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2章 越走越艰难

        “第三十层灵气层破了,快快增加灵气层到三百层!”

        只是沙尘暴是那么的暴烈,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虽然对李弦月和小胖子保护的很是周到,但也耐不住那股沙尘暴的剧烈撕扯。

        李弦月一行五人刚刚闯入到那股沙尘暴的出来的洞口处,突然增加的撕扯力顷刻之间就将保护李弦月和小胖子的灵气层消磨了三十层,看的黎辛青筋直跳。

        已经进入过囚沙禁地的他深刻明白囚沙禁地洞口内部到底有多危险,以如今的情况看来,虽然灵气层已经达到了两百层,但还是显得完全不够。

        他的本意是报答李弦月原谅了他的过错还帮助他恢复到了灵湖境灵尊,可不敢让李弦月出事,当即就决定将灵气层增加到三百层。

        “在三个灵湖境灵尊中,我的武者等级是最高的,灵气也最是雄厚,这一下,李弦月必须要靠我帮忙了。”

        “不过,如果现在我就主动竭尽全力,说我完全可以独自增加一百层灵气层,帮助李弦月渡过难关,李弦月或许只会觉得我出力比较多。

        “以他的性格,他或许会因此感谢我,记住我的帮助,但却不会对我感恩戴德,我还是一会儿关键时刻再出手吧,想必那个时候他会更感谢我的。”

        离朴听到黎辛的呼喊,当即觉得好好表现帮助李弦月的机会到了,要赶紧抓住这次机会让李弦月感谢他,记住他的恩德。

        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时机太早了,还达不到他想要的那种效果,就只增加了四十层灵气层,既能让李弦月觉得他使了很大的劲,也不会觉得他没有尽力。

        “果然,李弦月并没有发现异状,反而很感激我!”

        当离朴看到李弦月因为他增加了四十层灵气层而优先感谢他时,他更觉得自己只增加四十层灵气层的决定实在是太对了。

        必竟,现在的他不仅得到了李弦月的感激,而且还有余力在关键时刻再帮助李弦月一把,而这,在他看来是再好不过的了。

        “还剩下不到两百层灵气层了,咱们还是赶紧将灵气层恢复到三百层吧,我很担心前面会遇到新的危险,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弦月一行五人刚刚闯过了约莫两里路远,刚刚增加到三百层的灵气层又一次被消磨到了两百层。

        想起这不到两里的路程,黎辛可以说是过的战战兢兢,一步一艰难,每一步路都紧绷着神经,也浸透着血汗,。

        首先,一行五人刚适应了通道内那股沙尘暴的暴烈程度,可以放下心来安心往前闯的时候,沙尘暴的暴烈程度又一次增加,打了黎辛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幸好三百层灵气层了还是坚韧的承受了下来,只是灵气层的消磨速度提升了不少,总算让黎辛送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另外的一股沙尘暴又突然搅了进来,两股沙尘暴互相纠缠,更显暴烈,撕扯力也更足,一下子就消磨了十几层灵气层了。

        这还没完,每隔大约里把路,通道岔路里的沙尘暴也会汇入到李弦月一行五人所在的通道里来,让沙尘暴的暴烈程度一下子增加不少。

        而这般增加的沙尘暴的暴烈程度所造成的破坏更是巨大,黎辛清楚的记得先前到里把路的时候灵气层一下子消磨了三十多层,比刚进入洞口时消磨的还多!

        而这些艰难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在短短的不到两里路的短暂距离内,灵气层就已经被消磨掉了一百零九层,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本来,应该在灵气层还剩一百五十层也就是一半的时候,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才会把灵气层恢复到三百层的,从而减少灵气的消耗。

        必竟,如果到达那面绝壁时消耗的灵气太多,到时即使李弦月学到了碎星法,一行五人没有充足的灵气施加保护,可能都不能安全返回了,那才是悲剧。

        不过,黎辛看着前面那又会再一次增加的沙尘暴的暴烈程度,很担心如果还是等灵气层降到一百五十层再恢复到三百层,恐怕会有安全隐患。

        因为沙尘暴的暴烈程度突然增加肯定又会至少消磨掉三四十层灵气层,如果再遇到突发情况,那一行五人也就危险了,恐怕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会被撕成粉碎。

        “呼!果然,幸好将灵气层恢复到了三百层,要不然,我们恐怕真的危险了!”

        当李弦月一行五人顺利闯过两里多路那个沙尘暴的剧烈程度突然增加的地方后,黎辛大呼侥幸,幸亏提前做好了准备,要不然真会出事!

