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48章 黎辛的心酸过往

        “这样就放过我、人族和枯水府了吗?”

        那中年人低语道,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即使李弦月和伙伴们明确表示都已经原谅了他,并不会再找他和人族的麻烦了,他依然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这倒也是,他半夜抢劫甚至还要杀了李弦月这个主族的灵皇所钟爱的皇子,可以说已经犯下了弥天大错,如今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他一时的确还接受不了。

        李弦月和伙伴们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中年人并不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大多都是人族,这才惊恐不已。

        只是,李弦月和伙伴们暂时又不能和他明说,只好耐心的安抚他,让他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洛裳少爷,我叫什么黎辛,本身来自北面的垂沙府,家族里世代都是普通人族,连一个培灵境的族人都没有。”

        “小的时候,我的修武资质也很不好,经脉的三项指标都很差,很有可能这一辈子也就只是一个脉满境武王级普通武者了。”

        “您大概也知道,垂沙府北方是冰雪灵族的势力范围,西北方是石族的势力范围,而西南方又是兽族的势力范围。”

        “垂沙府的生存条件本就恶劣,人族生存极其艰难,再加上三大主族不断的盘剥,可以说,垂沙府人族的每一天都是苦熬过来的,我的家族也不例外。”

        “在我刚成为脉成境武师正是踏上修武之途的时候,我的家族就被兽族灭掉了,整个家族只有我存活了下来。”

        “我不甘心这辈子只能成为一个脉满境武王,重新走上家族的老路,也想找兽族为我的家族报仇。”

        “因而我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的发奋图强,终于在三十岁前达到了脉满境武王级巅峰大圆满,有了突破到培灵境的可能,但突破到培灵境依然千难万难。”

        “为了突破到培灵境,我远赴北方冰原的冻魂岭,在那里苦苦煎熬了半年,精神力终于达到了突破到培灵境的要求,并顺利突破到了培灵境。”

        “那以后,我更是深入到大陆的各大绝地,不断在绝望的处境中锤炼自我,修炼也一发不可收拾,在前些年顺利突破到了灵湖境灵尊级。”

        “那个时候,我回到了人族西北祖地,觉得是时候为守护人族尽些力了,被安排到了这枯水府守护一方人族。”

        “我本以为自己好歹也是一尊灵湖境灵尊,也算是大陆巅峰生灵之一了,守护好这枯水府的生灵还是可以的。”

        “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人族西北祖地西垂的局势已经糜烂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完全不是我可以挽回的。”

        “不仅三大主族在枯水府横行无忌、予取予求,就连大西北的小族们也蠢蠢欲动,净干一些伤害人族的事。”

        “它们觉得人族已经越来越弱,不是它们需要人族这个盟友互相取暖,而是人族需要依靠它们,才不至于被三大主族吃掉,因而行事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刚来到枯水府十天,三大主族欺辱人族的事就发生了二十九件,大西北小族欺辱人族的事更是发生了一百三十六件。”

        “仅仅这十天,被大西北小族以各种看似有理实际上莫须有的理由拉去做奴仆的人族就足有七十五个,无故消失的也有三十一个。”

        “我对三大主族和大西北小族对人族的迫害愤怒不已,三大主族我抗衡不了,也不能去招惹,免得给人族带来大祸,就想尽办法保护它们决定要对付的人族。”

        “至于大西北的小族,其实它们为祸尤其严重,但凡有理没理只要感觉是个机会便会欺辱人族,动不动就置人族于刀山火海之中,而它们从中渔利。”

        “只要它们敢对人族动手,我便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将受苦受难的人族救出来,并将它们狠狠处罚一顿。”

        “只是,它们本来就存着要占人族便宜的心思,又哪里会让自己吃半点亏呢,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收手呢!”

        “我以为它们吃了亏,至少会消停一些,不会再那么光明正大的欺辱人族,人族的日子也会稍稍好过一些,却没想到它们死性不该,甚至为祸愈甚。”

        “我便动了真怒,那时,但凡有大西北的小族胆敢伤害人族,我便雷霆出手,很是杀了一批大西北小族的生灵。”

        “大西北的小族对我恨之入骨,可我是灵湖境灵尊,它们拿我也根本没有办法,便只好心生了歹意。”

        “我更没想到它们竟然无耻到了那种程度,人族是它们的盟友,它们在人族为非作歹,还出卖了人族的利益给兽族,让兽族对我出手!”

