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79章 我饶不了你

        “徐子莫,你冲撞于我,甚至来时还曾想把我们和运宝队成员都杀了,我该怎么饶了你呢?”

        李弦月不咸不淡的问道,至少表面上他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先扣一顶徐子莫对他有杀心的帽子,让徐子莫对他不再存有侥幸。

        李弦月又怎么想不到徐子莫打的主意呢,勒知春亲自动手、举族追杀他,都得到了他的饶恕,徐子莫这是觉得自己也可以被饶恕呢。

        而且徐子莫既然认出了他,想必也知道勒峰还活着,侥幸的认为如果得到了他的饶恕也可以存活下来,必竟,他并没有真正动手。

        但李弦月既已知道了徐子莫的想法,又从那运宝队长嘴里知道了徐子莫的所做所为,又怎么可能真的就这么轻易地饶恕了徐子莫呢!

        徐子莫对他动了杀心这顶帽子扣下去,就是说徐子莫已不可饶恕,想必徐子莫会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绝境,不会再想着轻易被饶恕了。

        “洛裳少爷,先前小的不知道是您呀,所谓不知者无罪啊,当小的把您认出来,就立马受缚了,还请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的吧。”

        果然,当徐子莫听到了李弦月的话脸色立马变的惨白,对灵皇之子动杀意,不管如何,只要李弦月追究,他就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可他又不想真的就去死,只好硬着头皮,哆哆嗦嗦的解释道,盼望着李弦月觉得自己没有受伤而他认错态度又好就像当初放过勒峰一样放了他。

        “是吗!?”李弦月寒声说道。

        通过徐子莫的认错态度,李弦月更近一步认清了徐子莫内心的真实想法和具体的打算,就是等着他心软而把他(徐子莫)放了呢。

        只是,徐子莫小看了李弦月,现在的他还什么代价都不想付出,仅仅凭着一张嘴和认错态度好就全身而退,又怎么可能呢!

        想当初,勒知春追杀伙伴们,也没来得及动手,却将自己打落下了灵湖境灵尊级,还答应嘞知族从此以后只能在自己地界活动,李弦月才让他们走了。

        可以说,勒知春和整个嘞知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才换来了暂时的全身而退,而且最后还是被灭族了。

        而李弦月之所以放过勒峰还同意他加入伙伴们,那也是在嘞知族已经被灭族的基础上,而且还考虑到了温良院长,这才做出的决定。

        事实上,李弦月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只要涉及到人族和伙伴们便意志坚定,徐子莫想轻轻松松全身而退而不损失分毫,实在是有些太想当然了。

        “洛裳少爷,小的知错了,这是小的们身上所有的东西,全当做冒犯您的歉礼,还请您收下,念在小的有眼无珠,饶了小的这一次。”

        “下一次小的再遇到洛裳少爷您,一定远远的避开,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徐子莫听出了李弦月话语中的不满,顿时额头冷汗津津,知道自己的确是心存侥幸了,李弦月并没有那么容易心软,他必须付出代价才能渡过这次难关。

        于是他赶紧把掳宝队其他成员召集了起来,把自己和掳宝队成员身上藏的和随身灵界里的储灵袋都拿了出来,在李弦月的面前堆了一小堆作为赔礼。

        “随身携带的储灵袋就有这么多,还不带被身后的族群拿去的这些,可见这徐子莫到底掳掠了多少运宝队呀,简直不可饶恕!”

        徐子莫的想法是把储灵袋都拿出来当做赔礼好最大限度的表达自己的诚意,反正里面的宝贝都是抢来的,没了以后再抢就是。

        但他却没有想到,他一口气拿出了这么多储灵袋反而证明了自己有多血腥和残忍,李弦月就更不可能饶恕他,留着他继续祸害大西北了。

        必竟,如温良院长小的时候一样,许多风沙镇贫苦的人族也会来大西北参加运宝队挣取生活和修炼资源,然后回到风沙镇里生活和修炼。

        留着这样血腥残忍到可怕的徐子莫,以后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大西北生灵,甚至还要祸害多少贫苦的风沙镇人族礼了,李弦月是万万不会把他留下的。

        “少爷,杀了他吧!”

        自打加入伙伴们,还从来没有主动向李弦月提出请求的温良院长看到徐子莫取出了那么多储灵袋,也一阵痛心和气愤,当即提出请求道。

        “洛裳少爷,还请您杀了他吧!”

        那些运宝队成员看到徐子莫拿出了那么多储灵袋更是气愤的满眼通红,就好像看到了生死大敌一样,也咬牙切齿的像李弦月请求到。

        “对不起,小的错了,小的错了,饶了小的吧!小的愿意从此以后都在这里护送运宝队,来偿还小的犯下的大错!”

