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7章 中年人醒来

        “一连睡了四五天了,该醒了吧?”

        这一天早上,李弦月又如前几天一样推了推那中年人,几天来那中年人都在死睡,推都推不醒。

        虽然那中年人已经是灵河境灵王,即使睡个一两个月也都是可以的,但李弦月担心以他的状态睡久了意识也会沉迷,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因而这才每天一醒就去推一推他,希望能在他睡到差不多的时候把他推醒,让他回复到有意识的状态,到了那时,想睡多久都可以了。

        不过李弦月一连推了三四天,那中年人还是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就像是意识已经迷失了一样,李弦月愁眉不展,担心他真的出问题了。

        必竟,那中年人可是灵河境灵王级高手,一般休息一两个时辰,即使再困,即使再醉酒,也可以醒了。

        但如今四五天过去了,那中年人还是在沉睡,李弦月不得不担心,那中年人的情况很不妙。

        李弦月决定,如果那中年人今天依旧没有被推醒,那他就把那中年人送到枯水药阁,实施强行复苏。

        尽管,那中年人可能仅仅是因为颓废了太久又是一个酒罐子才会这样,休息的时间才会长到这样离谱的地步。

        如果强行让其复苏可能只会打扰那中年人好不容易才会进行一次的休息,李弦月也准备先让他醒来再说。

        必竟,人命关天!李弦月不想等到可以确定那中年人沉睡如此之久的真实原因之后再施以援手而错过了救援的机会。

        “谢谢你收留了我!”那中年人言语温润的说道,还对李弦月施了一个礼,感谢李弦月不在意他的骚扰,还让他在这里休息了好几天。

        他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呢!平时醉生梦死,四处游荡,等到喝的不醒人事,就随意骚扰街临,一直以来,都给街临带来了很多麻烦。

        甚至,很多时候还会做出一些奇葩的事,事后自己醒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如同是梦里发生的一样。

        每当刚刚醒来意识最清晰的时候,他的心里都充满了负罪感,很想做出改变,可一想到某些事情,随后又选择了继续醉酒和闹事。

        现在他刚刚醒来,又是意识最清晰的时候,心知是自己前几天来骚扰了李弦月,得蒙李弦月收留,这才没有睡在大街上,自然对李弦月感激不尽。

        “嗯?我当时还因为他不是人族,想抢劫他换点儿酒钱呢,甚至没有抢到还想杀了他!?”

        “这个少爷真好,我如此做,他还以德报怨,如果是其他的别族人,因而直接杀了我都不过分,他却还是选择了收留我几天。”

        那中年人本以为自己只是骚扰了李弦月,让李弦月这几天来都很不方便,并没有给李弦月惹出多大的麻烦事,心里正庆幸自己没有乱来。

        不过这时,那一天半夜闯入李弦月的房间以及要抢劫李弦月的记忆随着他的思考慢慢浮上了心头,当层层迷雾散开,他才知道自己那一天到底做了什么。

        那中年人又将自己对李弦月做的奇葩事与李弦月对他的照顾对比了起来,顿时心里更觉羞愧不已,当即就低下了头,一副犯了大错的样子。

        他的心里也更加庆幸自己遇到的少爷是一个与人族交好的少爷,而不是其他的少爷,要不然,以他当时的行为,杀了他也是极有可能的。

        “不对呀,与人族交好的少爷,那不是洛裳少爷么!?”

        那中年人刚松了一口气,暗叹自己这一次太幸运了,街临知道他的过往,也知道他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今天这样的,因而一次次的纵容他,保护着他。

        哪怕他骚扰街临再多次数,也做出再多的奇葩事,只要不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只能以自己身死来偿还,街临们都会一直照扶着他。

        可据他所知,李弦月可不是街临,甚至连人族也不是,而是别族来人族游历学习的,就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和责任这样照扶他了。

        而且,他竟然敢抢劫李弦月,抢劫不成还想提着刀杀了李弦月,可以说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身死都不过分。

        可李弦月却饶恕了他做下的不可饶恕的大错,还照扶了他,就像是街临平时照扶他一样,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再幸运不过了。

        不过,他又想起了李弦月是一个与人族交好的少爷,这才意识到了李弦月是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

        半夜敲门抢劫还要杀了主族灵皇所钟爱的皇子,灵皇如果知道了一怒之下要灭了枯水府都是完全可能的。

        君不见,嘞知族举族追杀李弦月,最后主动退步了,勒知春自废,嘞知族还是被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族了嘛。

        那中年人完全可以想见自己前几天闯下了多么大的祸事,这份祸事哪怕他自裁也抵消不了,可谓惊天了。

        “还真的是洛裳少爷!”

