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3章 学习碎星法

        当李弦月走出一层又一层的灵气层,模模糊糊看到那面绝壁,终于笑了起来,却又马上瘫软在地,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和小胖子虽然被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等三个灵湖境灵尊保护在最中间,三个灵湖境灵尊一直维持着一定层数的灵气层,相对安全一些,但也并不好过。

        必竟,沙尘暴的暴烈程度越高,他和小胖子也会被挤压的越狠,到了后来,两人都呼吸不过来了,也被挤的浑身青紫,没一块好的。

        而且,特别是在岔路那里新的沙尘暴汇入,沙尘暴会变得很是暴烈,也很是躁动,两人在灵气层里被撞来撞去,更是凄惨。

        不仅要因此承受很大的伤害,而且没一会儿头就彻底晕了,就像是原地转了几百圈一样,生不如此。

        而造成的结果就是现在的李弦月不仅浑身无力,而且晕头转向,看东西都看不清了,也只能躺下来先休息一会儿。

        幸好绝壁这里沙尘暴相对平和,只需稍加防护便不会造成伤害了,李弦月一行五人便特意停下来休息了半个时辰。

        一来,是让五人都得到足够的修养,好面对返程时的艰难局面,不至于在回程时出现后继无力的危难局面。

        现在李弦月一行五人已经来到了绝壁这里,想来学会碎星法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在回程时出现意外,那李弦月一行五人也太悲剧了。

        二来则是李弦月学习碎星法的需要,碎星法必竟效果强大,虽说学会并不会有问题,但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唾手可得是不可能的。

        以李弦月现在又晕又累的艰难情况,如果不先得到足够的休息,恐怕学会碎星法会很耗时耗力,还不如先休息好,反而可以省时省力。

        半个时辰后,李弦月终于恢复了一些,就准备开始学习碎星法了,而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依然在修养恢复灵气,为返程做准备。

        “好一面绝壁,古朴厚重,看起来很是平凡普通,但其上的文字却是流光溢彩,一看就很是非凡。”

        那面绝壁前,李弦月认真的端详着面前那面巨大的石壁,只见那面石壁长约六尺,宽约三尺,显得很是古朴,似乎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而且很明显,石壁那里本是一面背风的土墙,却不知被谁将那面石壁深深的摁在土墙里面,就那么悬在中间,似乎随时可以掉落下来。

        而这也是那面石壁之所以被叫做绝壁的由来,并不是说它在一个十分陡峭,人迹罕至的地方,而是说它被空悬的状态。

        李弦月也认不出那年石墙的材质,即使翻遍刀灵弦月的记忆在大陆上也没有出现过第二块相似的石头,却又觉得它很是普通,似乎哪里都有。

        也只有看到那面石壁上份外醒目的大字,李弦月才觉得那面石壁很不普通,一定是一件非凡的东西,这才被用来记录碎星法这么宝贵的东西。

        而那面石壁上的文字无疑就是碎星法了,李弦月读着读着就陷入了沉思,慢慢的就进入了修炼碎星法的状态,只见那面石壁上碎星法的引子写到:

        “生灵修灵以逆天,修炼灵基经脉先,杂质挡路经脉阻,如星飘散敢向前!”

        “碎星法果然霸气,星星都要飘散在星空之中,那清除小小的杂质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李弦月开心的说道,忍不住向下看去:

        “杂质虽顽难相除,吾以浸润相责难,中心开花四野破,时日愈久它愈残,外清内震总得彰,拂手清扫皆飘散!”

        “原来,碎星法采用的是浸润之法,将生灵之气浸入杂质之中,然后再采用震荡之法,从杂质内部向外突破,使杂质变的越来越松呀。”

        “最后在杂质外部清除杂质,杂质变得很松了,自然,清除起来就更加容易,的确就像碎裂的星辰一样被风暴一吹也就消散了。”

        “而且,只要坚持修炼碎星法,杂质就会变得越来越松,即使杂质也会固化,但也顶不住内部攻破,还真的一直到走通武之极路都可以起到作用。”

        看完了碎星法的法决,李弦月立马明白了碎星法清除杂质的原理,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可以帮上他和伙伴们大忙。

        其实,当初在荡水瀑,李弦月也想过相似的方法,但碎星法说来容易,杂质却本就非常难缠,将生灵之气浸入杂质内部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而且,杂质内部可是实心的,即使生灵之气浸入到了杂质内部,那空间有限,没有合适的震荡之法,效果也会很差。

        李弦月当时被这两个问题难住了,特别是合适的震荡之法,李弦月根本没有,最后只好放弃了。

        这才转而想出了律动震荡之法,从杂质外部让杂质一层层变的松散,配合生灵之气的冲洗将杂质带走,也有很好的效果。

        而对于现在的李弦月而言,碎星法清除杂质的原理他已经非常清楚了,只需要学会生灵之气的浸润之法和在杂质内部的震荡之法,也就可以把碎星法学会了。

        “碎星法的确非常的适合我,我可以把外部清除杂质的方法换为律动震荡之法,内外部同时强力清除杂质,想必贯通小经脉的速度一定可以很快!”

