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59章 烦扰不休

        “我们终于安全回来了!”

        囚沙禁地外,李弦月看着那个洞口入口处剧烈卷动的沙尘暴,心情有些复杂的说道,却没有多少喜悦。

        他这一次不惜在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的保护下冒险进入囚沙禁地,走到了那面石壁下,也顺利学到了碎星法,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但这一路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到底付出了多少李弦月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说实话,这次进入囚沙禁地的代价真的很大。

        即使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离朴也把自己的灵气用了个八九不离十,这还是在炼化了补灵丹的基础上,要不然,离朴的灵气都会被耗尽。

        而温良院长的灵气是实打实的耗尽了,要不是为了救下黎辛,不要命的炼化补灵丹,恐怕他连救下黎辛的灵气都没了。

        至于黎辛,更是早早就把灵气耗尽了,当黎辛被沙尘暴卷走的那一刻,李弦月特别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进入囚沙禁地,以至于黎辛将要身死。

        如果不是小女孩萧梦语,温良院长和离朴不要命的救援,黎辛自己也是拼命炼化补灵丹寻求自救,黎辛恐怕真的会难以幸免于难。

        到那时,李弦月知道他恐怕会后悔一辈子,正是他的决定害死了黎辛,一个拼命想帮他解决难题的人。

        幸好,那样的惨事并没有发生,黎辛终于也安全返回了,但李弦月还是浑身冷汗津津,甚至,都不敢多想。

        必竟,黎辛现在已经回到了灵湖境灵尊级,也是一个人族领袖了,作为当代弦月刀主,如果真因自己的决定让人族损失一个领袖,李弦月绝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即使是现在,一行五人都安全返回了,但李弦月自己和小胖子都受不轻的伤,要花几天才能恢复,又会耽误贯通小经脉的进度。

        而黎辛和温良院长不仅灵气耗尽,而且疯狂炼化补灵丹对身体的损伤也不小,也需要好一阵子才能恢复了。

        必竟,他们都是灵湖境灵尊,如这次一样竭泽而渔造成损伤并不容易,但一造成损伤,恢复便费时费力,需要很久才能重新到达巅峰状态。

        特别是黎辛,不仅有以上的问题,在出洞口入口的时候他还被沙尘暴卷走,又怎么可能不因此受伤呢!

        而且最后他虽然顺利脱离了沙尘暴卷动的核心区域,但当时灵气层狠狠的砸出去,速度极快又难以控制,他势必会伤上加伤。

        即使黎辛是灵湖境灵尊,但李弦月还是觉得以黎辛所受的伤,虽然得以幸存下来,但也离崩溃不远了。

        这份代价可以说实在太大了,李弦月一想到这里就很难受,甚至,他情愿自己没有学到碎星法,而换来一行五人没有付出这样的代价。

        当时,李弦月之所以选择冒险进入囚沙禁地,其一是想学会碎星法,加快贯通小经脉的速度,为走通武之极路带来新的希望。

        其二则是刀灵弦月其实以前也来过很多次囚沙禁地,不过每次都是把囚沙禁地当做一个历练的地方,让弦月刀主在通道中与沙尘暴搏斗淬炼战力。

        李弦月想着这一次进入囚沙禁地去往那面石壁一定会与沙尘暴搏斗,可能会引起刀灵弦月的反应。

        至少,回到这种令刀灵弦月记忆深刻的地方一定会刺激到刀灵弦月的灵魂,说不定会有利于刀灵弦月的复苏。

        但李弦月却还是失望了,刀灵弦月就像沉寂了一样,并没有任何反应,那怕是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与沙尘暴搏斗最凶的时候刀灵弦月也没有丝毫反应。

        “可能是我没有亲身与沙尘暴搏斗,这才让刀灵弦月的灵魂没有感受到相同的感觉而没有反应?”

        李弦月思考着其中的原因,觉得是他被保护在层层灵气层中,与以前刀灵弦月来囚沙禁地的情况不一样,这才导致刀灵弦月没有反应。

        这或许就是根本原因,但不得不说,这次进入囚沙禁地,李弦月并没有达到这个目的,可以说完全失败了。

        李弦月有些发愁,刀灵弦月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但令它记忆深刻的,去过很多次的地方就那么些,数量还是挺少的。

        现在囚沙禁地已经确定没有效果了,李弦月很担心即使去其他的地方,刀灵弦月复苏的路或许依然远的很。

        甚至,即使将刀灵弦月常去的地方和记忆深刻的地方都跑一遍,对刀灵弦月的刺激也不大,刀灵弦月也不会复苏。

        “看来,我必须要留意其他一些帮助刀灵弦月复苏的方法了,虽然,帮助刀灵弦月复苏这条路走的很艰辛,但我,决不能放弃呀!”

