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66章 山体中的风沙镇

        “这风沙镇也太可怕了吧,我感觉在这里不消一会儿就会被沙尘埋了!”两天之后,伙伴们经过长途跋涉终于进入了风沙镇腹地,其实以伙伴们的速度,如果在其他地方,不到一天就可以赶到这么远的路了。不过当伙伴们进入风沙镇的范围之后无奈的发现风沙镇的情况比从在囚沙镇北部闭关那里看到的情况还要严重的多。囚沙禁地的外围沙尘席卷的到处都是,若不做好防护,连眼睛都睁不开,情况已经算是很严重了,少有人会进入。但风沙镇的情况却比囚沙禁地外围情况更加严重,漫漫黄沙四处席卷,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黄沙的世界,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沙尘的国度。即使有黎辛、温良院长为伙伴们做好了周密的防护,但那狂暴的沙尘一刻不停的打在行人的身上,砸的人生疼,如果待的久了,甚至还会被沙尘砸伤。伙伴们本想加快行进速度快速赶到风沙镇的,到了那里,伙伴们就不用忍受沙尘的摧残了。但现实却打了伙伴们狠狠的一巴掌,就别说快速行进了,即使有黎辛和温良院长保护,伙伴们想突破沙尘的障碍都很艰难。只有李弦月有离朴坚持非要专心一意的贴身保护的死死的,根本不许沙尘近身,这才稍微感觉好了一点儿。无奈的伙伴们只好把速度降了下来,就像李弦月和小胖子在囚沙禁地一样,被一层层灵气层保护在中间,然后再向前推进。但这样选择的后果就是伙伴们前进的速度下降的很厉害,到了风沙镇范围以后,整整一天半才行进了不到二十里,犹如龟速一般。自打傻二实现了贯通到二百条小经脉的心愿之后,心里压着的负担消失了,虽然仍然非常努力,但又恢复到了以前跳脱的样子。他看到那满天的黄沙,又想到伙伴们自从进入风沙镇范围以来所经受阻挡,心里有些郁闷,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色,我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就像生活在沙尘的囚牢里一样,比被困在一个地方还难受。”龙于渊看到眼前的景色,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说道,藏龙窟宝库附近虽然荒凉,但环境也比风沙镇要好的太多。去过藏龙窟的伙伴都明白龙于渊所说的困在一个地方就是指龙于渊在藏龙窟宝库独守了十几年。但龙于渊却说即使在藏龙窟宝库困守十几年也比生活在风沙镇要好,风沙镇条件到底有多可怕由此可见一斑。李弦月也点了点头,风沙镇的情况实在是太恶劣了,李弦月自己都没有想到温良院长这样的一群人族竟然生活在风沙镇这样的地方。在李弦月看来,这里的条件根本就不适合人住,但人族先辈们却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无数个年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果我以后真能走到大陆巅峰的程度,我一定不让人族再生活在这样可怕的地方了,哪怕再艰难,我也要让他们转到宜居的地方去!”李弦月对自己轻轻说道,风沙镇这里可怕的自然环境让李弦月意识到还有一部分人族必须一直与沙尘抗争才能艰辛的活着。从这一刻开始,他又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竭尽所能让人族都生活在舒适的地方,而不是在风沙镇这样可怕的地方活着。“欸,终于要到风沙镇的镇上,可以从风沙中解脱了!”风沙镇前面,伙伴们又经过了大半天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这里,下一步就是进入人族聚集的风沙镇,伙伴们终于可以好好喘口气了。伙伴们抬头看着风沙镇,只见风沙镇并不如其他地方一样是坐落在外面,而竟然是坐落在一片山体中的城镇!那是一大片广袤的山岭,在一个广大的范围内遍布着一座座高大的山川,相隔的很近很近。而山体内部则被掏空,风沙镇的人们就生活在一座座大山的山体内,而在山体外则是灵气层组成的灵气结界,将那一座座大山和人族保护在中间。想来是人族的先辈们为了让人族在风沙镇生存下去,而特意从很远的地方迁来了大山,让人族可以被保护在大山里面,不用直接经受沙尘的摧残。“温良院长,你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吗?”李弦月看着大山中的风沙镇有些心酸的向温良院长问道。风沙镇的人族为了生存下去只能生活在大山的山体里面,平日里很难见到阳光,也不能向其他地方的人族一样可以四处活动,如同被囚禁在大山里面一般。为了生存下去,风沙镇的人族可以说先天就已经失去了生活的自由,这是一直生活在南疆的李弦月难以想象的。但李弦月却想的更多,风沙镇的人们也需要生活,也需要修炼,那就意味着他们还要随时走出大山,为生活和修炼而奔波。