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5章 无私黎辛与温良

        离朴虽然在现在的危难时刻仍然藏着掖着惹起了李弦月的不满,但他必竟已经承担了五成的灵气层,所以李弦月仍然没有把自己的不满表露出来。

        李弦月只希望着在洞口入口那里,离朴可以主动再增加自己的灵气层,如果是那样的话,李弦月宁愿承认自己因为心里太捉急了而错怪了他。

        又经过大半个时辰之后,黎辛和温良院长的灵气也终于恢复满了,李弦月一行五人也要正式面对返程的磨难了。

        离朴依照自己所说的主动承担了最外面的一百五十层灵气层,而最外面的灵气层除了需要维持正常的完整之外,还要抵抗沙尘暴的撕扯,是最艰难的部分。

        离朴的这份主动和承担倒让李弦月眼前一亮,觉得离朴也不是那么自私,只想着藏匿实力,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当然这是离朴故意的了,返程的时候最外面的灵气层最辛苦、也最关键,外面的灵气层不被消磨掉,靠里的灵气层、小胖子和李弦月自然可以安全无虞。

        谁承担了最外面的灵气层就会得到李弦月更多的感激,而这正是离朴所需要的,他才第一时间承担了下来。

        也的确,他的选择让李弦月记忆深刻,心里对他的不满也稍稍改观,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返程的时候,无需逆着沙尘暴行走,承受的撕扯要比来那面石壁时少很多,也不需要从一开始就布置八百层灵气层了。

        李弦月与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商议之后决定还是从三百层灵气层慢慢增加,等沙尘暴的卷动力变的更强了,为了不被裹挟着前进,再增加灵气层的层数。

        离朴承担了最外面的一百五十层灵气层,也正好就是三百层灵气层的一半,丝毫不差。

        本来,来那面石壁的路上,离朴藏着掖着,灵气层反而在最里面,温良院长比黎辛强一些,就在最外面,而黎辛的灵气层则在中间。

        现在离朴主动把自己的灵气层调整到了最外面,温良院长一声不吭,就承担了三成灵气层布置在中间。

        来那面石壁的路上,他承担了三成灵气层,虽然到达了极限中的极限,却也还能坚持下来,而黎辛也承担了三成灵气层,却临近崩溃了。

        温良院长现在这样做,他就依然会灵气耗尽,洞口入口那里就不一定安全,他这分明是把强大的压力留给自己,甚至没有想着要安全从洞口入口那里出去。

        而把希望留给了黎辛,他承担了中间的三成灵气层,那黎辛就只用承担最里面的两成灵气层了,压力回比来那面石壁时小的多。

        最里面的灵气层虽然是保护李弦月和小胖子的最后一道屏障,非常重要,但其实也是最轻的活,不到关键时刻,根本不需要动用。

        黎辛需要承担的灵气层少了一成,而且还是处于最里面,那黎辛就不用濒临崩溃了,大大增加了从洞口入口那里安全出去的可能。

        黎辛看到温良院长的动作心里充满了感动,他又怎么可能看不清楚,温良院长这是把活命的机会留给了他呢。

        “我黎辛本是一条贱命,颓废到整天醉酒四处惹事,是洛裳少爷救了我,而你也如此待我,若能安全出去,我一定为你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黎辛看着温良院长在心里默默发誓到,在这一刻,他不由自主的真正融入到了伙伴们中,行为处事和伙伴们几乎一样。

        温良院长并不知道,他只是一时的善良,选择帮一下黎辛,也让伙伴们可以安全出去,却收获了一个感恩了他一辈子的兄弟。

        当他知道黎辛就是从这里开始对他感恩戴德之后,更是苦笑不得,他固然有想帮一下黎辛的心思,却从来没有想着要黎辛对他感恩戴德。

        “温良院长虽然闷不吭声的,一直默默待在勒峰的身旁,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可他终究是人族的领袖,当看到我们面临困境,依然会选择牺牲自己成全我们。”

        李弦月看到温良院长的动作心里也和黎辛一样充满了感动,李弦月知道他也算是温良院长的灭族仇人,温良院长能放过他已经算不错了。

        不可在这个关乎一行五人存亡的关键时候,温良院长依然选择了那样做,他无愧于一个人族领袖,大爱而无私,也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帮助其他人。

        不过,黎辛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心安理得的承受温良院长的恩惠,让温良院长把危险留给自己,而把希望留给他呢。

        他可一直没有忘,是他把一行五人带到了那面石壁,以至于有了现在的危险局面,要他藏在温良院长的后面,他的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

        温良院长已经把自己的灵气层布置在了离朴的灵气层的后面,按说,黎辛已经没有办法把自己的灵气层布置在中间了。

        可黎辛竟然对着温良院长揖到地,感谢温良院长对他的保护,趁着温良院长分神还礼、控制灵气层稍弱的功夫,生生的把自己的灵气层布置在了中间!

