毫合作毫和盟友关系了。”

        看到勒知春的表现,李弦月已经明白,哪怕勒知春没有说是,那人族也不适合再与嘞知族维持盟友关系了。

        必竟,一个只想占便宜,不想有丝毫风险的盟友,有的时候比敌人还更加可怕,毁灭性也更大!

        “我才不会毁二弟说过的话,但我还是要杀了你们,如果你们可以躲过我的这次追杀,那从此才既往不咎!”

        “我每次只追杀一个,你们逃不过就等死吧!”勒知春犹豫了半晌,才又和李弦月说道。

        李弦月诧异的瞅了瞅勒知春,表面上看起来它的确做了让步,这已很不容易,可实际上更为阴损。

        每次只追杀伙伴们中的一个,那伙伴们为了活下来就会分裂开来,最后反而会被它各个击破,一个都跑不了。

        “离………”既然勒知春铁了心准备以灵湖境灵尊身份追杀伙伴们,那伙伴们就可以下手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又出现了意外。

        “大哥,快住手!”

        远处,突然传来了武罚院院长温良急促的大喊声,似乎刚刚才匆忙赶到这里,还是来帮伙伴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