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5章 勒峰来投

        李弦月暂时放弃了寻找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来源,也暂时放弃了寻找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是怎么知道他是弦月刀主的。

        不过,李弦月却和伙伴们都已经商量好了,以后将在保护好他是弦月刀主的秘密上多下功夫。

        哪怕是龙于渊,也暂时不会把他是弦月刀主的秘密传回龙族了,免得多了一条泄露的渠道。

        伙伴们对于他就是弦月刀主这个秘密可谓已经武装到了牙齿里,至少,这个秘密绝对不可能从伙伴们这里流传出去了。

        那中年人依旧没有醒,颇让李弦月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不过这个时候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嘞知族竟真的还有生灵存活了下来,还来找到了李弦月!

        当勒峰来找到李弦月的时候,李弦月吃惊坏了,也高兴坏了,追杀伙伴们的必竟只是以勒知春为首的嘞知族领袖,与嘞知族普通族人无关。

        而且勒知春也得到了李弦月的原谅,嘞知族同样也是受十大主族欺辱的族群,以前又是人族的盟友,李弦月还是不想看到嘞知族全灭的。

        李弦月本来以为是元尊者灭了嘞知族,准备等过一阵子去大西北找找,看看嘞知族是否有生灵幸存了下来。

        但却得知竟是另外的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愤怒之下替他报了仇,那就不知道嘞知族会不会有生灵幸存下来了。

        李弦月甚至想着,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竟然是含怒出手,也存了杀鸡儆猴的意思,又不可能为他留下隐患,嘞知族极有可能全灭了,一个不留!

        现在勒峰的来临,无疑意味着嘞知族并没有被彻底灭族,而是留下了星星火种,这对李弦月来说还是非常值得开心的。

        “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守护了我,也没有泄露我是弦月刀主的秘密,只是自己知晓,现在又为嘞知族留下了火种,看来他性情还是非常不错的。”

        “既然他现在并没有把我是弦月刀主的秘密泄露给十大主族,还替我报了仇,想必以后我是弦月刀主的秘密泄露出去了。”李弦月默默想到。

        勒峰的来临也让李弦月进一步摸清了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品行,虽然还是对他一无所知,但李弦月却终于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

        伙伴们决不会把他是弦月刀主的秘密泄露出去,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也不会,那他是弦月刀主的秘密至少一段时间之内不会泄露出去了。

        “洛裳少爷,这是我族大祖勒知春的留音,祈求您能稍微花点时间倾听一下。”

        勒峰一脸苦涩的说道,嘞知族已经被灭族,只剩下了他一个,从此以后,他就是没有种族的人了。

        “对不起,我并没有把我被嘞知族追杀的消息传回族内,也不知道族里会派出灵湖境灵尊。”李弦月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勒知春为了保护嘞知族已经生生把自己打下了灵湖境灵尊级,李弦月也答应放过了嘞知族,可嘞知族还是被灭了,其实说起来,还是李弦月理亏。

        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有意成全了李弦月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李弦月便还是一直说他是族里派出的,免得浪费了他的好意。

        勒峰听到李弦月的话愣了一下,甚至还特意看了一下李弦月的眼睛,当发现李弦月并没有说谎,脸上的苦涩更深了,看那表情估计是在想:

        “十大主族就是惹不得啊,洛裳少爷已经放过嘞知族了,可嘞知族还是逃不过主族的追究!”

        “洛裳少爷,还是请您听一下密音石里的留音吧。”

        勒峰又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话,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现状还是老实的没有说,而是急切的又催促了李弦月一遍。

        “洛裳少爷,对不起是我错了,千不该万不该,都怪我嘞知族不该胆大妄为的去追杀您,在发现您不可敌的时候,我竟然还敢亲自向您出手。”

        “我勒知春犯了大错,打下灵湖境灵尊级都是轻的,您当时就杀了我,我也心甘情愿,这也是我该付出的代价。”

        “可我却存了侥幸的心理,觉得您心软,我或许可以逃得一命,果然您是心软的,我得救了,我嘞知族却因我的侥幸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是我害了嘞知族,我是嘞知族的罪人,嘞知族有今日的结果纯粹是因我的愚蠢而受过,我也不该再求您的。”

        “可勒峰一直都是我嘞知族心性最纯良的生灵,以前,他也劝阻过勒冲不要在西共城嚣张跋扈,还因此得罪了勒冲和我。”

        “我也因此而每每轻视他,让他成为了我嘞知族最边缘的生灵,受尽了白眼,冷遇和不公,他跟我是绝对不一条心的,对嘞知族也没有多大的归属感。”

        “我不敢祈求您饶恕了我嘞知族的大部分生灵,留着他们兴许以后还会为我嘞知族报仇,给您带来麻烦。”

