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34章 你想被灭族吗?

        “勒知春………”

        李弦月也是怒了,前有勒冲强拉离朴做奴仆,中有嘞知族绝代灵王疯狂追杀,伙伴们差点儿陨灭当场。

        现在勒知春更是铁了心的要灭了伙伴们,哪怕有温良院长挡着,它也不惜与温良院长开战,以举族之力围杀伙伴们。

        可从一开始,就是嘞知族在惹事啊,伙伴们杀了嘞知族的绝代灵王更是为了自保,现在听勒知春的意思,反而怪伙伴们让嘞知族损失惨重了。

        这世界上最大的笑话莫过于要追杀你的人没成功的杀掉你,反而怨你杀了它们了!

        在它们眼里,永远只有你死,而它们则称心如意!

        李弦月也明白即使温良院长与勒知春开战,温良院长对勒知春有深厚感情,大战起来也会收着手,不会出全力。

        而勒知春却只有自己的目的,其他什么都不会管,要不然,它也不会轻易的就与温良院长直接撕破脸皮了。

        可这样一来,勒知春全力出手,一瞬间爆发出超越自己极限的攻击,温良院长却想不到勒知春真会对他下狠手,肯定会受重伤,甚至直接失去战斗力。

        那温良院长为了实现自己只王级追杀伙伴们的诺言,就会失去勒知春这个大哥和整个嘞知族的支持,自己还受重伤,实在是太惨了。

        在李弦月心里,温良院长一直是一个可爱的人,心里压制不住想为勒冲报仇的想法便对伙伴们发布了王级追杀令。

        发现伙伴们竟然逆杀了他派出的嘞知族人,便不断增加绝代灵王的数量,始终没有超过灵河境灵王级,而不像是勒知春一样直接以灵湖境灵尊之身出手。

        而派出的始终是嘞知族人,即使感觉嘞知族绝代灵王不够了,也是想办法邀来三个别族的绝代灵王。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用自己西共武府武罚院院长的身份调人族绝代灵王来追杀伙伴们,只是因为李弦月是药阁的重要盟友。

        现在伙伴们让嘞知族损失惨重,勒知春要杀了伙伴们,他觉得伙伴们已经渡过了他发出的王级追杀令,便宁愿与勒知春开战也要保护好伙伴们。

        在李弦月看来,温良院长有感情,这才会答应了谙影药尊武罚院不会对伙伴们处罚之后,依然依从自己的心以私人身份追杀伙伴们。

        而对于伙伴们来说,温良院长说是王级追杀便是王级追杀,以自己捍卫自己说过的话,也是一个有原则又可爱的人。

        温良院长也是人族的领袖,李弦月可不愿意他在这里受到重大伤害,便气愤的出口,想对勒知春说道:“勒知春你想被灭族吗?”

        从而,把勒知春的愤怒全拉到伙伴们这里来,把温良院长摘出去,免得他为难,也避免他受到伤害。

        可没想到,勒知春竟然早就准备好嘞大量极致压缩的灵气团,只见二十来个灵气团朝温良院长奔去,还有二十来个则朝伙伴们狂奔而来!

        显然,勒知春又阴险了一把,以二十来个灵气团将温良院长缠住,剩余二十来个灵气团则用来突袭伙伴们。

        如果成功,温良院长被死死缠住,也没意识到勒知春竟同时对他和伙伴们下手,势必没有时间拦下向伙伴们奔来的二十来个灵气团。

        而伙伴们也在关注勒知春与温良院长的对战,没有想到勒知春竟还有余力对付伙伴们,恐怕也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到那时,即使伙伴们中有一个灵湖境灵尊,应对不及之下恐怕会和伙伴们一起被狂暴的灵气团炸成重伤,只能等勒知春屠戮了!

        勒知春想的挺好,可他却低估了温良院长,温良院长早就准备好了,依然将他发出的所有灵气团都接了下来。

        而离朴见并没有灵气团冲向伙伴们,便也把准备好的攻击都消弭了,温良院长和勒知春都没有发现。

        “小东西,你敢直呼本尊的名字!?”勒知春见攻击没有奏效,心里郁闷,再加上李弦月直呼它的名字,心里就更加愤怒了。

        “勒知春,你想被灭族吗!?”

        李弦月可不想再管勒知春的想法,便没有回他的话,而是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反问到。

        “呵呵,你灭我的族?靠一个普通灵尊嘛,真是天大的笑话!”勒知春却没有在意李弦月的话,反而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李弦月。

        在他看来,只要李弦月敢让潜藏的灵湖境灵尊出手,温良院长肯定不忍看到嘞知族再有损失,会与它一起将那个灵湖境灵尊绞杀!

        而到了那个时候,伙伴们便成了待宰的羔羊,它想杀便杀,哪里会有灭族的可能呢,把伙伴们都灭了才差不多。

        “洛裳少爷不要,我会保护好你们的!”与勒知春不同,温良院长却大声阻止到。

        他太了解勒知春了,一旦伙伴们中的灵湖境灵尊出手,勒知春肯定会雷霆一击,直接把出手的灵湖境灵尊和伙伴们都干掉。

        他也相信李弦月的话,李弦月敢说出灭族的话,那肯定背景非凡,灭掉嘞知族这种大西北的小族轻而易举。

        到了那个时候,伙伴们都死在这里,而嘞知族也会鸡犬不留,这两个后果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他只能阻止伙伴们中的灵湖境灵尊出手,而他也保护好伙伴们,让这件事一直维持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温良院长,嘞知族是该得到教训了!请您让开吧。”李弦月朝温良院长温声说道,语气却很坚决。

