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4章 不是元尊者!?

        “两天了依然还在沉睡之中,看来,他的确是太需要休息了。”

        时隔那晚那中年人前来抢劫李弦月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天多,可那中年人依然还是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要不是那中年人的各项体征正常,小女孩萧梦语也说他只是太缺休息了而已,李弦月都怀疑他出事了。

        两天来,李弦月一边贯通着小经脉,一边盼着眼巴巴的盼着那中年人醒来,好请他仔细讲述一下他身上发生的故事。

        因为李弦月隐隐感觉到那中年人身上发生的事或许正是他以前看不到的人族的生存现状,他很有必要知道,但那中年人没醒,李弦月就没办法了。

        不过,李弦月虽然没有等到那中年人醒来,却等来了元尊者特意送来的密音石,里面的消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

        “灭了嘞知族的不是师父!?”

        李弦月听到密音石里的话,心里顿时惊起了惊涛骇浪,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伙伴们也不例外。

        李弦月明白,元尊者特意送来密音石的目的,如同他想的一样,元尊者也想到他会误以为是他灭了嘞知族。

        必竟,不管怎么说,元尊者知道他是一个化灵族,哪怕伙伴们、他和元尊者自己都认为元尊者是人族,可也改变不了元尊者的根源。

        元尊者就是怕,如果他认为灭了嘞知族的就是他,那他会认为虽然元尊者心向人族,做事却如化灵族一般心狠手辣。

        他必竟是弦月刀主,要为人族的未来考虑,没有办法容忍一个心狠手辣的化灵族存在身边。

        元尊者很是担心一旦他因为此事认为他心性不好,即使元尊者是他师父,也是弦月刀使,他还是会选择慢慢疏远元尊者。

        所以,元尊者才赶紧送来了密音石,好让他知道并不是他灭了嘞知族,以消除他心中对他的顾忌。

        “师父,你想的太多了,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又怎么可能因为怀疑是你灭了嘞知族而对你疏远呢!”

        李弦月看着青石武院的方向轻轻低语道,他这才明白元尊者除了特别重视他,帮助他成长外,心里竟然还存在着这么多的顾虑。

        李弦月估摸着元尊者刚收到嘞知族灭族的消息就迅速向他发出了解释的密音石,由这份顾虑看来元尊者实在是太在乎他的感受了。

        李弦月自然不会让元尊者一边帮助着他还一边生活在顾虑之中,当即就把自己想说的话录入到了密音石中,赶紧发给了元尊者。

        不过,这样以来,既然灭了嘞知族的并不是元尊者,李弦月和伙伴们就又陷入了迷惑之中,这也是震惊的原因。

        “不会真是某一主族的灵海境灵皇派出的那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了嘞知族为我们报仇吧?”

        傻二有些愣愣的说道,他还没有从并不是元尊者赶去大西北灭了嘞知族的消息中恢复过来。

        李弦月摇了摇头否认了傻二的说法,某一主族的灵海境灵皇派出灵湖境灵尊灭了嘞知族根本就不可能。

        因为直到目前为止,哪怕是龙于渊所在的龙族也不知道他就是弦月刀主,为了保护他而灭掉嘞知族也就元尊者可能会做。

        现在与人族交好的主族的灵海境灵皇甚至也还在猜测他到底是来自于哪一族的顶级炼药英才,保护他是不可能的。

        就莫说那些与人族想处不好的主族,明知道他与人族交好,肯定不是来自它们的族群,能不盼望着他去死,减少一个潜在的敌人就不错了。

        “弦月师兄,难道那强大至极的生灵一直知道你就是弦月刀主,还一直保护着你?”

        小胖子不可置信的说道,伙伴们收到了元尊者的消息就请离朴打开了灵气层,因而小胖子放心的直接喊李弦月为弦月师兄。

        李弦月点了点头,这也是他震惊不已的原因,这种情况比某一主族的灵海境灵皇帮他报仇还更加虚无缥缈。

        必竟,他一直非常注意保护着自己是弦月刀主的秘密,元尊者也让他哪怕下一刻去死也不能泄露,他一直铭记于心。

        到目前为止,除了一直形影不离的一部分伙伴和元尊者、离朴和大算师、还有龙于渊知道他是弦月刀主,他的身边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而这些人根本不会把他是弦月刀主的秘密泄露出去,也就是说,其他人根本没有渠道得知他是弦月刀主,这也是现在兽族都不知道他是弦月刀主的原因。

        但是现在的情况无疑证明着,的确有强大至极的生灵早就发现了他是弦月刀主,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份外吃惊呢!

