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80章 护送运宝队

        “啊!为什么呀!?”徐子莫见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都向他逼近,一副真要立马杀了他的样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弦月惊问道。

        他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本来李弦月对他说话的语气已经变温和了一点儿,只是觉得他付出的代价不够,已经有缓和的余地,而不再是像先前一样说让他去死了。

        付出的代价不够那最好说了,对他来说,他的一切都来自于掳掠运宝队,以后从运宝队身上十倍百倍的找回来也就是的。

        只要李弦月愿意饶恕他放他走,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甚至他已经想好要付出什么样的更重的代价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小胖子问出他杀了多少风沙镇人族之后,情况就突然急转直下,彻底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李弦月甚至都不等他说出他可以付出什么样的更重的代价,就已经决定要杀了他,而且无比果决,他实在想不懂这是为什么。

        虽然,李弦月说人族对伙伴们有恩,而他却杀了太多的风沙镇人族,因而才饶不了他,必须送他去死,他是完全不相信的。

        在他看来,人族已经很是微弱,倍受兽族和冰雪灵族的压迫和剥削,比这大西北的百族并好不了多少。

        而李弦月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是真正尊贵的生灵,风沙镇人族收留伙伴们是理所应当,李弦月根本不会为那些贫苦的风沙镇人族而杀了他。

        但李弦月却还真的是因为他杀多了贫苦的风沙镇人族而彻底下定决心杀了他,这让他很是诧异。

        李弦月和伙伴们藏的太深了,时时刻刻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加之连兽族都不确定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他也来不及知道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自然因他杀了太多风沙镇人族而对他恨之入骨,必杀他而后快了。

        其实,李弦月本身也没有决定告诉他其中的原因,他已是必死之人,李弦月也不会为了让他死的甘心而告诉他实情,让伙伴们的身份有泄露的可能。

        而离朴知道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徐子莫杀了那么多人族,李弦月不可能再给徐子莫被饶恕的机会了。

        黎辛、温良院长虽然也不知道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但他们可是人族,也因徐子莫杀了那么多人族而对徐子莫愤恨已极。

        因此,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也没有等李弦月回答而给徐子莫知道其中缘由的机会就已经让他粉身碎骨了。

        “谢谢洛裳少爷,替我们运宝人报了大仇!”那些运宝队成员见伙伴们终于杀了徐子莫对李弦月下拜,感激李弦月道。

        过去二十多年,徐子莫给运宝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伙伴们杀死了徐子莫,也是替运宝人除去一害,那些运宝队成员对伙伴们充满了感激。

        “你们快起来吧,徐子莫已死,你们也安全了许多,赶紧把这些宝贝运送到石族吧,也不枉你们收到了这么多磨难。”

        李弦月收敛起了听到徐子莫竟然杀了成千上万贫苦的风沙镇人族之后爆发出的戾气,温和的对那些运宝队成员说道。

        那些运宝队成员依言站了起来,他们也知道李弦月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李弦月的话他们可不敢不听,只是,听了李弦月的话,他们却仍然一脸菜色。

        “你们是担心徐子莫背后的族群掳掠你们不成反而损失惨重,因而会来找你们麻烦,现在徐子莫死了,你们反而会更危险吗?”

        李弦月转念一想,顿时就明白了徐子莫已经死了,可那些运宝队成员却仍然害怕的原因,因而确认的问道。

        “是啊,那些族群本身是想从中大赚一笔,他们甚至已经把我们运送的这些宝贝当作他们自己的东西了。”

        “现在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我们运送的这些宝贝,反而损失了徐子莫这个背后替他们敛财的好帮手,肯定会气急败坏。”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让他们蒙受了巨大损失,是我们犯下了大错,他们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洛裳少爷您可能不知道他们有多狠啊,以他们睚眦必报、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格,哪怕追杀我们千里,也会得到我们运送的这些宝贝,把我们挫骨扬灰的。”

        “别看现在我们暂时安全了,可接下来不需要走出多远,等他们知道了徐子莫已死的消息,我们将面临的就是狂风暴雨,只能等死啊!”

        那运宝队长见李弦月竟然帮他们考虑到了他们害怕的原因,感觉到了李弦月的仁义和善良,于是详细的解释道。

        他的脸色依然很苍白,那些运宝队成员一样,可见那些胡作非为的大西北族群到底有多么可怕!

