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39章 化灵族的示好

        李弦月在通龙药阁将蜃气果炼成了蜃灵丹,又顺利的把蜃灵丹都放回到了藏龙窟宝库,这一次药阁之行可谓完满。

        鉴于前不久刚在西共药阁成为了八星炼药师,而最近重心又都在提升精神力帮助刀灵弦月复苏上,小经脉都没怎么贯通。

        李弦月估摸着想提升到九星炼药师还有一大段距离,便没有在通龙药阁多留,交付了炼制蜃灵丹和购买升魂丹止魂丹的费用就离开了。

        柳映月阁主又带着药阁的全体长老和执事把伙伴们送出了很远,礼节可谓做到了极致,看来,李弦月的灵皇皇子这个身份是躲不掉了。

        “少爷,后面有几个人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似乎是把我们盯上了,难道是化灵族又想着报复我们?”

        傻二一直盯着周围的情况,负责为伙伴们警戒,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有五个生灵一直尾随在伙伴们身后。

        如果是人族找伙伴们有事,早就大大方方的来找到伙伴们了,大可不必一直悄悄跟着伙伴们,伺机再出手。

        因而傻二觉得那五个生灵肯定没憋什么好主意,而伙伴们也就跟化灵族有冲突,傻二就以为又是化灵族跑来追杀伙伴们了。

        “那就找个巷道,给它们送死的机会吧!”

        李弦月也是这样想的,伙伴们从青石武院开始就一直被化灵族困扰,麻烦也一直不断,现在化灵族又来了,李弦月直接动了杀心。

        “就这里吧,这个地方很阴暗,正好适合干掉阴暗的它们!”

        偌大的通龙府,狭长的巷道自然是不少的,没过一会儿,伙伴们就找到了一条足有两三里长的狭窄巷道。

        这条巷道只有不到十步宽,还是曲曲折折的,一眼望不到尽头,太阳也照不进来,看起来很是阴暗,甚至给人一种潮湿的感觉。

        “是啊,这个地方干掉这些讨厌的家伙正好,咱们能找到这里,也是这些家伙合该去死。”小胖子和傻二也复合道。

        狭窄的巷道最中间,伙伴们停了下来,等着那五个疑似化灵族的人族归来包围伙伴们,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

        “洛裳少爷您好,前些阵子,我化灵族和您发生了一些误会,不小心招惹到了您,我化灵族也付出了代价,这里还有十颗镇魂丹,也请您收下!”

        但那五个生灵却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伙伴们的不远处,丝毫没有包围伙伴们的意思,领头的生灵却突然开头道。

        李弦月和伙伴们表面上很淡定,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却震惊不已,这化灵族在伙伴们手上吃了大亏,竟就这样向伙伴们讲和了!

        不过旋即伙伴们也都明白了化灵族之所以这样做的关键,心里对于化灵族的品行和作为更是鄙视起来。

        兴许勒知春以为伙伴们在龙溪镇外只干掉了它们十个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王,当时还觉得伙伴们是可以战胜的。

        但化灵族却很清楚,它们也派出了五个绝代灵王还有一批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的超级灵王,且它们也有渠道可以知道化灵族和嘞知族是同时行动的。

        故而,化灵族心里很清楚,伙伴们中的灵湖境灵尊的战力到底有多强大,肯定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尊。

        化灵族已经很是怀疑李弦月是某一灵皇的重要皇子子,必竟能拿出绝代灵尊随行保护子嗣后代的族群真的极少。

        要知道,即使在十大主族,绝代灵尊也是最顶级的一类生灵了,除了灵皇最重要的皇子,也不会专派出绝代灵尊随身保护听用。

        果然,后来就听说了在李弦月的要求下勒知春自废,嘞知族也举族退出西共城,龟缩在大西北族内,闭门不敢外出的消息。

        化灵族心里肯定更加确定李弦月就是某一灵皇的重要皇子了,不然,嘞知族怎么可能那么听话,勒知春根本连反抗的心都提不起来呢!

        现在,哪怕是一直与李弦月交好的人族药阁也以最隆重的礼节招待伙伴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而人族药阁显然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儿李弦月身份的消息的,人族药阁的隆重礼节,更让化灵族确定李弦月就是某一灵皇的重要皇子了。

        “看样子,药阁的方法很有效,弦月师兄是灵皇皇子的身份已经深入大陆各族的心了。”

        李弦月和伙伴们都送了一口气,有了李弦月灵皇皇子的身份,哪怕是伙伴们现在就去大陆各族游历也不会有危险了。

        现在化灵族确定了李弦月灵皇重要皇子的身份,而又觉得自己只是追杀了伙伴们一次,伙伴们也没伤到,远远还没有到不死不休的程度。

        与灵皇重要皇子发生矛盾,甚至进而发展成族群对立的局面,让化灵族多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是化灵族根本不愿意做的事情。