        李弦月不得不承认,碎星法的确就是现在的他需要的修炼法决,他又举一反三,结合律动震荡之法对碎星法进行了进一步的提升。

        虽然,这样的改变会导致需要同时控制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难度会大很多,一般人也难以长时间同时用它们贯通小经脉。

        但要知道,李弦月可是炼化了好几百蜃灵丹和龙魂丹,精神力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控制起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来还是很轻松的。

        “洛裳少爷,你这就学会碎星法了!?”

        还不到一刻钟,黎辛就看到李弦月离开了那面石壁,喊起了小胖子,似乎已经学会了碎星法,准备离开了,于是吃惊的问道。

        李弦月点了点头,他的确已经学会了碎星法,还结合律动震荡之法进行了初步尝试,已经取得了成功,准备出了囚沙禁地再进一步完善。

        必竟,囚沙禁地这里太危险了,多留一刻便有可能会出现新的情况,还是赶紧出去比较妥当一些。

        “洛裳少爷真是个变态!”

        黎辛看到李弦月还真已经学会了碎星法忍不住爆粗口到,要知道,当初他可是整整花了一天才学习到了一个眉目啊,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了!

        李弦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时隔多日,他又听到有人说他是一个变态了,但他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很是普通,辛苦了好几个月,刀灵弦月却还是没有复苏。

        在他看来,他还有太多没有做好的地方,需要提升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根本无法与真正的变态想比。

        “我们可以返回了吗?”

        李弦月看到黎辛和温良院长依然盘坐于地,温良院长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在听到他已经学会了碎星法之后才微微抖了一抖。

        看样子他们都还没有离开的打算,因而才向黎辛确认道,说实话,李弦月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返程了。

        第一是顺利出去之后,一行五人才会真正的安全,第二则是回去之后,他就可以同时修炼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来贯通小经脉了。

        “洛裳少爷,我们的灵气都还没有回满,而我们又必须回满从而保证返程一路安全,所以,我们需要再耽搁一阵子才会启程返回。”

        黎辛无奈的说道,李弦月都已经学好碎星法了,可他们三个灵湖境灵尊的灵气却还没有回满,他的心里滋味难明。

        “洛裳少爷还真学会了碎星法,而且还对碎星法进行了改良,使其效果更强!?”

        李弦月见一行五人返程还需要一段时间,于是就教小胖子如何同时修炼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从而让贯通小经脉的效果达到最佳。

        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本来准备继续恢复灵气,不过,当听到李弦月教小胖子的话,都觉得李弦月说的头头是道,不禁都惊呼道。

        要知道,碎星法在人族已经算是最顶尖的贯通小经脉的方法了,而李弦月竟然还能继续提升,这在它们看来是颠覆性的,因而才特别意外。

        “李弦月不会真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吧,不过被元尊者偷偷弄到了人族,这才变成了现在的李弦月?”

        甚至,连清楚的知道李弦月来龙去脉的离朴也心生怀疑,觉得当初元尊者向他和大算师隐藏了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人族绝不会如李弦月这般优秀,也只有主族灵皇的皇子才能达到这一步了,那也只有元尊者才有能耐动这些手脚。

        “我本身就发现了律动震荡之法,也有一定的基础,学习起碎星法来本来就应该很容易,能轻易学会才对。”

        “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学习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让黎辛三人更加确定我就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了,这倒也是意外之喜。”

        李弦月虽然专心的教着小胖子同时修炼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却也时刻注意着周围,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的惊呼声都落在了李弦月的耳朵里。

        考虑到现在还不是告诉温良院长,黎辛和勒峰他是弦月刀主的身份的时候,李弦月觉得让他们进一步认为他是某一主族灵皇的皇子还是非常不错的。

        “话说,教了小胖子好几次,他都没有完全明白,看来我学习碎星法的速度的确很快呀!”

        当小胖子一直没有学会如何同时修炼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李弦月才发现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的惊呼是对的,他在学习碎星法时的确是个变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