        “那一日,兽族降临我的家族,将我的妻子儿女斩尽杀绝,我也被它们强行从灵湖境灵尊打落,伤了修炼根基。”

        “而那些大西北的小族出卖人族利益换来了我的败落,更是从那以后将枯水府当做鱼肉,和兽族一起对枯水府予取予求,无人能制。”

        “我在中年又一次坐看我的家族灭亡,无能为力,心里感到痛不欲生,深感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很是绝望。”

        “而且,我深深恨上了兽族,恨不得喝它们的血、吃它们的肉,可我却拿兽族毫无办法,只能看它们肆意妄为,心里更加绝望。”

        “还有,我在灵湖境灵尊时就拿大西北小族没有办法,就莫说我现在只是灵河境灵王级、还发挥不出全部战力了。”

        “我连大西北的小族都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族被欺负而空流泪,更是感觉彻底绝望,心里也感到灰暗不已。”

        “从那以后,我就陷入了颓废之中,整日醉生梦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到如今已经有好几年了。”

        “那日听到洛裳少爷您的消息,我知道您不是人物而误以为您和兽族、大西北的小族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才冒犯到了您。”

        “不过如今看来,我当时也是太过醉酒而脑子晕头,您哪里不是好人呢,分明是一个极度善良的生灵啊!”

        “既然我冒犯到了您就该为此付出代价,不过我只是一个灵河境灵王,修炼根基还出了问题,恐怕不仅保护不了您,还会拖您后腿。”

        “目前我的状态也很不佳,虽然我也很愿意终生保护您来赎去我犯下的大错,但是的确有心无力,欸!”

        那中年人黎辛猜到李弦月是很好奇他为何一个灵河境灵王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感觉很是难堪,不想触碰过去发生的事,但还是咬了咬牙开始了讲述。

        他有意识的引导李弦月,告诉李弦月他的悲惨过往,又将讲述引到了他会冒犯李弦月的原因上,想进一步争取李弦月的理解。

        说到李弦月让他保护自己上,他满脸的苦涩,李弦月是灵皇钟爱的皇子,根本不需要他的保护,他也根本搞不懂李弦月的目的,于是就婉拒了李弦月。

        “幼年家族灭亡,中年又一次遭遇家族灭亡,也深感守护人族无望,这经历的确堪称凄惨了,难怪他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李弦月默默想到,如果他这个弦月刀主,不仅没有成为人族的希望,反而自己和伙伴们的家族、青石府都被兽族灭了,恐怕他也会成为黎辛如今的样子。

        李弦月对黎辛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更是感觉黎辛和伙伴们一样都是恨兽族的人,更想黎辛加入伙伴们。

        通过黎辛的描述,李弦月也体会到人族并非铁饭一块,都像南疆一样为人族的复兴,为让人族好好活着而努力。

        在这人族的西垂,人族不仅要面对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盘剥,还要面临大西北小族的欺辱,生存环境相比南疆复杂了太多。

        在这里的人族,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仅艰难的活着,有些人族也像黎辛一样对生活万分绝望,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这里就像是人族中灰暗的角落,李弦月觉得以前是自己太过忽略了,如果要把人族团结起来,帮助这里的人族过上充满希望的日子是必须要做的。

        当即,李弦月就把自己此时的感受刻在了心里,也刻在了脑海里,准备等有机会一定要帮助一下这里的人族。

        “我们和你一样的,黎辛,加入我们吧!”

        虽然黎辛婉拒了李弦月,但李弦月居然做出了决定,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呢,当即就又一次向他发出了邀请。

        不过,鉴于李弦月现在的身份,如果解释的太多,很容易让有心的生灵发觉出他并不是某一主族灵皇的皇子,于是李弦月就稍稍暗示了他。

        “哦,好,我从以后,我就负责保护您的安全,哪怕敌人再强大,我也会挡在您的身前!”

        起初,那中年人黎辛愣了一下,不明白李弦月为何会这么说,到底只是想再一次邀请他,还是话语里有着深层的含义,是想暗示他些什么。

        不过他又猛然意识到了李弦月的意思,李弦月来自主族,自然不会把大西北的小族放在眼里,那李弦月肯定是说自己与兽族也有仇了。

        而他跟兽族也有仇,却根本报仇无望,不过,如果李弦月也与兽族有仇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因为李弦月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让兽族付出代价。

        当即他就赶紧答应了下来,还不忘李弦月说可以守护李弦月以赎去犯下的大错的话,也用“敌人再强大”探李弦月是否真与兽族有仇。

        “欢迎你的加入,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让那强大的敌人付出它该付出的代价!”

        李弦月笑着和黎辛说道,算是确认了黎辛的猜测,现在不仅知道了黎辛的悲惨过往,还让黎辛加入了伙伴们,伙伴们反抗兽族的队伍是越来越强大了。

        正如李弦月所说,只要伙伴们变的越来越强大,相信总有一天兽族会付出它们早就该付出的代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