        而且,一如来那面石壁的路上时一样,布置了三成的灵气层,反而只留下了两成给温良院长。

        温良院长一脸愣愣的看着黎辛,不明白黎辛为什么会有如此举动,黎辛的这种举动几乎意味着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要知道,黎辛本来来那面石壁的路上就已经到达了极限中的极限,硬是凭着坚韧的意志坚持了下来。

        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到那面石壁附近,已经离开了沙尘暴直接肆掠的地方,危险性大大减小,黎辛也坚持不了多久,可能已经崩溃了。

        现在,返程的路比来时更加难走,付出的精力和心思也要比来时更多,温良院长甚至已经想到还没有到洞口入口那里,黎辛恐怕就会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莫说,洞口入口那里还有最大也是最危险的一劫,以黎辛必然崩溃的状况,很难有机会渡过,很容易被沙尘暴卷走,几乎必死!

        这意味着,还没有开始返程,黎辛就已经要折损在这囚沙禁地,来时五人同行,回时四人归了。

        而温良院长自己,来时都还可以咬牙坚持下去,现在把灵气层的位置调整到了中间,也会稍稍轻松一些。

        在温良院长看来,由他承担三成的灵气层,并把灵气层放在离朴的后面,他和离朴都有机会活下去,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黎辛这是想先耗尽自己的灵气,好让温良院长和离朴有足够的灵气护佑着我和小胖子安全冲出去呀。”

        温良院长被黎辛的动作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没有弄明白黎辛的意图,而李弦月却在一旁看的很明白。

        黎辛也是和温良院长一样愿意无私付出的人,他觉得是自己导致了现在危险的状况,哪怕是死,也要保证其他四人安全的返程。

        “黎辛,这样你会死的,还是由我来吧!要不,你还是在我里面,我们依然一每人分担等量的灵气层。”

        温良院长又怎么会愿意让黎辛牺牲自己呢,只是黎辛死死的控制着灵气层,他没有办法再把自己的灵气层放在中间,于是一脸担心的说道。

        他又担心黎辛不愿意让步,于是自己先后退了一步,要求和来那面石壁时一样,这样,黎辛在最里面,只用分担两成半的灵气层,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温良院长,你就让我在最中间、负责三成的灵气层吧,我也不死撑着,等到到达极限了,我就不增加灵气层了。”

        “在到达洞口入口之前,我也会用补灵丹补充灵气的,足矣应对洞口入口那里的危险,你就放心吧。”

        可是黎辛意志却很坚定,稳稳的控制着三成的灵气层放在中间,根本没有后退一步的意思,还对温良院长解释到。

        他也知道温良院长是担心他过不了洞口入口那一关,于是也说出了自己打算应对的方法,好让温良院长放心。

        “那你要说到做到,千万别死撑着,我们来时五人,回去时也要五人一同回去,不能少了任何一个人!”

        温良院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终于愿意把自己分担的灵气层放在最里面,而且只负责两成的灵气层。

        不过,看那意思,似乎也会看好黎辛,不让他一直死撑着,以至于过不了洞口入口的那一关。

        因为,黎辛的回答已经让他清楚的明白了黎辛之所以选择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对自己的过错负责。

        他明白了黎辛很后悔把一行五人带到了这样危难的境地,心里也一直很是内疚,想做点儿什么补偿其他四人。

        而黎辛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自己负担起更多的灵气层,让他和离朴的负担小一些了,所以这才以自己的极限拼命的分担了相应的灵气层。

        黎辛先把自己的灵气耗尽了,他和离朴就可以存留更多的灵气,也更有把握带着李弦月和小胖子安全返程。

        当然,虽然知道了黎辛的想法,温良院长还是不愿意看着黎辛冒险,万一黎辛付出了生命,那内疚的就是他了。

        只不过黎辛的方法的确可以一试,兴许也是个不错的法子,而且温良院长也想到了可以减少黎辛灵气消耗的办法。

        这样以来,黎辛也可以存留下一定的灵气,洞口入口那一关也会有一定的保障,而不会有极大的危险殒命。

        温良院长这才选择了不再坚持,成全黎辛对一行五人的付出,好让黎辛不再因为自己带错了路导致一行五人遇险而心里不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