        也只有那强大至极的生灵知道他就是弦月刀主,有心护佑弦月刀主的成长,这才会守护着他。

        现在,大西北的小族嘞知族竟然敢追杀他,这让那强大至极的生灵忍无可忍,这才出手灭了嘞知族,从而杀鸡儆猴,警告那些也想对他动手的生灵。

        “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到底是从哪儿知道我就是弦月刀主的呢?”

        虽然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出手帮李弦月报了仇,也间接证实了他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可谓帮了他大忙了。

        但李弦月一想到竟然还有渠道能够得知他的弦月刀主的身份,也意味着他的身份还有泄露的可能,顿时额头冷汗津津。

        李弦月一个个排除了所有的可能,却仍然没有找到一丝的头绪,在李弦月看来,以他的防护,基本上没有泄露的可能。

        现在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成全了他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想去请教他也是不可能的,李弦月只好暂时把这个疑问压了下来。

        “看来我以后要更加注意保护好我是弦月刀主这个秘密了,要不然,搞不好就在哪里一不小心泄露了。”

        这也引起了李弦月的警觉,让他意识到自己对弦月刀主这个秘密保护的还不够,需要更加的注意。

        “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到底来自哪里,又为什么要保护我这个弦月刀主呢?”

        这时,李弦月对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出处又好奇了起来,心里想着这兴许是一个好的突破口,可以帮他找到心中想要的答案。

        但李弦月依然没有头绪,如那灵湖境灵尊那般强大至极的生灵在整个大陆上并不多,想必也是顶顶有名的人物,不可能完全不为人知。

        不过,李弦月仔细捋了一下可能的灵湖境灵尊,却蓦然发现,除了元尊者,其他有能力灭了嘞知族的灵湖境灵尊根本不会为了他灭了嘞知族。

        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就像是以前声名不显一样,这一次为他灭了嘞知族才落入了大陆万族的视野,但也太扯淡了。

        而且,这样以来,李弦月也彻底没有办法猜到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到底来自哪里了,更不可能知道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为什么要保护他这个弦月刀主。

        一切都因为线索太少而陷入了死胡同,李弦月无奈的发现,他现在想要弄清楚是不可能了,于是李弦月决定下次遇到元尊者好好向他咨询一下。

        “竟然一直有比我更加强大的灵湖境灵尊保护着李弦月,而且还不是元尊者,这李弦月身后的能量真可怕!”

        “看来,我必须要尽力帮李弦月多做一些事儿了,要不然,恐怕慢慢的我在李弦月也这里都排不上号了。”

        离朴心里也非常的震惊,不过他震惊的是除了他和元尊者竟然还有别的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保护着李弦月。

        他隐隐感觉到,别看李弦月还很弱小,但李弦月的身后站立着密密麻麻的支持者,只有在李弦月需要的时候才会露面。

        同时,离朴的心里比知道是元尊者灭了嘞知族时更加警觉,他一直以为只有他和元尊者是灵湖境灵尊且一直守护着李弦月。

        而元尊者还不能守护在李弦月的身边,所以李弦月不得不依靠他,靠他处理为难的情况。

        但现在,守护在李弦月身边的灵尊显然不只有他,其他的灵湖境灵尊比他做的还多一些,他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如果他还是不积极的帮助李弦月,心里总有一些顾虑,而在行动上也有所懈怠,离朴知道可能到最后只能他自吞苦果。

        而离朴是聪明的人,他绝对不允许那种情况发生,让大算师交待的任务失败,让雪灵之族失去留存的希望,所以他立马做出了改变。

        …………………………………

        “有徒如此,夫复何求哇!”

        青石武院,元尊者听着李弦月送来的密音石,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听了李弦月的话,他深深的感觉到李弦月对他的无比信任。

        他这才意识到他心里的那些顾虑大可不必,他小看了李弦月,李弦月根本不会因为他是化灵族而不信任他,他只需要帮助李弦月成长就好。

        “从此以后,我就放下所有的包袱,放心的做一个弦月刀使,帮助李弦月成长为一代大陆巅峰!”

        元尊者开心的说道,他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开心和满足,更加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嘿嘿,相比大师兄看到并不是我灭了嘞知族心里的危机感会更严重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有丝毫松懈!”

        元尊者又想起了离朴,其实他把并不是自己灭了嘞知族的消息迅速通过密音石传送给李弦月有着两重目的。

        其一当然是消除李弦月因他是化灵族还灭了嘞知族而对他起的顾忌,另一个就是进一步敲打离朴了。

        离朴本来因为以为是他灭了嘞知族而心中警觉,现在又因为发现了新的竞争对手而更加警觉,就彻底不用担心离朴不好好为李弦月谋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