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72章 李弦月炼魂

        “伙伴们,既然这里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如此之快,咱们索性就再多留一段时间吧,在去大西北百族之前,我也需要时间做些准备。”伙伴们已经在风沙镇停留了整整一年,贯通小经脉上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是时候该离开风沙镇去大西北百族之地了。不过,李弦月并没有忘记当初第一次开始游历学习时的规划,其中有一条就是将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结合起来,看一看能不能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但那时,李弦月还在脉满境武王级修武阶段,武之极路都还没有踏上,必须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贯通小经脉上,免得错过了走通武之极路的时间。而且,那时的李弦月精神力也还很弱小,也很脆弱,即使将精神力修炼成武器作用也不大,还很容易损伤到灵魂,因而李弦月一直没有做出尝试。不过现在李弦月已经看到了走通武之极路的希望,精神力也足够强大了,已经到了可以考虑修炼出精神力武器,并将其与实际武器合一了。而且,大西北百族之地不仅有一百小族,还毗邻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情况很是复杂,难免出现突发情况。特别是万一伙伴们陷入围攻的时候,哪怕有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等三个灵湖境灵尊的帮助,伙伴们还是会很大危险。因而伙伴们必须有一个强大的杀手锏,可以在关键时刻突然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给伙伴们逃生的机会。而且这个杀手锏还必须很难被人想到,这样才方便突然出手,从而打破危险的局面,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从而起到最好的效果。毫无疑问,以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将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合一的方法就是完全满足这些要求的杀手锏。虽然还没有试过,但李弦月相信,两种武器的合一的战斗力绝对不仅仅是简单的战力重合,他有种感觉,那战斗力或许会创造奇迹。如果伙伴们在大西北百族之地真遇到了难解的危险局面,只需他祭出精神力和实际合一的武器一定可以成功打破局面。那时,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等三个灵湖境灵尊再见机出手,恐怕再大的危险局面伙伴们都能安然渡过去。当然,李弦月也是考虑到了一级修炼洞里生灵之气极其浓厚的情况,他初次尝试,一定需要经过多次验证才能找到最合适的合一方法。而一级修炼洞里极其浓厚的生灵之气可以方便的补充消耗的生灵之气,让自己处在巅峰状态,更容易应对突发情况,为他的安全加一层保障。相反在其他生灵之气不是很浓厚的地方,万一尝试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而他又没有足够的生灵之气掌控局面,很容易导致局面失控。因而李弦月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在风沙镇就炼出棒状精神力武器,并尝试将其与在南岩城铸造的棒状武器合一。这样以来,有了这个杀手锏,伙伴们在大西北百族会安全的多,也可以多在风沙镇停留一段时间,让伙伴们贯通更多的小经脉。“少爷你说的是真的吗?”伙伴们都激动的问道,他们也觉得在风沙镇待一年已经够久了,还以为李弦月会带着他们立马去大西北百族之地呢。“少爷你太好了!我们很喜欢这里,都有点儿不想离开了!”伙伴们看到李弦月点头确认就更加开心的说道,他们可知道大西北百族之地绝没有修炼洞这么好的地方,都巴不得在风沙镇多待一段时间。而现在李弦月的打算无疑正中他们的下怀,于是李弦月就这样定了下来,等再过半个月伙伴们就一起离开风沙镇,然后全速奔往大西北百族之地。“怎么回事!?”李弦月先将在南岩城铸器坊炼制的棒状武器取了出来,并将其颜色调为了黑金之色,黑金之色显贵气,倒也正好符合他现在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然后李弦月又将棒状武器命名为破天棍,意为要用这根棒状武器打开十大主族笼罩的天空,为人族打出一片天地。最后,又为棒状武器重新定出了新的样子,以与在南岩城铸造出的棒状武器的样子区分开。必竟,使用棒状武器的武者和修者本来就不多,样子几乎完全不可能一样,如果样子真的一样,有心的生灵想不怀疑都难。到时候,有心的生灵直接锁定洛裳少爷就是李弦月,那么伙伴们就危险了,至少前一阵子刚被吓住的化灵族一定会来找伙伴们的麻烦。将实际的棒状武器定好之后,李弦月仔细看了看,觉得挺不错的,伙伴们也都很喜欢,就正式开始用锐魂决将精神力也炼为棒状武器的形状。这样做的效果就是让精神力武器与实际武器更加紧密的合一,而且当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将两种武器合一起来,尽快的参加战斗。不过,这个时候李弦月却遇到了难题,他本以为即使自己的精神力再强,闭关五天时间,也应该足够将所有的精神力炼为棒状武器了。必竟,不管他的精神力有多强,总归是有个限度的,不可能太过离谱,留下五天的时间已经算太多了,肯定只会多而不会不够充裕。李弦月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提前把精神力武器炼好了,便多花点儿时间在尝试将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合一上,争取半个月内有实际的突破。但实际的情况却与此正好相反,锐魂决的效果的确如元尊者给伙伴们讲课时说的那样强大,棒状精神力武器被不断的以极快的速度炼制出来,毫无涩滞。