        那中年人稍稍抬起头看了一下李弦月就赶紧低俯了下去,还全身颤抖的下了床直接跪在了地上,以头抢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天他只是如往常一样骚扰街临,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真的闯下了这般惊天祸事,他估摸着是难以善了了。

        李弦月看到那中年人的动作心知那中年人已经意识到了他到底是谁,惊恐于自己竟招惹到了他。

        李弦月尝试着将那中年人先扶起来,然后再跟他解释,要不然,以那中年人如惊弓之鸟一样的状态,说什么都战战兢兢的,李弦月看着都心里难受。

        可李弦月使了很大的劲儿,那中年人却纹丝不动,依然深俯于地,全身也在一直颤抖,停都停不下来,而且冷汗直流,一会儿就全身湿透了。

        李弦月这才意识到有嘞知族的教训在前,那中年人可不敢就这么起来,于是只好放弃了扶他起来的打算。

        李弦月知道那中年人必然还有话再说,就准备等他把话都说完了再一起解释,让那中年人心安,或许那中年人才会起来。

        “洛裳少爷,那晚抢劫您还要杀了您是我醉酒之后的荒唐行为,也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与人族、与枯水府没有任何干系,还请您千万别迁怒到人族身上。”

        “我犯的过错我愿意一力承担,以我之死换来您消除心中的愤怒,赎去我对您的冒犯,还请您将那晚的事就此揭过。”

        那中年人的话语再也不复先前的温润,反而连说话也在颤抖,他知道自己大错已经铸成,唯一的办法就是自裁,免得李弦月迁怒到人族。

        “少爷,他那晚抢劫你还要杀了你!?”

        那晚伙伴们一直到第二天一早才醒来,根本不知道那晚发生了那中年人要杀了李弦月的事,李弦月后来也没有和伙伴们说。

        伙伴们一直以为只是那中年人闯入了李弦月的房间,醉酒晕了过去,听了那中年人的话意识到当时发生了很多事,李弦月差点儿遇险。

        小胖子一直想着要保护好李弦月,却连那中年人曾经想杀了李弦月都不知道,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赶紧向李弦月核实到,看那中年人的脸色也很不善。

        那中年人听到小胖子的话脸色顿时苦涩到了极致,即使李弦月照抚了他,肯定也不会过分为难他,但听小胖子的语气,却是准备深究下去了。

        那中年人一想到小胖子将他那晚动手想杀了李弦月的消息传回族内,人族和枯水府必然会遭逢大难,全身就颤抖的更狠了,几乎跪都跪不住,差点儿瘫软在地上。

        “我知道那晚是你醉酒之后干出的糊涂事,根本不是你有意为之,我也根本没有生你的气,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害怕我的追究。”

        “而且你放心吧,那晚的事也就我们几个人知道,根本不会传回族内,你和人族都会安然无恙的。”

        李弦月以尽量轻缓的语气说道,说出的那些字都轻飘飘的落在那中年人的心田上,让他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只要李弦月不愿意追究,消息也不会传到李弦月身后的主族,那情况就不会太糟,至少不会牵扯到人族和枯水府,问题只在于伙伴们会不会抓着不放了。

        那中年人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弦月,心里很是迷茫李弦月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然后又一脸小心的看了看小胖子和伙伴们,深怕小胖子和伙伴们还是会深究他犯下的过错,甚至把这儿的消息传回李弦月身后的主族。

        “算你走运!幸好少爷没事,不然,一百个你都不够死的!”

        小胖子听到李弦月的话心知李弦月准备放过那中年人,便没有再纠结,不过,李弦月显得脾气太好了,于是主动扮起了恶人。

        “我还是自裁吧,洛裳少爷和各位大人们能不迁怒于人族和枯水府,我就感激不尽了。”

        那中年人听到小胖子的话,知道伙伴们也饶恕了他犯下的大错,人族和枯水府将免于一难,这才心里放松了下来。

        “我这贱命一条,整日颓废,四处骚扰闯祸,死了也就死了,千万不能让人族和枯水府以后又被追究哇!”

        不过一想到勒知春心存侥幸想逃过一命结果嘞知族却被灭族了,那中年人深呼了一口气,哪怕李弦月和伙伴们都饶恕他了,他还是决定自裁,以消罪孽。

        “如果你觉得自己犯下了大错,实在不可轻易饶恕,那以后就保护我来偿还吧,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

        李弦月和伙伴们听到那中年人的决定,顿时被那中年人宁愿死也不想为人族和枯水府留下一丝隐患的行为感动了,一起阻止了他的自裁,还将他扶了起来。

        哪怕对他很有气、觉得他不该对李弦月动手的小胖子,也彻底消除了心中的怨气,反而很是敬佩这个想保护好人族和枯水府的汉子。

        李弦月也觉得那中年人虽然醉酒,四处惹事,但心肠还是极好的,就准备留下他,以后或许可以找到机会可以帮那中年人一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