伙伴们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风沙的摧残,李弦月心里很清楚,可这就是风沙镇的人族生活和修炼天天必须经历的,李弦月想想就觉得实在可怕。而一想到温良院长小的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那温良院长小的时候一定生活的很是艰难,也受了很多苦,李弦月就替温良院长感到很心酸。李弦月还记得温良院长也的确说他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很不好,不得不去大西北百族之地帮助嘞知族送资源给石族,借以维持生计。当时的李弦月还只是觉得温良院长小的时候家境不好,风沙镇也生存艰难,仅此而已,并没有特别深的感触。但李弦月现在才意识到温良院长小的时候何止是生存艰难,在风沙镇这样的地方,生存根本就是艰难到了极点。李弦月现在也可以想到当时的温良院长在风沙的席卷摧残中赶去大西北的嘞知族到底经受了多少苦难,李弦月的心里也感到很心疼。“是啊,想起那段日子我就觉得可怕,所以我才这么感谢嘞知族改变了我的命运,送给了我一个光明的未来。”温良院长看着李弦月满脸苦涩的说道,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他也已经成为了灵湖境灵尊,但一想起小时候,他还是感到苦涩不堪。“温良院长,你小时候也太苦了!”龙于渊有些脸色发白的说道,在她看来,在风沙镇呆着都万难,就别说在这里生活了。龙于渊自小到大一直在藏龙窟宝库独自艰辛的守护了十几年,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共担苦难,甚至都不知道弦月刀主会不会来,这已经是非常苦的了。可她却觉得,她那些经历的苦难与温良院长小的时候在风沙镇生活的苦相比就好多了,温良院长小的时候才是真的苦,苦到了极致。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李弦月也明白了为什么以前温良院长看起来那么秉公执法,说不再以西共武府武罚院的名义惩罚伙伴们便说道做到。即使当从他的口中得知勒冲的确是伙伴们杀的之后也是以私人的名义主要派出嘞知族族人来追杀伙伴们。当勒知春亲自出手举族追杀伙伴们的时候,他也是觉得伙伴们已经渡过了他的王级追杀令,哪怕与勒知春翻脸也要保护好伙伴们。但当他听说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了嘞知族,觉得是李弦月身后的主族出手时,却毫不犹豫的亲自跑来要杀了李弦月,已经完全不像是那么正义凛然了。李弦月先前其实并不明白温良院长的变化为何那般如此之大,勒知春亲自出手他都会死挡,应该也不会以灵湖境灵尊之尊亲自动手要杀了伙伴们才对。虽然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也说的过去,但温良院长那么正义的一个人,那么亲自动手其实是与他的作风习惯完全背道而驰的。以他那说一不二、说到就一定会做到、不会有丝毫偏差的性格,以灵湖境灵尊之尊亲自动手太过违背他的本性,想尽其他办法杀了伙伴们才是他性格使然的选择。不过现在李弦月经历了来到风沙镇镇上的漫漫沙尘的摧残、又看到了山体中的风沙镇是彻底明白了。其实温良院长回答的那句话就是之所以以灵湖境灵尊之尊亲自出手完全违背他的本性但他却还是选择了出手的最根本的原因。温良院长小的时候在这山体中的风沙镇生活的极苦,天天经受风沙的无情摧残,甚至还差点儿和爹爹一起命丧石族之手。不过,嘞知族却帮助了他,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从一个生活都极其艰难的普通人族成长为了一尊灵湖境灵尊级强者,这份恩情太过厚重。小时候在这山体中的风沙镇生活的越苦,现在修炼之路走的越远,那嘞知族对他的帮助就越大,如今看来,嘞知族对他的恩情是极致的大。哪怕是李弦月,现在也觉得,温良院长是应该报答嘞知族这个彻底改变了他命运的族群,甚至可以说,再怎么报答嘞知族都不为过。如果说别的事情,还不会让他变色,以至于改变他一直以来正义凛然的行事做派,他只会选择把自己的本性贯彻到底。那嘞知族这个将他从风沙镇里极致的苦难生活中解脱出来,并帮助他成为灵湖境灵尊的族群被灭了足以将他的世界毁灭大半,促使他做出彻底的改变。“以后多照顾一下勒峰吧,这是我们欠温良院长的!”李弦月已经很是理解温良院长的选择,如果是李弦月自己得到了这样的恩惠,李弦月觉得自己也会做出和温良院长一样的选择。李弦月还想着,如果不是勒冲和勒知春的行为太过火招惹到了伙伴们,李弦月甚至还觉得伙伴们也应该代温良院长帮助嘞知族一把。不过,现在嘞知族已经被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了,只剩下了勒峰一个族人,李弦月已经没有机会再代温良院长报答嘞知族了。但勒峰既然还活着,李弦月决定以后要多帮帮勒峰,伙伴们害的温良院长没有保护好嘞知族,那伙伴们就应该保护好勒峰作为报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