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1章 当头棒喝

        “少爷,你想去囚沙禁地!?”

        李弦月说做就做,当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伙伴们,而伙伴们毫无意外的都是非常的震惊,也觉得李弦月现在就去囚沙禁地实在是太冒险了。

        当初,元尊者建议伙伴们先在人族西北祖地游历学习,再去大陆上的其他地方,就是担心伙伴们会遇到致命危险。

        但是其实那些危险还只是潜在的危险,不过是危险很大而已,伙伴们通过一定的方法运作,还是有机会保证安全的。

        例如现在李弦月就顶着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的身份,哪怕是化灵族都不敢惹,伙伴们的游历学习已经进入了相对平和相对安全的时期。

        可即使如此,元尊者依然觉得危险性太大了而特意把自己的想法和担忧告诉了李弦月,直到伙伴们决定先在人族西北祖地游历学习才放下了心。

        伙伴们虽然并不知道囚沙禁地的具体情况,可也知道它既然以禁地作为名字,那必然是极为危险的,至少要比伙伴们直接去大陆其他族群游历要危险的多。

        而且囚沙禁地的巨大危险几乎是确定的,也不像去大陆其他族群游历那样只是有潜在危险。

        李弦月和伙伴们以前根本没有进入过禁地,现在在对囚沙禁地不了解的情况下就贸然进入,在伙伴们看来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伙伴们放心吧,我会尽全力保护好少爷的,除非我先死了,要不然,一定会带着少爷安全的走出来的!”

        只有黎辛坚定的支持李弦月,他经历过这几年以来暗无天日的日子,深刻理解李弦月到底有多需要去一趟囚沙禁地。

        他又向伙伴们介绍了一下他曾经去囚沙禁地的情况,也告诉了伙伴们他知道一条相对安全的羊肠小道。

        伙伴们听到黎辛曾经去过囚沙禁地,知道那面绝壁的位置,也知道安全返回的路线,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但是,囚沙禁地还是不适合伙伴们一起去,李弦月决定就由他和黎辛还有离朴去一趟囚沙禁地,至于其他的伙伴们就在垂沙府等他们归来。

        不过,小胖子考虑到离朴是雪灵之族,有的时候还不给力,而黎辛干脆根本不知道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说什么也要一起去,李弦月只好答应了他。

        而其他的伙伴们也担心李弦月在囚沙禁地遇到危险而无人接应,也坚持要在囚沙禁地外接应,死活也不愿意在垂沙府等李弦月的消息。

        李弦月看到伙伴们都异常的关心他,心里非常的感动,鉴于伙伴们信念坚定,李弦月也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

        “难怪这里被称为禁地呀!少爷,要不,你还是别进去了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根本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进的。”

        垂沙府囚沙镇,这个镇就因囚沙禁地而得名,囚沙禁地几乎占了大半个镇的地方,只有远离囚沙禁地的边缘地区人族才可以生存。

        因而囚沙镇可以说是人族西北祖地内数十个镇中人口最为稀少的镇了,整个镇也就一万多人族生存着。

        李弦月和伙伴们本以为囚沙禁地既然占地很是广袤,那风沙的暴烈程度应该和坠风谷那类宝地一样是逐渐变强的,只有核心的一块最为暴烈。

        但当来到囚沙镇,远远的望着囚沙禁地的方向,李弦月和伙伴们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大错特错了。

        整个囚沙禁地,除了最边缘地区,到处都充斥着狂暴的沙尘暴,那些沙尘暴从地上一个个深不见底、黑暗幽深的洞口中吹出来,卷动的沙尘暴足有上百米高!

        而据离朴所说,李弦月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其中的一个洞口,李弦月必须从那个洞口逆着沙尘暴冲进去!

        伙伴们知道以后一脸怕怕的看着李弦月,都觉得李弦月如果冒险进入,很有可能还没有进入多远就被暴烈的沙尘暴撕碎了,因而都劝李弦月放弃。

        李弦月看着黎辛所指的那个洞口的沙尘暴,那股沙尘暴也就比其他的沙尘暴稍稍弱了那么一丝,明显也不是他可以进入的。

        李弦月觉得那股沙尘暴可以说是给了他当头棒喝,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他想进入囚沙禁地学到碎星法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现在伙伴们大老远的来到囚沙禁地外,李弦月实在不愿意空手而归,就这么放弃,即使进入囚沙禁地实在太过危险。

        而且,碎星法的确是目前李弦月能够找到的最适合他的提高贯通小经脉的速度的方法了,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可能就提前宣告着他走通不了武之极路了。

        相反,如果顺利得到了碎星法,碎星法的作用强大,而且一直到走通武之极路都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对于他走通武之极路的意义非常重大。

        这也决定了即使囚沙禁地再危险,李弦月也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囚沙禁地,从而争取可以得到碎星法,而决不能选择后退。

        但李弦月看着那漫天的沙尘暴,就像伙伴们说的那沙尘暴可以轻易的撕碎他,他的全身上下忍不住瑟瑟发抖,瞳孔里倒映着那条高高的沙尘暴

        但他知道自己的确不得不进入囚沙禁区,于是还是狠下心来咬了咬牙,一脸期望的看着黎辛,希望听听黎辛的看法。

        李弦月想着当年黎辛脉满境武王级的时候就进入过囚沙禁地,还安全的退了出来,兴许他有特殊的办法,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危险。

        “少爷,要不我们还是放弃吧!”

