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82章 你怎么跟上来了!?

        “好,我答应你,那等我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我再与你痛痛快快的一战!”

        等李弦月回过神来,秦战生向李弦月坚定的说出了他的决定,还一副异常期盼、跃跃欲试的样子,李弦月知道秦战生这是把与他(李弦月)一战当作执念了。

        李弦月清楚以秦战生的脾气,说等他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再来与他一战便一定会做到,他想躲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只好答应了下来。

        “武之极路的最后一段路很难走,即使是我,短期内也很难走通,秦战生想等我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再战恐怕要有的等了。”

        虽然,目前李弦月已经破了战圣云苍的记录,看似走通武之极路有望,不需要多久了,但李弦月却很清楚他想短期内走通武之极路根本不可能。

        一想到秦战生想等他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李弦月就想笑,深感秦战生做出了令他后悔一生的决定,因为秦战生很有可能会等个半死。

        “如今,灵皇祖地开启还有一百来年,我也不宜修炼的太快,反而引起十大主族的警觉,大可以在武之极路多沉淀一段时间,就让秦战生慢慢等着好了。”

        其实,李弦月一直算着灵皇祖地开启的时间,他知道兽族已经暂时不觉得他就是弦月刀主了。

        现在走通武之极路已经遥遥在望,他自然要竭尽全力突破最后的那段难关,哪怕再艰难他也要走通武之极路,他明白自己也不可能修炼的太快。

        而且,如果修炼的太快,当年不能修炼的他,如今一跃成为顶级英才,势必会重新引起兽族的警觉,他也不宜修炼的过快。

        故而,李弦月是准备在武之极路上多停留一些年头的,让兽族以为他突破到培灵境很是艰难,进一步让兽族觉得他不是弦月刀主。

        但如此以来,武之极路的最后一段路本就难走,李弦月还想着稳扎稳打,把速度降下来,秦战生需要等待的时间就更久了。

        现在秦战生已经突破到了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下一步就是想办法突破到灵湖境灵尊了,李弦月的这个决定注定要坑他一把了。

        “不过,等我走通了武之极路,再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我相信,即使他是石族的变态皇子,我也要暴打他一顿,以泄他总来烦我的恨!”

        虽然李弦月现在还在走武之极路,培灵境都还远,而秦战生已经是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了。

        但李弦月还是有信心,即使秦战生这个变态皇子又突破了灵河境灵王级的极限,他也可以在同等级战胜秦战生。

        时至今日,李弦月经过四年多的努力,再也不是火镇那个一知道秦战生要与他战斗就害怕会打不赢的少年了,他也成为了一个顶级英才的变态。

        “好,那你快点儿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我会一直等着你啊!”

        秦战生看到李弦月爽快的答应了他的对战请求也爽快的大笑了起来,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突破灵河境灵王级的极限,到时战胜李弦月这个修炼变态。

        “那就来日再见,我们要继续游历学习了。”

        与秦战生说好,李弦月就迫不及待的与秦战生道了别,也不等秦战生回应他的话,他就匆匆扭头离开了。

        他是真的很害怕继续留下来,秦战生会纠缠着他问这问那,非要他解答心中的疑惑,而他只能被动答复,什么都做不了,就像当初在火镇一样。

        李弦月还担心以秦战生知道的信息,如果秦战生死死追问他的真实身份,很容易发现他灵皇之子的身份是假的,倒不如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少爷,”李弦月正匆匆走着,心中急切万分,脚上也自然的用上了错步来加快离开的速度,小胖子却戳了戳李弦月,又指了指李弦月的身后呼喊道。

        “你怎么跟上来了!?”

        李弦月扭头一看,正在他身后的不是秦战生还是谁,李弦月只急着离开,倒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不是熟悉的伙伴们了。

        他离开这么快,最主要的目的还不是想离秦战生远一些,却蓦然发现秦战生就在身后,愕然的问道。

        “洛裳少爷你是不欢迎我么?”

