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6章 温良的恨

        勒峰听到李弦月的话又看到离朴也扶起了他,心知自己的确可以活下来了,心里这才放松了下来。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勒知春和整个嘞知族以接受死亡为代价换来他的逃生时,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把他能否存活的选择留给了李弦月。

        现在李弦月的意思无疑是答应放了他,甚至愿意把他留下保护他,那不管是李弦月还是李弦月身后的主族就都放过他了,他也可以彻底安心了。

        倒不是他怕死,而是嘞知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知道自己必须活着,这样嘞知族才算是继续存在着。

        虽然,他对勒知春和嘞知族的确没有归属感,但勒知春和嘞知族以自己的灭亡换来了他的存活,他也被感动了,觉得让嘞知族存在着是他的责任和使命。

        而李弦月看到嘞知族还有生灵存活,现在也可以保证勒峰的安全了,心里也特别的开心,甚至准备放半天假,让勒峰和伙伴们赶紧熟悉起来。

        “不好了,洛裳少爷,西共武府武罚院温良院长杀来了,要找您报灭族之仇,您快找个地方躲躲吧!”

        不过这个时候一浪刚平一浪又起,李弦月刚准备给勒峰介绍每一位伙伴们,小榻的管事却来找到了伙伴们,要伙伴们赶紧逃命。

        要知道,李弦月现在可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小榻的管事自然是不能让李弦月在小榻出事的。

        但温良院长携灭族之仇而来,一旦看到了李弦月,势必会雷霆出手,可能根本不会考虑李弦月的身份,直接送李弦月去死。

        而小榻只有两个普通的灵河境灵王,根本挡不住温良院长这种强大的灵湖境灵尊,现在也只能让李弦月藏起来先避避祸了。

        李弦月看了看勒峰,顿时感觉庆幸不已,幸好勒峰来找到了他,伙伴们也接受了勒峰,要不然,伙伴们将一点儿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温良院长的脾气李弦月还是很了解的,他既然知道李弦月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但还是杀来了,那他就不准备放过李弦月了。

        可以说,如果没有勒峰来临带来的转圜余地,李弦月和伙伴们这一次面临温良院长的含怒出手,真的很危险。

        不过,现在有了转圜的余地,那就大大不同了,李弦月大可以求得温良院长的谅解,从而让伙伴们逃离升天。

        “难道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根本就是一个人族领袖?”

        现在温良院长来找他嘞知族的灭族之仇,李弦月隐隐感觉到了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出处。

        必竟,如果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来自其他种族,既然想帮他报追杀之仇,又不想给他留下后患,温良院长作为嘞知族二祖,应该也在灭亡名单之中。

        也只有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来自人族,才不愿意杀了温良院长而让人族损失一个强大的灵湖境灵尊,才让温良院长现在能来找他报灭族之仇。

        但是,这也只是李弦月的猜测,李弦月手头的证据还是太少太少了,仅仅这个推测根本没有办法确定最后的结果。

        “洛裳少爷,这一次,我亲自追杀你来了,我要你为嘞知族陪葬!”

        有了转圜的余地,李弦月就不准备隐藏起来了,于是打算去看一看温良院长,取得他的原谅。

        不过,当李弦月和伙伴们刚一走出小榻,温良院长就朝李弦月大声说道,直接挑明了他此行的目的。

        他的脸上显得很是复杂,当初,勒知春举族追杀伙伴们,非要置伙伴们于死地,他不辞辛苦前来、宁愿与勒知春翻脸也要阻挡,对伙伴们也算有着大恩。

        虽然,伙伴们实际上并不需要他的救援,但如今伙伴们没事儿,嘞知族却因勒知春举族追杀伙伴们而被灭族了。

        从他的性格来说,他一点儿都不后悔当初去阻止勒知春对伙伴们的追杀,他觉得那本就是他该做的事情,只是防止勒知春犯下大错而已。

        可从如今的结果来说,他的心里又是万分后悔的,伙伴们完好无损,嘞知族却付出了灭族的代价,这份沉重的代价,又不允许他不后悔。

        所以,后悔的心思还是逼着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即使李弦月是药阁未来的重要盟友,杀了李弦月会让人族蒙受重大损失。

        即使他都已经说过伙伴们已经逃脱了他的王级追杀,他决不应该再出手,更不应该亲自出手要杀了伙伴们,他已经算是违背了自己的武罚准则。

        即使在人族境内杀了李弦月会让李弦月身后主族的灵皇暴怒不已,对人族动手,甚至从此以后恨上人族,为人族遗祸深远,但他还是要出手了。

        “我也知道我不该追杀您的,会给人族带来巨大灾祸,但我还是来了,因为嘞知族成全了我的一生,我必须为他们报仇!”

