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2章 被人族抢劫了

        李弦月本来准备听伙伴们的话真的再睡一会儿,把精神调整到最佳,然后再继续贯通小经脉。

        不过一想到现在的自己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就已经下降了一些,后面也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想必会更加艰难,出现的难题也会更多。

        李弦月的心里就份外急切,恨不得马上想出新的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把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再度提起来。

        “开门,狗东西,快给本王开门!”

        李弦月愁眉不展,皱眉沉思着,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冥想之中,遨游在精神力的大海,搜寻着能够解决当前难题的宝贝。

        不过,当李弦月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眉目,门外一个嚣张的声音却大声呼喊到,砸门砸的哐当哐当响,把李弦月震醒了过来。

        “难道又是一个不长眼的种族的生灵前来闹事?”李弦月遥望窗外,此时已是半夜时分,伙伴们都睡了。

        当李弦月听到那句狗东西就不禁想起了嘞知族的勒冲,当初的勒冲也是一口一个狗东西,就以为又是有生灵前来闹事了。

        不过李弦月转念一想他的灵皇之子的身份应该已经被大陆各族详知,也当应该已经被各族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

        还有化灵族一不小心招惹到了他,对他道歉却被他杀了一个灵尊和十八个绝代灵王的消息也已经传遍人族祖地,各族甚至也已经把他当做最危险的生灵了。

        在这个时候,特别是在他休息的时候,理当不会有生灵前来骚扰他休息,甚至还直接来砸他的门了,可这样的事儿竟就这样发生了!

        李弦月使劲摇了摇头,还以为最近休息的太少,又是刚清醒过来,脑子还不是很清晰,一定是他听错了。

        可是他前几个月刚炼化过八九百颗蜃灵丹和三百颗龙魂丹,灵魂已经被提升到了极其强大的程度。

        甚至,即使是灵湖境灵尊级强者,灵魂强大的程度也不可能有他这么强大,必竟,即使是它们,也不可能炼化到如李弦月这般多的蜃灵丹和龙魂丹。

        故而,李弦月又怎么可能真的听错了呢,说到底只是事发的突然,令李弦月有些疑惑不解,这才确认一下。

        这不,李弦月摇了摇头确认自己足够清醒后,却听到门外砸门的声音更猛,那砸门的生灵也更气急败坏骂的更难听了,才确认自己的确没有听错。

        “伙伴们都已经睡下了,这才一直没有反应,我还是赶快开门,免得砸门的声音影响到了他们休息。”

        李弦月本不想理那个砸门的生灵的,如今三更半夜,想必那个生灵一会儿砸累了也就离开了。

        可又一想到伙伴们正在睡觉,那砸门的声音很大,一会儿肯定会把伙伴们都吵醒,以至于耽误了伙伴们休息。

        为了不影响到伙伴们,即使担心那砸门的生灵就是来闹事的,可能开门会出现意外情况,但李弦月还是咬了咬牙打开了房门。

        当然,李弦月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那砸门的生灵真的乱来,他就立马呼喊负责守护的灵河境灵王。

        “丫丫的,这么久才开门,小子你是找抽吧!?”

        那砸门的生灵跌跌撞撞的闯进了李弦月房间里,斜着一副半醒不醒的眼睛朝李弦月说道,说着还扬起了手,似乎下一刻真会打李弦月。

        “竟然是人族!”

        李弦月不得已往后推了一步,稍稍错开了那砸门的生灵,然后抬起头一看,这才发现那砸门的生灵竟然是一个人族,而不是其他族群的生灵前来闹事。

        只见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满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张脸一看第一印象就是醉醺醺的,定然长期醉酒,不然也不会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散乱不堪的气势来看,他应该是一个灵河境灵王级初期高手。

        这在人族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可以说是人族的核心力量,也是人族抗衡十大主族的有力保障。

        这让李弦月异常吃惊,伙伴们游历学习,已经走过了人族西北祖地南疆,西垂也走过了很大一部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颓废的人族。

        这个中年人本应该是人族的脊梁,却整天醉生梦死,甚至半夜跑来闹腾他,这就让李弦月更加费解了,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中年人为何会如此。

        不过,李弦月见到了中年人,心里的担心也放了下来,因为他相信一个人族不会无缘无故干伤害另一个生灵的事。

        那砸门的生灵既然就是人族,也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大了,只需要把他安抚下来,等到天亮也就是了。

        “人族的朋友,………”

        李弦月尽量语气平缓又友好的说道,希望能够让中年人稍稍安静下来,然后再想办法继续安抚。

        “谁是你朋友!赶紧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送给本王,让本王去买酒喝!”