        光两里多路那个沙尘暴的暴烈程度会增加的地方就直接消磨掉了四十多层灵气层,然后后面还紧跟着两股沙尘暴也搅和了进来。

        三股沙尘暴剧烈搅动,可谓风云变色,似乎是要将一切都卷走埋葬,也的确,通道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

        要不是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死死定在原地,一行五人可能也被那暴烈的沙尘暴卷走了,而下场也一定是粉身碎骨。

        等到好不容易那两股搅和进来的沙尘暴离开了,黎辛看着通道里除了五人之外再无它物,而灵气层又被一下子消磨了七十多层。

        也就是说,仅仅这么一小段路,灵气层又被消磨掉了一百多层,如果没有恢复到三百层,那灵气层就只剩下可怜的七十六层了。

        如此之少的灵气层几乎意味着五人时刻出处在危险之中,而现在还剩下了一百八十五层,五人的安全得以有所保障,黎辛又怎么会不感到万分侥幸呢!

        “后面的路更加难闯,我感觉三百层灵气层可能一遇到突发情况就被消磨的差不多了,这样很是危险,我们还是把灵气层增加到四百层吧!”

        由于刚才的情况的确把黎辛吓到了,他可不希望李弦月在这里出事,于是为了保证李弦月的安全他就提议再增加一百灵气层,温良院长和离朴也没有异议。

        “还没到,这里多出点儿力还是太早了,还远远达不到救下李弦月的程度,我还是只增加四十层灵气层吧!”

        离朴心里琢磨着,他看的出来现在的位置离那面绝壁还有好几里路,就觉得现在多出点儿力还是太早了,于是就选择了没有出手。

        “前面不到一里路大概就到达那面绝壁了!那里是相对安全的地方,我们赶紧过去吧。”

        李弦月一行五人经过艰难的前行之后,终于走过了整整八九里路,黎辛看看五人所在的位置,擦了擦擦额头的汗,艰难的扯着嘴角笑着朝其他四人说道。

        在这一路上,李弦月一行五人可以说是一步一艰难,越走越艰难,每隔一段路就要面临沙尘暴的暴烈程度突然增加,

        甚至,有的时候沙尘暴还会来个突然袭击,即使有所防备,但沙尘暴实在是太难预知了,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依然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而且,越往前走,越是接近沙尘暴的核心,沙尘暴就越显得更加暴烈,因而越往前走面临的压力也更大,路也更加难走。

        当李弦月一行五人闯过六七里路,经过六个沙尘暴的岔道之后,沙尘暴的暴烈程度已经增加到必须用六百层灵气层加以防护了。

        而这个时候,黎辛已经达到了所能提供的灵气层的极限了,再度增加就可能导致先前的灵气层提早崩溃,这个时候,离朴依然没有提出自己可以多出点儿力。

        而黎辛和温良院长其实已经是在咬牙坚持,没多坚持一刻,都要承受巨大的负担,身上的衣衫早在先前就汗湿透了,也很难再增加多少灵气层。

        “凡星,我最多只能增加四十层灵气层了,剩下的六十层需要你来提供,你看可好?”

        温良院长即使往死里撑也只能撑四十层,如果按与离朴一人增加一半实在做不到,只好无奈的向离朴请求到,离朴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后来的两里多路,黎辛和温良院长都达到了极限中的极限,只能靠着一股意志力死撑,却没有说一句话。

        在七里多路又遇到一个沙尘暴的岔路,剧烈程度又增加时,黎辛望向了离朴,询问他是否可以继续增加灵气层,离朴依然点了点头,轻松的又增加了一百层。

        而这些后来增加的五十层和一百层都是黎辛询问之后,离朴才选择了增加灵气层,从来没有主动提出口要鼎力帮助李弦月。

        而现在,只差一里多路就到那面绝壁了,李弦月一行五人也已经闯过了最艰难的那一段路,剩下的一段路沙尘暴渐歇,已经慢慢变的安全了。

        “我这是已经错过主动表现的机会了吗?不过,最后一段路我单独增加了一百层灵气层,也算是对李弦月帮助极大了吧。”

        离朴听到黎辛的话也察觉到一行五人已经闯过沙尘暴的主通道,他已经没有机会在李弦月面前好好表现了,不免有些失望。

        不过又想到他虽然没有主动说,但七里多路岔路那里,他一力扛下了所需要增加的一百层灵气层,对李弦月也算帮助巨大了,他这才稍稍宽慰了一些。

        “离朴似乎一直没有使用全力呀,可黎辛和温良院长却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力,真不知道离朴在想什么。”

        李弦月自然也发现了离朴的异状,搞不清楚他怠工是有着什么目的,不过现在那面绝壁已经快到了,李弦月便没有多想。

        “终于到了,实在太不容易了!”

        随着最后一段路终于走完,当那面熟悉的绝壁映入眼帘,黎辛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即使是他,也快崩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