        “那这样吧,我们本来就是游历学习,体验一下运宝也是不错的体验,就送你们去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吧。”

        李弦月考虑了一下,既然已经把这些运宝队成员保护了下来,自然不能明知他们会出事还不管不顾的离开,李弦月也根本做不到那样的淡漠。

        而且,温良院长小的时候可是做过运宝人的,李弦月也想体验一下在这大西北的荒凉之地运宝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验。

        伙伴们只需要把那些运宝队成员护送到大西北与石族的边界就好,根本不用深入石族地域内,倒也不担心会出现意外。

        “谢谢洛裳少爷和各位大人,大人们的大恩,我们没齿难忘,以后但有驱遣,我们一定唯命是从,这一次就辛苦各位大人了!”

        那些运宝队成员见李弦月说伙伴们可以送他们去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顿时喜出望外,脸上终于不再那么害怕了。

        虽然他们也觉得麻烦伙伴们不好,但伙伴们不护送,他们就会殒命,如果不想殒命,就只能接下伙伴们的帮助。

        而且,他们也想到如果有伙伴们护送,这一趟一定会平安到达不说,那些为非作歹的族群知道李弦月与他们交好,以后也不敢动他们了。

        也就是说,由伙伴们护送他们去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的确是真正的一劳永逸解决困境的方法,他们也只能承下伙伴们的恩情。

        当然,伙伴们救下了他们,又护送他们去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他们也不愿意白白承受恩情,所以承诺以后但供驱遣来报答。

        “真是一群像人族一样可爱的人,看来,这一次我们帮对人了。”那些运宝队成员真挚的承诺也感动了李弦月,李弦月默默想到。

        在大西北百族之地,为其他族群运宝的生灵一是来自风沙镇的贫苦人族,另外的则来自大西北本地靠后的族群,他们都需要靠运宝来换取生活和修炼资源。

        而李弦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支运宝队的成员一个人族都没有,都是来自大西北本地靠后的族群。

        李弦月本以为大西北百族早已糜烂不堪,就像嘞知族一样不知好歹,眼神里盯着的永远只有自身的利益。

        但这支运宝队的所有成员的表现却异常的好,甚至话里话外对人族也还有归属感,这打动了李弦月。

        他蓦然发现,大西北百族也并非都是像嘞知族那样的族群,有些族群还是相当不错的,依然可以当做人族坚实的盟友。

        “洛裳少爷,我们到了,这就是石族边界的石蕴府,也就是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谢谢洛裳少爷,谢谢各位大人。”那些运宝队成员依然下拜道。

        经过诸数天的跋涉,伙伴们前行上千里终于把那支运宝队护送到了石族边界的运宝集结地。

        这一路上,虽然又遇到了几股风暴,也果然有大西北族群新派出的掳宝队疯狂攻击,恨不得杀了那些运宝队成员。

        但李弦月可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那些掳宝人也要注意李弦月的想法,又有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三个灵湖境灵尊随行保护。

        伙伴们和那些运宝队成员倒也都安然无恙,而且运送的那些宝贝都没有丢失也没有损坏,都安全的送达了。

        “这石族还真是可怕,仅仅一个运宝集结地竟然就有一个府大,我人族与石族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啊!但我一定要努力,让人族重新回到巅峰,甚至更强!”

        李弦月看着石蕴府四处的景色,不得不暗自感叹石族实在是地域广阔,仅仅用来接收宝贝的地方就有一府之地,足有人族两三个府大!

        要知道石族可是不侵占他族一寸土地,而只对大陆各处的宝贝感兴趣的,却仍然有如此广大的疆域,人族与石族相比,的确还不是一个级别。

        在两万年前的雪漠大帝时代,人族是可以与石族相比的,甚至整体实力甩石族几条街,但两万年来人族被十大主族刻意压制,就变的越来越弱了。

        以至于到了现在,人族已经与石族拉开了不可想象的距离,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李弦月看着石蕴府发誓要让人族强大起来。

        “诶,那个石族生灵是…………火焰灵石秦战生!?”

        李弦月正仔细观察着石蕴府的情况,暗自想着以后要让人族比石蕴府更好,却突然看到了一个普通的石族生灵。

        奇怪的是那个普通的石族生灵却给李弦月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李弦月只认识秦战生一个石族,这才知道他这是偶遇上秦战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