        徐子莫见拿出那些储灵袋李弦月的脸色反而变的非常难看,又听到温良院长说要杀了他,顿时变的惊慌失措起来。

        他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慌忙之下犯了大错,温良院长肯定也在这大西北运宝过,而且也有被掳宝队掳掠宝贝的悲惨经历,这才对他恨之入骨。

        只是现在大错已经铸成,他知道李弦月本来就不想放了他,再加上又犯下这个大错,惹起伙伴们的众怒,很有可能他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

        于是,他就赶紧慌乱的补救,承诺从此以后要在大西北守护运宝队,好打消伙伴们对他的恶感,为自己挽回逃生的机会。

        “哼!你们这些可恶的杂种,竟然敢跟着添话,等本王成功逃生,本王一定追杀千里,要让你们以最惨的死法去死,为你们今天的话付出代价!”

        于此同时,他却斜扫了一眼那些运宝队成员,愤恨于他们居然敢火上浇油,满心戾气的发誓要让那些运宝队成员都不得好死。

        “呵!我饶不了你,你还是去死吧!”李弦月满脸不信的呵道。

        他心思通透,哪里又不明白徐子莫承诺保护运宝队的出发点只是为了让伙伴们消气,好为自己争取到获得饶恕的机会那我。

        以后徐子莫到底会不会真殷勤的做好今日的承诺,又或者只是表面上做做敷衍今日的承诺,都是一件很难说的事。

        必竟,徐子莫做出承诺的时候只是看着李弦月和温良院长,对那些运宝队成员却看都不看一眼,可见他并不把运宝队成员放在心上。

        要他真的把余生都耗在保护过往的运宝队身上为自己以前犯下的大错赎罪是一件万分艰难的事情。

        而且,其实李弦月也注意到了徐子莫对那些运宝队成员不善的眼神,知道徐子莫心里肯定没憋好事,就更不信他的承诺了。

        “洛裳少爷,冒犯您是小的犯下了大错,小的愿意亲手将自己打落下灵河境灵王级以赎罪孽。”

        “小的陈诺从此以后保护运宝队便说到做到,这次的运宝队,小的便亲自送到兽族,还请您相信小的,饶了小的一命!”

        徐子莫听到李弦月竟然让他去死顿时慌了,立马意识到他的把戏已经被李弦月看穿了,如果他继续玩弄把戏,李弦月肯定不会饶了他。

        他知道现在的他必须立马采取对策才能获得李弦月的信任,从而为自己争取到被饶恕的机会。

        于是他果断将自己直接打落下了灵河境灵王级来让李弦月饶恕他的冒犯,又表示会坚决信守诺言,从此以后守护好过往的运宝队。

        甚至,他还特意表示会从现在做起,亲自保护伙伴们身旁的那支运宝队到达兽族,从而获得李弦月的好感。

        “好吧!”李弦月不可置否说道,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给他一点提示会不会饶恕了他。

        “这徐子莫也真是狠人,发现自己的把戏没用,就立马快刀斩乱麻,这份勇气值得敬佩,但也和他的的血腥残忍一样可怕!”李弦月在心里默默叹息到。

        “洛裳少爷,您看我还需要做什么您才愿意饶恕我呢?”

        徐子莫见他都做到如此地步了,他也想不出自己还可以做出什么值得让李弦月动容了,但李弦月还是没有饶恕他的意思,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他以祈求的语气向李弦月询问到,渴盼李弦月能给他一些提示,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愿意做,也都愿意放弃。

        “徐子莫,你的代价我看到了,你的承诺我也看到了,但这并不足以赎去你的罪孽,让我放了你。”

        徐子莫低声下气的祈求让李弦月动容了,也有些心软,他终究还是一个仁义的人,看不得其他人的苦难。

        但李弦月从一开始从那运宝队长的话里知道徐子莫无恶不作就决定杀了他为这大西北除去一害,就还是没有彻底动摇。

        “那徐子莫我问你,你在掳宝时杀了多少风沙镇的人族哇?”

        小胖子见李弦月的语气舒缓了一些,猜到李弦月还是心软了,担心徐子莫拿出更大的代价会让李弦月真的放了他,于是赶紧问道。

        小胖子太理解徐子莫这种人了,为了掳掠宝贝,必然会乱杀一通,人族是注定不会少的,等李弦月听了,一定不会再动摇想放了他。

        “这徐子莫觉得人族随意可欺,他最喜欢杀戮人族运宝队成员,二十多年来,他已经杀过成千上万贫苦的风沙镇人族了,千万不能饶了他!”

        还不待徐子莫回答,那两个最先被温良院长救下的运宝队成员就大声说道,徐子莫为祸大西北运宝队久已,他们也不想看到李弦月放了徐子莫。

        “徐子莫,风沙镇收留我的伙伴们一年多,做生灵要懂得知恩图报,你杀了这么多风沙镇人族,我饶不了你了!”

        “黎辛、温良院长、离朴,灭了他!”

        果然,当李弦月听到徐子莫竟然杀了那么多人族,感觉到自己还是太心软了,竟然看了徐子莫的祈求就有些心软了。

        “这徐子莫杀了这么多人族,其他族群的生灵想必也是数不胜数,留着他只会为祸四方,我坚决不可以饶恕了他!”李弦月默默思量到。

        他意识到像徐子莫这种人根本不可以被饶恕,当即就决定直接把他干掉,哪怕是祈求饶恕的机会也不愿意给他了。

        必竟,不把其他生灵特别是人族的命当命的生灵,又有什么理由被饶恕而保留自己的性命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