        “这次追杀不管成不成功,我都会自裁来救赎我追杀您的罪过,哪怕还要付出其他任何代价,我也一力承担,无怨无悔。”

        “我也已经辞去了武罚院院长的位置,这只是我的个人行为,还请您稍熄雷霆之怒,让您身后的主族不要把怒火迁移到人族的头上。”

        温良院长又尽量语气平和的向李弦月解释道,只是他的话语里分明就像火山将要喷发一样,只是那激动的心绪被他强压着罢了。

        李弦月听完也很是复杂,现在的他连到底是谁灭了嘞知族都没有弄清楚,但嘞知族因他而被灭却是十分明确的,温良院长来追杀伙伴们,李弦月也无话可说。

        嘞知族成全了温良院长的一生,让他从一个垂沙府的贫困少年成长为一代灵湖境灵尊,他要为嘞知族报仇,李弦月也完全能够理解。

        让李弦月感动的是,温良院长追杀他宁愿不管成不成功都以自己身死而结束也不愿意为人族带来灾祸。

        李弦月真的很想告诉他自己也是人族,根本不是某一灵皇钟爱的皇子,又怎么可能为人族带来灾祸呢。

        只是,勒峰就站在伙伴们的身后,嘞知族并没有绝灭,一切也没有温良院长想的那么糟糕,李弦月才没有开口说出来。

        “二祖,我还活着!”

        “勒峰,你还活着!”

        勒峰听到温良院长的话激动的留下了眼泪,当即哭着喊到,又讲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及李弦月已经放过了他,还把他当做伙伴说给了温良院长听。

        温良院长听完勒峰的讲述,愣愣的看着李弦月,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变的是更加复杂了,最后才叹了口气。

        他本来觉得嘞知族灭族与李弦月脱不了关系,至少是李弦月背后的主族灭了嘞知族,他如果杀了李弦月,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如今看来,李弦月对于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会灭了嘞知族根本一无所知,杀了李弦月,他已经说不过去了。

        而勒峰来寻找李弦月,李弦月马上将勒峰保护了起来,可以说对嘞知族反而有恩情了,他就更不能杀了李弦月了。

        再说,如今勒峰还活着也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让他觉得嘞知族并没有完全消亡,还一直存在着。

        现在如果杀了李弦月为嘞知族死去的那些族人报仇,李弦月背后的主族就绝不会放过勒峰了,反而会导致嘞知族彻底绝灭,他也不能杀了李弦月了。

        但必竟嘞知族数万的族人死在了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手里,而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是为了替李弦月报被举族追杀的仇才下了灭族的手。

        这发生的一切都与李弦月息息相关,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已经消失了,温良院长也只能找李弦月报灭族之仇。

        一边是有充足的理由不能再杀李弦月了,一边又是需要杀了李弦月报灭族之仇,温良院长的心里已经复杂到了极致。

        “诶,我总不能为了报仇而好不容易让存活下来的勒峰去死,还要违背心意的杀了李弦月吧!”

        最后,想让勒峰活着而不是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又再度置于死亡的境地,让嘞知族彻底灭族的心战胜了报仇的心。

        李弦月起初放了嘞知族,现在又放过了勒峰,对嘞知族可谓仁至义尽了,心里的良知也战胜了报仇的心。

        最后的最后,温良院长也只能无奈的一叹气,彻底放弃了杀了李弦月和伙伴们为被杀的数万的嘞知族人报仇的打算。

        李弦月听到温良院长的叹息,心知温良院长已经放弃了追杀的打算,伙伴们已经彻底安全了。

        说实话,李弦月也不想看着温良院长最后选择继续追杀,除了伙伴们的安全之外,还有和温良院长一样的考虑。

        勒峰经历嘞知族的灭族,又从嘞知族一路来到这里,好不容易安全了,李弦月也不想温良院长杀了他之后,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又杀了勒峰。

        而且,在李弦月看来,温良院长一直是一个可敬又可爱的人,李弦月也不想温良院长因仇恨杀了他而最后选择了自裁。

        现在温良院长选择了放弃杀了他和伙伴们,温良院长和勒峰都可以好好活着了,这正好就是李弦月最想看到的结果,再好不过。

        “那我也加入了你们的队伍吧,从此以后好好的守护好勒峰,洛裳少爷,可以么?”温良院长似乎思考了许久,突然和李弦月说道。

        “欢迎之至!”李弦月开心的说道。

        “我擦,看来我必须赶紧下手了!”

        不过离朴却要跳脚了,他还没有真帮李弦月多做点儿事,伙伴们的队伍里就又多了一个灵湖境灵尊,心里捉急的不得了。

        他可看得出来,李弦月对温良院长很是欣赏,温良院长的加入,肯定会分去李弦月的很多注意力,他变得越来越边缘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