        这一次囚沙禁地的经历让李弦月意识到单纯靠修炼精神力、靠去令刀灵弦月记忆深刻的地方,或许并不足以让刀灵弦月复苏。

        太久时间了,李弦月一直在想办法帮助刀灵弦月复苏,甚至前一阵子为了让刀灵弦月赶紧复苏,李弦月还暂停了武之极路,导致继续贯通小经脉时效果不好。

        可一直到如今,刀灵弦月复苏的迹象依然很不明显,但李弦月却没有因为付出太多却没有回应而放弃,任刀灵弦月自己复苏。

        因为李弦月知道,他是弦月刀主,他不帮助刀灵弦月复苏,那就没有人能够帮助刀灵弦月复苏了。

        而且,李弦月也很明白,他是弦月刀主,也有责任和义务让刀灵弦月尽早复苏,他也不能因为付出太多却没有得到回应而放弃。

        所以,他准备多想出其他一些办法,尽己所能的为刀灵弦月的复苏多做一些事,一直到刀灵弦月复苏为止。

        …………………………………………

        “少爷,我们试过了,没有办法长时间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用来加快贯通小经脉。”

        那天李弦月一行五人自囚沙禁地顺利返回,第一时间将伤的最重的黎辛妥善安排,由李弦月亲自照顾之后,伙伴们就立马投入到了学习碎星法之中。

        现在三天时间过去了,伙伴们都学会了碎星法,并开始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快速贯通小经脉。

        但无论是小胖子,小花,勒峰,龙于渊,还是已经突破到培灵境的傻二都无奈的发现,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难度很大,无法做到可以随时使用。

        “有什么难度呢?”李弦月好奇的问道,那天在那面石壁前,他可已经教会小胖子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的诀窍了。

        而他已经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很多次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难度,现在小胖子说是难以长时间使用,这就让他有些想不通了。

        “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都需要精准的控制,要不然很容易伤到脆弱的小经脉,因而对精神力的要求很高,而我们还达不到。”

        “如果我们强行长时间使用,无论是律动震荡之法还是碎星法一旦出了一点儿问题,小经脉都会从内部严重受损,躲都躲不掉,因而我们也不敢长时间使用。”

        “可放着这么好的方法无法使用,用来快速贯通小经脉,又让人很不甘心,真是太为难了。”

        小胖子仔细的解释道,脸上都是苦恼的神色,放着好好的方法不能畅快的使用,他的心里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难以忍耐。

        李弦月点了点头,他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前一阵子他把多余的蜃灵丹放到藏龙窟宝库时特意想为每个伙伴们都留下了一些。

        可当时伙伴们觉得他们的精神力已经达到可以突破到培灵境的标准了,而蜃灵丹是难得的修炼精神力的圣药,每一颗都要珍惜,没必要再浪费,就都拒绝了。

        现在,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还是在敏感的小经脉里,就必须控制的极好了,仅仅可以突破到培灵境的精神力明显并不够。

        而他,因为炼化了好几百颗的蜃灵丹和龙魂丹,精神力已经非常强大了,因而才没有小胖子他们的苦恼。

        “看来,虽然去了一趟囚沙禁地,也学会了碎星法,烦扰依然很多啊!”

        李弦月叹息的想到,这次去囚沙禁地,不仅没有帮到刀灵弦月复苏,伙伴们也不能长时间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留下了很多烦扰。

        “幸好,蜃灵丹都还为伙伴们留着,并没有全部都留在藏龙窟宝库,要不然,伙伴们这次真的麻烦了。”

        此时,李弦月感到非常幸运,他听了龙于渊的话,即使伙伴们都没有接受,但李弦月还是随身带了一些蜃灵丹备用,现在伙伴们正好用上了!

        “别慌,既然是这个原因,那就好办了,我这里有些蜃灵丹,正好可以用来修炼精神力,望月你们赶紧拿去吧!”

        李弦月笑着说道,他可是为每一个伙伴留了一瓶,整整二十颗蜃灵丹,想必伙伴们炼化之后,精神力不足的难题一定可以解决了!

        “谢谢少爷!”

        这一次,小胖子,小花,傻二,龙于渊,包括龙于渊都没有拒绝李弦月的好意,因为他们知道,能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对他们的重要意义。

        对他们来说,同时运转律动震荡之法和碎星法快速贯通小经脉太重要了,既然是的确需要用到蜃灵丹,他们也就不拒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