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4章 返程无路

        又是一个多时辰之后,小胖子终于学会了碎星法,也掌握了让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同时有条不紊的运行的关键。

        而黎辛和温良院长在补灵丹的帮助下灵气也恢复了八九成,不用再担心路上出现意外没有办法应对,已经可以考虑去与小花他们汇合了。

        至于离朴,他本身就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早早就把灵气恢复满了,后来只是在修养调整状态,就更不会有问题了。

        “那么危险的情况,黎辛和温良院长灵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离朴竟然还藏着掖着,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不是说要保护我顺利成长的吗?”

        李弦月自然不知道离朴心中的小九九,他看到离朴来那面石壁的路上只是出工不出力,心里感到很疑惑,甚至,感觉离朴的行为有些反常。

        不过,现在一行五人就要返程了,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分心,李弦月就暂时压下了心里的疑惑,准备看离朴的后续表现再说。

        “洛裳少爷,那条相对安全返程之路已经找不到了!”

        不过,这个时候,出发去找当年相对安全的那条返程之路的黎辛满脸是汗的回来了,面色很是难看的说道,心里似乎也很是恐惧。

        “那条羊肠小道应该不会消失啊?彻底不见了吗?”李弦月吃惊的回问到,眼神里也和黎辛一样有意外,更有恐惧。

        按说,在这地底通道里,由于沙尘暴持续而疯狂的肆掠,通道只会越变越大,能留下来的也很坚固,不应该会完全找不到了。

        而这也是当李弦月听到黎辛说他知道一条可以相对安全的返程的羊肠小道时,不管遇到了什么样危险的情况,都没有放弃到那面石壁前学习碎星法的原因。

        因为只要撑到了那面石壁前,再经过一定时间的修养和恢复,李弦月一行五人从那条羊肠小道安全返回还是很有把握的。

        不过,现在那条羊肠小道的消失,意味着他们一行五人只能从沙尘暴肆掠的通道里返回,危险性大大增加。

        因为返程虽然不会像进来时那样逆着沙尘暴前进而导致压力特别大,前进极其艰难,但暴烈的沙尘暴带来的伤害可一点儿都不会少。

        而且,由于是顺着沙尘暴出去,很容易被沙尘暴裹挟着前进,那就更容易被卷进沙尘暴里而被沙尘暴撕碎。

        而要避免这样的情况,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不仅要花很大的力气维持灵气层保护好李弦月,而且还要分心控制灵气层,免得灵气层被沙尘暴卷走。

        可以说,从沙尘暴肆掠的通道里返程要花费的精力和心思比起来那面石壁时花费的精力和心思要多得多,难度也就更大。

        还有,当在洞口处沙尘暴卷出时,其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卷动力更是剧烈增加,那里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被沙尘暴抛上天空粉身碎骨。

        而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维持了一路,想必至少黎辛和温良院长已经到了灵气差不多消耗殆尽的时刻,根本没有余力解决洞口处的危难。

        到了那时,恐怕除了离朴可以安全返回,一行五人中的其他四人包括李弦月自己都会丧命,李弦月一想到这个结果就遍体生寒。

        黎辛、温良院长和小胖子都是为了他学到碎星法才选择了趟囚沙禁地这趟浑水,李弦月可不想他们因此丧命。

        “是的,那条羊肠小道彻底不见了,我在四周寻觅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甚至还有尝试清除本来那条羊肠小道所在位置的障碍物,也没有打通。”

        黎辛摇了摇头说道,他也不想让李弦月置于危险之中,去寻找那条羊肠小道德时候已经做过了很多尝试,可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那能找到其他沙尘暴稍微平缓一些的返程之路吗?”

        李弦月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充分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黎辛的回答已经意味着一行五人根本不可能从那条相对安全的羊肠小道返程了。

        而当初那条羊肠小道是黎辛千辛万苦寻找出来的最安全的返程之路,现在不能用了,那就意味着一行五人返程的危险性大大提升。

        可现在情况已经如此,李弦月只能盼望着黎辛可以找到比那条羊肠小道稍微危险一点儿但又不是那么危险的返程之路,兴许一行五人也可以安全返回。

        “洛裳少爷,我已经仔细寻找过了,其他的岔路前方都是堵死的,根本没有办法通行,现在的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黎辛依然摇了摇头,他既没有找到那条羊肠小道,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回来,把麻烦留给李弦月等其他四人呢!