        “但是勒峰是根本不会为我嘞知族报仇的,因为他最清楚我嘞知族被灭是咎由自取,所以请您放心,留他一命。”

        “我也知道,我不应该还是心存侥幸求您的,可我只想我嘞知族还有勒峰这一个生灵活在世上,所以我还是求您了,请您原谅。”

        “为此,我愿意了结自己的性命,为我自己的行为付出该有的代价,我也会让嘞知族全体受缚,不做挣扎,只求您让勒峰活着。”

        “当然,如果您还是担心勒峰经历了灭族之痛,以后还是会找您报仇,您也可以告诉他,他也会自裁的。”

        留音石里,勒知春绝望的祈求道,李弦月可以感觉到当他看到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要灭了嘞知族时那种极致的绝望。

        “没想到勒知春竟然在族灭之时有了如此善良的举动,看来他的良知也并未彻底的泯灭,他也算是一个良善的生灵了。”李弦月默默想到。

        李弦月又怎么不明白勒知春的目的呢,勒知春在最后关头,心里清楚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就是为李弦月报仇才决定灭了嘞知族。

        勒峰要想成功的生存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他的彻底原谅,让勒峰可以存在他的身旁,这样勒峰才不至于再被捕杀了。

        所以勒知春并没有说他答应了勒知春放过嘞知族,但嘞知族却还是要被灭了,这是他的过错。

        勒知春提都没有他已经许诺勒知春把自己打下灵湖境灵尊级就放了嘞知族的话,更没有责怪他出尔反尔了。

        而是勒知春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似乎一切的过错都是勒知春和嘞知族的。

        因为勒知春知道他会心软,更会因为他已经许诺了他放过嘞知族,但嘞知族还是被灭了而心存愧疚。

        勒知春再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丝毫不说他的承诺的事,他的心里却会更加愧疚万分,反而可以为勒峰留下一线生机。

        然后,勒知春再点出勒峰与他与整个嘞知族并不是一条心,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让他再度降低对勒峰的警惕。

        最后,勒知春再以自己主动赴死,嘞知族主动承受灭族的灾祸为依托,请求他放了勒峰。

        不得不说,勒知春每一步都算得很准,李弦月本来就准备搜寻嘞知族幸存的人保护下来,现在有了勒知春的留音,李弦月就更想着要保护好勒峰了。

        不过,更让李弦月感动的是勒知春并不真是如兽族那般冷漠无情、嚣张跋扈到了骨子里,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勒知春在最后终究是改变了,为了让勒峰活着,让嘞知族不至于彻底消亡,而情愿主动付出自己的生命。

        甚至,勒知春还要求嘞知族的生灵和他一起主动的接受死亡的命运,这看起来很是残忍,但却是为了换勒峰活着,李弦月就可以理解勒知春的心情了。

        而且,勒知春大概是知道如果选择一个与他亲近的生灵,李弦月很有可能会担心留下祸患而将其除掉。

        不过如果换成与他不对付的勒峰,那李弦月放过勒峰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而不至于一点儿都没有。

        最后关头的勒知春也改变了,他为了留下一个可以存活的嘞知族生灵而选择了勒峰,做出了一个最有利于族群的决定。

        基于此,李弦月感觉到勒知春也是一个良善的生灵,甚至也和他一样,为了族群可以做出任何努力。

        因而,李弦月也更会留下勒峰了,甚至可以说,现在的李弦月已经没有了不留下勒峰的理由,而且从此以后,李弦月也会保护好勒峰。

        勒峰听着勒知春的留音,双眼又一次流出了痛哭的眼泪,哭的稀里哗啦的,虽然,以前他与勒知春是很不对付,但勒知春这次的行为却也感动了他。

        “洛裳少爷放心,我不会为嘞知族报仇的,我只想为嘞知族好好活着!”

        待留音听完,勒峰依然在哭着,却立马用双手擦干了眼泪,然后一脸坚定的看着李弦月说道。

        “从此以后,嘞知族就只剩下你了,勒峰,你要为嘞知族好好活着!”

        勒峰还记得,嘞知族灭族那天,勒知春当着他的面弄好了密音石,交给了他,然后就真的当时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面自裁了。

        勒峰知道,嘞知族就只剩下了他,他在,嘞知族才在,所以,他只能放弃嘞知族的灭族之仇,好好的活着。

        “勒峰,我真不知道族里会做出那样的决定,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伙伴们,我们在,你就一定在!”

        李弦月向勒峰郑重的承诺道,这是他的心里话,从此以后,他会竭尽全力保护好勒峰的安全。

        “尊敬的灵湖境灵尊大人,是勒冲错了,我带他向您道歉,请您原谅他的冒犯!”突然,勒峰对离朴下拜道。

        离朴赶紧扶起了勒峰,勒冲早已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嘞知族也被灭了,勒峰也如此做,就连对嘞知族意见最大的离朴也接受了勒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