        李弦月却没有想到黎辛的第一句话竟然也是劝他放弃的,而且语气很是坚定,似乎他也觉得李弦月进入囚沙禁地实在是太危险了。

        李弦月本以为即使囚沙禁地非常危险,但是有两个灵湖境灵尊带着他,黎辛应该还是有点儿信心的,但黎辛的回答无疑又一次给了他当头棒喝。

        这个当头棒喝几乎已经意味着他不能进入囚沙禁地学到碎星法了,于是忍不住大声惊声问道,明显失态了:“为什么?”

        “当年,我来囚沙禁地的时候,囚沙禁地远没有这么暴烈,而且每隔一阵子沙尘暴总会变的稍微弱一些,我就是借着沙尘暴变弱的时机进入的囚沙禁地。”

        “但是现在,沙尘暴的暴烈程度明显增加了十倍不止,而且据我观察,现在那股沙尘暴应该因为太暴烈而没有变弱的时候了。”

        “现在的你和望月大人即使在我们两个灵湖境灵尊的保护之下,恐怕也难以安全的进入囚沙禁地,想学到最原始的碎星法已经不可能了。”

        “当然,我也知道洛裳少爷您很需要碎星法,它对您至关重要,我愿意单独进去一次,帮您把碎星法取回来。”

        黎辛知道李弦月是好奇他当年脉满境武王级的时候都可以进,为何现在的李弦月有两个灵湖境灵尊的保护却不可以进,就介绍了当年和现在沙尘暴的情况。

        他话语里的意思,也是告诉李弦月千万别想着进去了,不过,他为了报答李弦月可以冒险进去帮李弦月把碎星法取出来。

        “那如果只有我和你们一起去,望月也留下来负责接应,我有没有机会进去呢?”

        李弦月还是打心眼里向亲自进去看看,他不愿意被眼前的困难打倒,即使刀灵弦月渐渐苏醒而他变笨了,他也要想尽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

        “两个灵湖境灵尊专心的保护你么?兴许还是有很大的的风险,而且望月大人似乎也不同意。”

        黎辛又将眼前的那股沙尘暴与以前他进入囚沙禁地时那股沙尘暴的暴烈程度做了比较,还是一脸为难的说道,看的出来,他的确很不赞同李弦月冒险进入囚沙禁地。

        李弦月听到黎辛的回答陷入了沉默,变得郁郁寡欢起来,是他需要碎星法,可他却不能进入囚沙禁地亲自去取,这还是第一次,他感到很难受。

        “这样吧,我们三个灵湖境灵尊将你和望月保护在中间,以最高的级别进行保护,这样应该可以冒险一试了。”

        温良院长见李弦月实在想进入囚沙禁地,而不愿意干等着黎辛将碎星法带出来,就开了口,准备帮助李弦月一把。

        李弦月听到温良院长的提议顿时大喜过望,有着三个灵湖境灵尊层层叠叠的进行防护,安全性大大增加,李弦月感觉他进入囚沙禁地有希望了。

        本来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了嘞知族,温良院长留下来只是为了保护勒峰,实在没有必要帮助李弦月的。

        李弦月也知道他还是恨自己的,就没有请求他,但现在他却出手要帮李弦月解决难题,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的确可行!”

        黎辛当然也知道李弦月想亲自去取碎星法,只是不能保住李弦月的安全,这才建议李弦月放弃进入囚沙禁地的打算。

        不过现在温良院长愿意出手,三个灵湖境灵尊强强联手,在三个方位对李弦月和小胖子一起施以最强的保护,那就不一样了,他就立马点了点头。

        当即,李弦月和小胖子就背靠背站在了一起,这样需要保护的地方就少一些,可以更容易保护,也方便观察四周的情况。

        然后温良院长、黎辛和离朴就对李弦月和小胖子施加了足足两百层的灵气层将李弦月和小胖子团团保护在了中间。

        温良院长、黎辛和离朴还约定好了每隔一小段时间等灵气层有所消耗就立马补上,可以说,李弦月和小胖子已经被保护到了牙齿。

        最后,由最强的离朴对保护层发起了攻击,发现三次攻击都不足以消耗一百层灵气层后,李弦月才正式向囚沙禁地发起了进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