        为李弦月出主意来囚沙禁地的是他,伙伴们都不同意时支持李弦月的也是他,黎辛觉得有现在的处境都是他害的,他也必须负责。

        在寻找那条羊肠小道无果后,他就以最快的速度找遍了每一条岔路,可他却无奈的发现,其他的岔路根本就是死路。

        他也知道一行五人从原路返程到底有多危险,所以这才回来的时候面带恐惧,都是想到从原路返程可能会导致的灾难后果而被吓的。

        “那我们就是已经陷入绝境,返程无路,除非从危险的原路返程了,只是,原路返程的危险实在太大了呀。”

        李弦月听完黎辛的话一时也丧气下来,他和黎辛一样,一想到从原路返程的危害性后果,头皮都一阵发麻。

        “目前,我们就只能从原路返程了,危险性大家也是知道的,现在的我们只能将灵气都恢复圆满,尽力一搏,寻求其中的一线生机。”

        “我希望,无论是哪一个人都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特别是在洞口入口那里,抗下所有的灾难,顺利从这囚沙禁地走出去!”

        不过,李弦月立马就想到了如今一行五人可以说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最需要的是拧成一股绳,一起发力,才有安全走出囚沙禁地的可能。

        于是,李弦月立马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清楚的告知每一个人现在的危险处境,争取将力量整合起来,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黎辛、温良院长、离朴和小胖子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后黎辛和温良院长立马再度盘坐于地,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灵气恢复圆满。

        “洛裳少爷,就由我来出一半的零气层吧,这样可以留些灵气应对洞口入口那里最后也是最艰难的危机。”

        这时,离朴终于感觉自己卖力表现的时机到了,他觉得现在的李弦月对从原路返程的信心都不是很足,也正是需要他出力的时候。

        而他现在主动站出来要求承担的更多,相当于是给了李弦月安全返程的希望,他也指出来了自己这样付出带来的关键性效果,而李弦月心里一定门儿清。

        一旦,李弦月一行人真的顺利从原路返程,他就相当于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想着李弦月一定会对他感恩戴德,而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嘛!

        “这离朴看来还是私心太重了,我已经提醒他要尽全力,争取可以伙伴们安全返程的希望,他竟然视而不见。”

        “即使到了如今的危险境地,他竟然还在藏着掖着,总是保留着很大一部分的实力,始终不打算用出来。”

        “留着这么多实力,我们在洞口入口那里的安全得不到最好的保证,难道,他是准备等我出事之后,赶紧逃之夭夭吗?”

        但离朴不知道的是,李弦月之所以说一行五人都要尽全力,就是想敲打敲打他,必竟,来那面石壁的路上,也就他一直没有尽全力了。

        不过,离朴似乎仍然沉浸于李弦月最后还是需要他出最多的力来保护的欢乐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李弦月对他的提醒。

        其实,来那面石壁的路上,离朴的表现已经让李弦月初步确认了他到底有多少能耐,可以承担多少层的灵气层。

        李弦月清楚的知道离朴的能耐绝不仅仅限于分担一半的灵气层,恐怕即使分担个八九成的灵气层,他的也不会感觉很难。

        但离朴竟然只想出一半的灵气层,依然把另一半的灵气层压在黎辛和温良院长的身上,这对黎辛和温良院长来说改善并不是很大,洞口入口那里依然很危险。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稍微差了一点儿,一行五人除了离朴可能就要被留在囚沙禁地,离朴还这样做让李弦月对离朴有些不满。

        而离朴竟然不自知还有主动邀功的意思,这让李弦月彻底意识到了离朴只想出工不出力的真实面目,对他的不满更多了。

        甚至,李弦月忍不住心里有种想法,离朴是不是想看他在洞口入口那里出事,这样他那强大的未来也就不存在了,离朴只需自己安全离开就好。

        不过,李弦月也知道离朴如果真想看他出事然后再离开,那依然出四成灵气层就行了,那时洞口入口那一关他肯定过不去,没有必要增加到五成。

        既然离朴把自己分担的灵气层增加到了五成,肯定还是想帮他的,就强行压下了心里的那种蠢蠢欲动的想法。

        不过,离朴在这种为难的情况下,依然保存了自己很大一部分的实力,而不是尽全力帮助一行五人渡过难关,李弦月的心里对离朴依然很不满。

        如果离朴知道了李弦月的想法肯定要哭了,他只是想在他认为合适的地方表现出来,好博取李弦月更多的好感而已,在他看来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他的心里实在太捉急了,太想早日完成大算师交待的任务,因而直接忽略了李弦月的真实需要,反而弄巧成拙,换来了李弦月的不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