        因而今天才特意找到伙伴们,向李弦月示好,并送出礼物,希望与李弦月恢复良好的关系,而不是让李弦月的火继续烧到化灵族的身上。

        一出手就是十颗镇魂丹,化灵族也算是非常阔绰了,向李弦月道歉也做的很足,看来是充满了诚意。

        只是,伙伴们一想到化灵族为了避免与李弦月这个“灵皇皇子”发生矛盾,导致它们吃大亏,就向李弦月讲和,行事未免太过自利了。

        而听那领头的生灵话语里的意思,那五个追杀伙伴们的化灵族绝代灵王犯了错事,死了就算给李弦月赔罪了,显然也被化灵族抛弃了。

        化灵族行事作风可谓时时刻刻想着如何规避风险,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惜低头,不惜出卖同族,丝毫没有下线,伙伴们心里更加厌恶它们了。

        “化灵族,你们这是在向我道歉吗?”李弦月不咸不淡的说道,语气里却有着一丝丝鄙视的意味,不过隐藏的很好。

        “洛裳少爷您是灵皇心爱的皇子,化灵族不小心惹到了您,我们这次就是来向您道歉的,希望和您交个朋友。”

        那领头的生灵听到李弦月的话,倒也不恼,而是和其他四个化灵族的生灵低下了头,满是歉意的说道。

        “那你们就去死吧!”李弦月点了点头,就招呼着离朴干掉了那五个化灵族的生灵,并把它们处理掉了。

        “弦月师兄,化灵族已经向我们讲和了,大可以先留着它们,等以后再和兽族一起灭掉,总归是跑不了的。”

        “弦月师兄你为什么没有假装接受它们的讲和,与它们虚与委蛇,我们游历学习也可以顺利一些呢?”

        离朴处理完了那五个化灵族的生灵,却对李弦月询问道,他不明白,伙伴们有利学习在外,为何非要树立化灵族,甚至是兽族这个敌人。

        “因为化灵族该死,见了它们,我就忍不住想把它们通通干掉,一个都不留下!我以后灭兽族,首先就要从化灵族开始!”

        “而且,化灵族以为我是某一灵皇心爱的皇子,即使我杀了这五个化灵族,化灵族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再说,我可是与人族交好哇,大概率来自与人族交好的主族,与化灵族不对付才是应该的呀。”

        “如果我这么容易就接受了化灵族的讲和,一点灵皇皇子的气势都没有,以化灵族的性子,反而要很怀疑我真正的身份了。”

        “我现在这样做,化灵族反而更加确定我是与人族交好的主族灵皇的皇子,自此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怀疑我了。”

        李弦月笑着解释道,他的心里根本没想过要放了那五个化灵族生灵,因为它们在人族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了,自然是该死的,没有逃脱的道理!

        至于这些理由,则是他想出来的杀了那五个化灵族生灵的好处了,没想到正好可以给离朴解惑。

        离朴点了点头,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以为李弦月太过讨厌化灵族就直接杀了那五个化灵族的生灵,没有往深处想。

        “化灵族,不要惹我,不然,来一个我就杀一个!”等出了那条巷道,李弦月又对着人族的地方满脸愤怒的吼道。

        “额,弦月师兄,咱们这样做会不会惹得化灵族疯狂追杀我们,直到把我们都杀死为之啊!”

        伙伴们也听懂了李弦月的解释,也都认同的点了点头,让伙伴们于化灵族虚与委蛇,伙伴们也根本做不到。

        特别是小胖子,他的爹娘就曾经被化灵族的望江给偷偷关押到了龙皇葬地的九号别室,受尽了苦头,差点儿死在那里。

        要他跟化灵族虚与委蛇,他恐怕连一刻钟都坚持不到,直接暴起把化灵族干掉了,那才是他喜欢做的事。

        “这样做,化灵族应该就更加确认我就是与人族交好的某一灵皇的皇子了,而且也不会来不来就来骚扰我们了。”

        “咱们杀了那五个化灵族,现在化灵族肯定以为是那五个化灵族没有与我谈好,又招惹到了我,才被我干掉了。”

        “而不会猜到我们就是与化灵族有仇,凡来的化灵族都会被我们干掉,化灵族也就不会追杀我们了。”

        李弦月自言自语道,也算是解释了小胖子的话,打消了伙伴们的顾虑,免得伙伴们游历学习还要提心吊胆,惴惴不安。

        而且在李弦月看来,假装与化灵族交朋友也实在不是一件人干的事,他也不愿意与化灵族打交道,还是来一个杀一个来的痛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