        李弦月可不是泥捏的菩萨,嘞知族如此追杀伙伴们,还在西共武府横行霸道,李弦月不准备忍了,誓要给它们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温良院长听到李弦月的话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就像下定了决心一样,萧索的退到了一旁。

        他自然是知道勒冲在西共武府横行霸道的,只是勒冲不听他的教训,而勒冲又是勒知春唯一的孙子,他又不能不管,只好被动的一直保护着。

        现在因为勒冲踢到了铁板而闹出了如此大的风雨,嘞知族已经损失惨重,还要被李弦月教训,他颇有些无可奈何。

        但又想到勒知春必竟还没有伤害到伙伴们,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兴许,让李弦月教训一下勒知春,嘞知族受到的损伤还会小一些。

        而勒知春受到了教训,也会稍微收敛一下自己的性格,以后少因为嘞知族有他和勒知春两个灵湖境灵尊而行事无忌了。

        想到这里,温良院长也就想开了,只是,嘞知族好歹是大西北最强的几个族群之一,如今不止损失惨重,连大祖也要被人教训,心里又很是忧伤。

        “教训本尊?有本事就来呀,真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东……西……,额……。”

        勒知春疯狂的嘲笑道,它还没有出手灭了伙伴们,李弦月竟要教训它,在它看来这是最大的笑话。

        说到底,它还是沉溺在过去里,觉得嘞知族是大西北有限的背靠两个灵湖境灵尊的族群,只有它欺负别人的份,李弦月想教训它,根本不可能!

        只是,还不待它把嘲笑的话说完,它就已经没有办法连续的把话说完了,离朴在李弦月的示意下,已经迫不及待的出手了,排山倒海的压力向它滚滚压去。

        离朴也在一直看着它的表演,心里也是愤怒异常,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十大主族的绝代灵尊竟然会在这里被勒知春瞧不起。

        灭个小小的嘞知族很难的么?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在他看来,把大西北的一百六十三个族群全灭了,也不是难事!

        心里恼怒之下,那压向勒知春的压力离朴可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达到了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中最顶尖的层次。

        “这就是勒冲要强拉做你嘞知族的奴仆,勒知春,你满意了吗!?”李弦月看着趴在地上,双眼怔愣的勒知春,大声的爆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小族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饶恕!”

        勒知春愣愣的扭过头看向了一脸冷色的李弦月,又看向了离朴,这才清醒了过来,满头的冷汗仍然向雨水一样直流,捣头如蒜的向李弦月哀求道。

        它这才知道,勒冲冒犯的到底是何种人物,那是除了十大灵皇之外大陆最顶尖的绝代灵尊呀!

        它也终于知道了自己错的有多远,它以为伙伴们中潜藏的灵湖境灵尊最多跟它一样是灵湖境灵尊级中期就已经顶天了。

        它觉得它和温良院长就足以轻松对付,团灭了伙伴们是很简单的事,所以即使温良院长苦劝它,它依然不为所动。

        可离朴竟然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尊,就是堵上嘞知族全族,它恐怕也撼动不了伙伴们一根毫毛。

        它也明白了,为何温良院长派出了十个绝代灵王,依然被团灭了,哪里是伙伴们适应了技俩呢。

        有离朴一个绝代灵尊在,虽然不损丝毫战胜十个绝代灵王有难度,但杀了它们的确是完全可能的!

        它也更知道了,自己铁了心要杀的伙伴们到底是何种人物,它到底能不能杀,李弦月能不能灭了嘞知族。

        必竟随行保护的都是绝代灵尊,已经完全可以确认李弦月就是来自十大主族某一灵皇的皇子了,想灭它嘞知族,轻而易举!

        所以它这才称呼李弦月为大人,来自十大主族的大人,祈求李弦月能原谅它放肆无忌的行为。

        “洛裳大人,求你饶了嘞知族吧。”这个时候温良院长也和勒知春一样被李弦月唬住了,以为李弦月是某一灵皇的皇子。

        他也跪伏于地,捣头如蒜的像李弦月祈求道,勒知春揣测的没错,即使勒知春跟他已经翻脸,但他的确还是不忍心看到嘞知族灭亡。

        “温良院长您起来吧,嘞知族嚣张跋扈,肆意妄为,竟想举全族之力杀了我,实在不可饶恕。”

        “但我为了报答你对我们的保护可以放了嘞知族,但嘞知族从此以后只准在自己地界活动,胆敢出来一个,我便杀了一个,杀到灭族为止!”

        李弦月把温良院长扶了起来,温和的和他说道,但一说到对嘞知族的处罚,话语里却满是戾气,表明了李弦月坚定的意志。

        “大哥,还不谢谢洛裳大人!”温良院长见李弦月还是松了口,并没有下杀手,当即朝勒知春责备的说道。

        “谢谢洛裳大人!”勒知春终于学乖了,立马诚恳的说道,头低的都埋进了土里。

        “等等!其他人可以饶恕,唯独非要杀了我的你不可以,你自己把自己打落下灵湖境灵尊级吧。”李弦月看着勒知春冷冷的说道。

        口口声声要杀了伙伴们,阴招尽出却始终不离让伙伴们去死,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得到饶恕呢!

        “这………”勒知春却皱起了眉头,它好不容易才修炼到了灵湖境灵尊级,实在舍不得就这么放弃。

        “不接受就去死吧!”李弦月不耐烦的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勒知春竟然还来那一套,一点亏都不想吃,那怎么可能呢!

        再说,李弦月糊弄的可是十大主族的皇子,这么好说话,反而容易令人起疑了,李弦月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小老儿遵命!”

        死亡的恐惧终于还是战胜了心中的不舍,勒知春果断的马上行动,随着全身的气势急剧下降到灵河境灵王级,它也晕死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