不过,一直到第六天结束,李弦月仍然没有丝毫感觉到散乱的精神力有慢慢耗尽的迹象,即使棒状精神力武器已堆积如山,散乱的精神力依然源源不绝。“我不会也需要把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炼化为棒状武器吧?可我即使将其也炼好了,可到了战斗的时候真能调用的动吗?”“而且,刀灵弦月的本体可是弦月战刀,即使我多花些时间把他的精神力也炼化棒状武器,似乎也会给他留下麻烦。”李弦月第一时间想到了可能是因为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在他的灵魂海域里,而锐魂决炼化成棒状武器的时候根本无法区分开来。以他自己的精神力数量和强度,再多的精神力,六天也足够全部炼化成棒状武器了,根本不可能还没有耗尽。也只有锐魂决并没有区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和他的精神力,一股脑的全部炼化成棒状武器,这才会导致足足六天都没有炼化完。这不仅大大减慢了他将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合一的进度,而且他也担心必竟是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他根本没有办法用来与实际武器合一战斗。而弦月战刀可是人族的圣刀,他更担心他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炼化为棒状武器会为以后重铸弦月战刀留下麻烦。必竟,刀灵弦月的精神力呈棒状,而本体却是一把刀,那精神力和本体的吻合很有可能会出现**烦。即使再用锐魂决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改炼成弦月战刀的形状,那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留下了棒状的印记,很难再完美改炼成弦月战刀的形状。如果因此导致刀灵弦月的灵魂没有办法再入主弦月战刀,或者勉强入主却没有办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那他可就成人族的罪人了。到时,万一他没有办法调用刀灵弦月的精神力炼化成的那部分棒状武器,而又成了人族的罪人,那就彻底大条了,他是坚决不想看到这种结果的。“我已经留下了灵魂核心作为最后的保障,即使精神力棒状武器在战斗时出了问题,也有灵魂核心保障万无一失,不至于灵魂沉坠。”“那样的话,暂时我就可以把自己的那份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随时可以与破天棍合一,以用最快的速度应对突发情况。”“可现在看来,如果我再继续将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那势必会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炼化掉,徒留后患。”“但如果就这样不管,灵魂海域里存在两种形式的精神力,这可也不是什么好事,很有可能会战斗时引起灵魂海域的剧烈震荡。”“左右选择都会麻烦多多,甚至会后患无穷,我到底该如何选择才是最佳的抉择、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麻烦呢?”本来,李弦月想着可以用灵魂核心作为安全保障,放心的将自己的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可现在必须把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掺和进来似乎就不行了。李弦月的心里很是忧虑,他若继续将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就会给刀灵弦月留下了巨大隐患,他的心里很是不愿,但他也不愿放之不管。他的目的可是为突发情况留下一个关键的杀手锏,可以救伙伴们于水火之中,给伙伴们以逃生的机会。而不是给战斗留下隐患,到时他倒是有了杀手锏,可一旦他参加战斗,两种形式的精神力就纠缠交错、扰动不休,进而造成灵魂海域的剧烈震荡。那时,就算有了杀手锏,恐怕他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把杀手锏使出来了,反而自己会出事,成为伙伴们的累赘,让伙伴们逃生的机会更小。李弦月自然是极不想这样的,他从一开始就想帮助伙伴们,而绝不是给伙伴们添麻烦,因而他绝不会留两种形式的精神力在自己的灵魂海域。因而李弦月是左右为难,看起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是最好的选择,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选了。“那就将精神力全部炼化成棒状武器吧!至少,必须保证伙伴们在大西北百族之地的安全。”“必竟,如果我和伙伴们在大西北百族之地都出事了,那刀灵弦月没有我们的帮助,眼下看来,也不会有复苏的机会了。”“我大可以也只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然后找机会帮助刀灵弦月复苏,请他把这部分棒状武器的精神力先消耗掉。”李弦月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将刀灵弦月的精神力也炼化成为棒状武器,然后再寻找解决的办法。他是一定要帮助刀灵弦月复苏的,现在先将刀灵弦月的这部分精神力炼化成棒状武器,或许等刀灵弦月复苏之后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解决了。李弦月不知道的是,刀灵弦月灵魂的情况实在复杂,想靠碰运气、等机缘再复苏,那不知道啥时候才有机会了。而反而是他现在做出的这个选择,让刀灵弦月的灵魂出现了变数,恰恰解决了他一直想帮助刀灵弦月复苏的这个难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