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78章 掳宝人徐子莫

        “温良院长回来了,那两个运宝队成员也被救回来了!”

        大约小半刻钟后,温良院长终于又出现在了伙伴们的视野里,然后把那两个成员交给了运宝队,让们继续守护那几个箱子,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他则守护在不远处,他虽然还是不会出手保护那几个箱子,为运宝队减轻压力,但他却选择了随时救下再被风暴卷走的运宝队成员。

        运宝队成员见到温良院长的动作,顿时明白了守护好那几个箱子还是要靠他们自己的意志力坚持下去。

        他们点点头谢过了温良院长的帮忙便又投入到了保护那些箱子中,这里的风暴连绵不绝,估计还要好一会儿才会彻底过去了。

        期间,又有运宝队成员被风暴卷走了,温良院长第一时间救下了他们,然后照例把他们送回运宝队。

        运宝队成员见有人守护着他们,不用担心会被风暴卷走而丢掉性命,守护起那些箱子来就更坚定劲儿也更足了,这也是温良院长选择远远守护的目的。

        而风暴在肆掠了许久之后终于在运宝队成员的不懈坚持和温良院长的守护下过去了,伙伴们和运宝队成员都没有受伤,那些箱子也完好无损。

        那些运宝队成员见风暴终于过去了,都开心的狂呼了起来,这次风暴很大,要不然也不会把运宝队成员都吹走了好几个。

        现在那些箱子一个都没有被风暴卷走,里面装的宝贝也好好的,而他们在温良院长的保护下,一个成员都没有折损,的确是一件值得份外开心的事。

        运宝队成员运送着那些箱子来到了温良院长的面前,都长揖到地谢谢温良院长的救命之恩,没有温良院长帮忙,他们这次肯定要损失惨重。

        那两个最先被救下的运宝队成员还特意送了两壶水给温良院长,在这大西北的荒凉之地,水是最珍贵的生活资源之一,足见他们的满满的诚意。

        温良院长却没有接,他太明白了,水是这些运宝队成员能够坚持下去所必须的东西,即使他对那两个运宝队成员有恩,也不可以拿走他们的希望。

        “恩人,您就收下吧!”

        那两个运宝队成员却还是坚持着,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被风暴卷走了,要不是温良院长甘愿冒险去搜救他们,他们这一次肯定凶多极少。

        所以,哪怕剩下来的路他们要少补充一些水,多承受一些艰难,他们也要用宝贵的回报温良院长的救命之恩。

        “我不能收,你们更需要………”

        温良院长低声说道,他想起了小时候不远千里运送宝贝去兽族却缺水的经历,深刻理解水对那两个运宝队成员来说有多重要。

        打心眼里他就没想过要接下那两个运宝队成员送的水,哪怕那两个运宝队成员是为了感谢他,他也根本不愿因此增加那两个运宝队成员的艰难。

        “既然你们一个非要送,另一个非不收,那就我收了吧!”

        那两个运宝队成员正准备把水强塞给温良院长,他们觉得在这荒凉之地,温良院长肯定是也很需要水的,只有送水才能报答温良院长的恩情。

        现在温良院长不要,他们就只能强塞了,只要温良院长最后收下了,他们也算对温良院长的恩情报答了一二,他们容忍不了自己知恩不报。

        但这个时候,远处一队乘坐着大漠荒狼的修者却朝着运宝队和伙伴们这里狂奔而来,那领头的修大声喝到。

        大漠荒狼是这大西北的荒兽之一,和嗜血沙蛇一样,几乎没有灵智,但他们的速度却奇快无比,足可以奔袭千里,是大西北最好的坐骑之一。

        不消一会儿,那队乘坐着大漠荒狼的修者就奔袭到了运宝队和伙伴们不远处,眼看着就要把运宝队和伙伴们都围起来。

        “掳宝人来啦!”

        本来欢呼的运宝队成员看到那队乘坐着大漠荒狼的修者却立马变了脸色,就连运宝队长都直往后缩,显然是对掳宝人怕到了极致。

        “完了,我们也太倒霉了,先是遇到大风暴,幸好得你们相救,才收住了宝贝,兄弟们也平安无恙。”

        “却没有想到竟又被那些可恶的族群盯上了,派出这掳宝人徐子莫来掳掠宝贝,这一次我们肯定要完了。”那运宝队长绝望道。

        “掳宝人?可恶的族群?麻烦问一下,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你为什么又这么怕掳宝人徐子莫呢?”