        不过,让李弦月惊掉下巴的是那中年人竟丝毫没有在意他的示好,反而直接说出了自己砸李弦月的目的。

        “我这是被人族抢劫了吗!?”

        李弦月意味难明的嘀咕到,心里的感觉异常的复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个弦月刀主竟然被人族抢劫了,虽然,这个人族并不知道他是弦月刀主。

        李弦月这才知道,那中年人根本就是听到他的房间里有动静,估计到他还没有睡,手里又没有酒钱了,接着酒劲就想抢劫一波,好继续买酒喝。

        “一个人族的灵河境灵王,本该是是人族的脊梁,守护一方人族安稳,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成为一个醉鬼,外加抢劫的呢?”

        李弦月很是费解,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中年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跟他看到的人族完全不一样。

        “狗东西,磨磨蹭蹭干嘛,赶紧的,不然小心本王切了你!”

        那中年人见李弦月一直愣在原地低头沉思,还以为李弦月想拖时间,当即晃了晃手里的刀,一脸不耐烦的呵斥道。

        “你!………”

        李弦月听到那中年人的称呼,又一次想起了嘞知族的勒冲,心里很是难受,于是忍不住指着那中年人,准备把它说一顿。

        不过旋即李弦月又注意到了那中年人手中的刀,意识到那中年人可能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难堪,赶紧又住了嘴。

        必竟,如果那个中年人真的本来就如现在表现的这么难堪,他也不会成为一个灵河境灵王,更不会用刀当作自己的武器,还一直放在身边。

        既然他以刀作为武器,哪怕酒醉也习惯性的一直带在身边,那就说明他本来也是一个积极向上、不断努力的人族灵河境灵王。

        只是,以前肯定发生了一些彻底改变他命运的事,这才成为了如今堕落的模样,只求活在醉梦之中。

        那他也只是一个可怜人,遭受了命运的不公,经受了痛苦的折磨,李弦月也没办法说他什么,反而觉得他很可怜。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刀!”

        那中年人见李弦月还是没有动作,当下立即恼了,还真的挥起刀砍向了李弦月,似乎是准备对李弦月下杀手。

        只是,那中年人还在醉酒之中,手里的动作一点儿准头都没有,砍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伤到李弦月半分寒毛。

        不过,李弦月看到那中年人的动作还是变色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中年人抢劫不成竟然对他下了杀手,这就不可原谅了。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那中年人的行为与嘞知族的勒冲已经没有什么两样,这让李弦月完全接受不了。

        堂堂一个人族竟然变成了像嘞知族、像兽族一样的生灵,那中年人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人族精魂,不算是一个纯粹的人族了。

        盛怒之下的李弦月甚至准备直接呼喊小榻守护的灵河境灵王,将那中年人就地正法,免得他继续为所欲为,伤害了其他的人族。

        “又不是人族,真当本王不敢杀你么?”

        不过这个时候,那中年人见隔的太远砍不到李弦月,就跌跌撞撞向李弦月靠近,准备对李弦月发动近身攻击,靠近的过程中还一边说道。

        “原来他是以为我不是人族啊,这才对我下了杀手!”

        “哪怕是在深醉之中,连挥刀都不会了,还记得不能伤害人族,他的行为也算是情有可原的吧,我还是不喊小榻的灵河境灵王了。”

        李弦月这才意识到那中年人为何对他越逼越紧,甚至对他下了杀手,不过看到那中年人即使醉酒还是记着不能伤害人族,李弦月又一次原谅了他。

        “这房间里的东西你都可以拿走,看上什么,你自取吧,还请你不要杀我。”

        李弦月假装害怕的对那中年人说道,特意站在了中间的位置,值钱的东西都在都在那中年人的前面,那中年人想拿一定会走到李弦月的前面。

        “算你识相,那本王就不客气了!额………”那中年人满意的说道,似乎是对李弦月的答复很是满意。

        不过紧接着,等他走到李弦月的前面,李弦月就把他拍昏了过去,他本以醉酒,很容易就拍晕了,李弦月并没有使多大的力,也没有伤害到他。

        “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才成这个样子的吧,等他明天醒了一定要好好问问,兴许,我可以帮他解决遇到的难题呢,总归是要尽力帮帮的,他太可怜了!”

        李弦月将那中年人搬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对着那中年人说道,他拍晕了那中年人自然不是恶意的,而是有所考量。

        如今三更半夜,放那中年人离开很是危险,兴许会让那中年人遭受到更大的不幸,李弦月很是不忍心。

        而且,李弦月对那中年人的遭遇很是好奇,很想明天向他询问清楚,这才拍晕了他,好让他有机会好好休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