        伙伴们中可是有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三个灵湖境灵尊的,李弦月可不怕这队掳宝人,但李弦月还是第一次听到掳宝人的说法,于是好奇的问道。

        “掳宝人是近几百年才出现的新事物,以前是没有的,而且只局限于大西北一地,少爷您没有听说过也不奇怪。”

        “一千多年前,人族并没有出现弦月刀主,又遭到十大主族的强力压制,渐渐有了越来越弱的势头。”

        “大西北的某些族群就觉得人族已经是一个弱小的种族了,不仅不再把人族当做盟友,也不再奉行人族的那些互不侵犯的政策。”

        “他们觉得人族已经管不住他们了,自己可以随意为所欲为,便在这大西北学起了十大主族称王称霸。”

        “可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是不买他们的账的,依然要求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缴纳海量的宝贝,要不然,就要他们付出重大代价。”

        “但他们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就缴纳海量的宝贝,或者等宝贝被风暴卷走之后给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再重新送去呢!”

        “于是他们就悄悄成立了掳宝队,想尽办法掳掠宝贝来补充自己的损耗,而掳宝队的成员就被称为掳宝人。”

        “一旦运宝队被他们盯上了,当我们运宝队成员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快要走出大西北的时候,他们就会趁着我们精疲力尽出来掳掠我们运送的宝贝。”

        “又或者就如现在这样,当我们刚被风暴缠住了,好不容易才转危为安,正是最脆弱、最疲累的时候,他们也会趁机出手。”

        “那些族群通过掳宝人还真掳掠了一批又一批大量的宝贝,不仅抵消了给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运送的宝贝,还因此赚的盆满钵满,族群也变得越来越强。”

        “可要知道,运动的宝贝被掳掠了,我们就没有办法把宝贝运送到目的地,我们这些运宝人就必死无疑,他们是在用我们的生命满足他们的贪欲啊!”

        “而掳宝人徐子莫就是掳宝人中最血腥的那个,他是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高手,比我们运宝队长都还要强一大截,我们根本打不过。”

        “一旦有运宝队被他盯上,那个运宝队基本上就已经完了,而且他还会把运宝队成员杀光,根本就是一个杀神。”

        “他美其名曰这是为了帮运宝队一把,让运宝队成员免受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血腥报复,可以在死前少受一些痛苦。”

        “现在他亲自带着掳宝队来了,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对不起,你们帮了我们,可你们现在也走不脱了。”

        那运宝队长见李弦月询问,知道李弦月和温良院长是一起的,虽然恐惧,但还是全身颤抖的解释道。

        说到最后,他一脸歉意的看着伙伴们,伙伴们一行十来人就因为帮了他们也要被掳宝人徐子莫处理掉,他感觉太对不起伙伴们了。

        “那些种族简直可恨,该当把他们都灭掉!至于这徐子莫,也真残忍,竟然今天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李弦月听到那运宝队长的解释,身上也腾起了一股杀意,他没有想到这大西北的种族竟然糜烂到了这种程度,心里恨不得把它们都灭了,免得它们为祸人族。

        而他说的话则是对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说的,表达他心中的愤怒,告诉黎辛等三个灵湖境灵尊剩下来该怎么做。

        “嘞知族也成立了掳宝队吗?”温良院长突然问道,通过那运宝队长的话,他意识到以前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

        “有,嘞知族大西北第三,族里还有两个灵湖境灵尊,一直以来就属他们闹得最凶,徐子莫最开始就是他们支持的呀!”

        那运宝队长疑惑的看了看温良院长,他不明白善良的温良院长怎么会突然问到堪称邪恶的嘞知族。

        “哦,我知道了。”温良院长低下了头,心里有着无限的失落,他发现一直以来他都错了,成了一个为虎作伥的人。

        “谁,敢杀我徐子莫!?”

        那掳宝人徐子莫听到了李弦月怒气冲冲的话,一拍大漠荒狼,狂奔到了李弦月的面前,一脸戾气的问道。

        他没有想到自己纵横大西北二三十年,像来是他抢别人的宝贝,杀别人,今天竟然有人会当着他的面说要杀了他。

        “我!”李弦月扭过头正眼看着他一脸藐视的说道。

        与此同时,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也不约而同的放开了自己灵湖境灵尊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向了徐子莫,他们也被徐子莫的行为触怒了。

        “洛裳少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饶了小的!”徐子莫立马从大漠荒狼上滚了下来,浑身打颤的惊呼道。

        李弦月一身少爷装扮,而且他早已知道李弦月的模样了,待李弦月扭过头来,就立马认出了李弦月就是那个广为流传的洛裳少爷。

        “我咋这么倒霉呢,掳一次宝都能冲撞到洛裳少爷这尊杀神!”

        徐子莫没有想到自己冲撞的人居然是李弦月,嘞知族就是因为李弦月被灭的族,在他心里李弦月才是杀神,肠子都悔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