        秦战生疑惑的问道,他不明白李弦月见了他为何会如此害怕,就像他是平生大敌一样,离他越远越好。

        可他扪心自问,他并没有做伤害过李弦月的事,甚至刚刚还特意没有说出李弦月破了战圣云苍的记录,对李弦月已经够好了。

        按说,李弦月会领他的情才对,可李弦月却完全不是如此,这与他想的完全不同,但他不知道的是,李弦月这并不是害怕他,而只是担心他会纠缠不休罢了。

        “没有没有,我还以为你会留在石蕴府呢,而且我们的目的地又不一样,却没想到你竟然跟上来了。”

        李弦月讪讪的解释道,秦战生给他的印象还是太会纠缠人了,他可不敢说自己不欢迎秦战生跟上来,要不然,秦战生非再纠缠上不可。

        “但愿秦战生只是想出去走走,一会儿就离开我们了!”李弦月默默祈求道,他最担心秦战生会决定跟伙伴们同行,那秦战生非成为他的噩梦不可!

        “我决定跟你们一起游历学习,等洛裳你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就立马与你战斗哇!”

        令李弦月心烦意乱的是,秦战生的回答却正是他最不想看到发生的事,秦战生不仅决定和伙伴们同行,竟然还是从此以后就一起走了!

        “不了吧!”

        李弦月见他最不想发生的事竟然发生了,考虑到暂时的纠缠好过秦战生一直随行,于是硬着头皮说道,他也已经做好了秦战生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准备了。

        “李弦月,我知道你并不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而是元尊者的弟子,你确定不想我加入你们游历学习的队伍吗?”

        但让李弦月没有想到的是,秦战生却并没有接着问他为什么不想他(秦战生)一起走,而是一挥手再他和李弦月的周围布起了厚厚的灵气层隔绝了外界。

        紧接着,秦战生竟然一脸肯定的直接喊出了他的真实身份,然后,一脸暧昧的看着李弦月说道。

        “秦战生只在火镇见过我一面,他怎么知道我就是李弦月的呢?简直是太奇怪了,这不符合常理呀!”

        李弦月看着秦战生的神色,他意识到秦战生说的都是实话,秦战生的确已经掌握了他真实身份的秘密,这才十分肯定的说了出来,就是为了要挟于他。

        但李弦月很是疑惑,他与秦战生就在火镇相处了一阵子,他也刻意没有向秦战生透露任何有关身份的信息,秦战生是怎么确定他就是李弦月的。

        “对了,火镇!他肯定是通过我在火镇的表现,知道我肯定不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再结合我出现的位置,这才确定了我到底是谁!”

        不过,当李弦月想到火镇是他第一次遇到秦战生的地方,那时的他虽然像一个少爷,但与灵皇之子相比还是出入很大。

        而且,那时的他虽然进步很快,但也还没有到现在顶级英才的程度,秦战生知道他那时是什么样子,自然不会认为他真的是灵皇之子了

        再结合火镇离青石府没有多远,而那时的伙伴们又在灵皇葬地用枯冥花的混合汁液毒死了两千多兽族,让兽皇都万分恼火,也把暗夜王尊坑了个半死。

        为了避免兽族和暗夜王尊对伙伴们的追杀,他带着伙伴们以洛裳的身份游历学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最重要的是,那些开罪兽族的事发生没有多久,伙伴们一行人就突然出现在了火镇赤炎山,未免太巧了,以秦战生的聪明,就准确的猜到了他就是李弦月。

        李弦月猜测的没错,秦战生的确是因为这些理由初步确定了李弦月的真实身份,而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当做灵皇之子。

        但更重要的理由却是从火镇开始秦战生就把李弦月当做朋友了,因而特意去调查了李弦月的身份。

        李弦月固然隐藏的很好,但秦战生为了知道他这个变态到底是谁掘地三尺,还是可以发现蛛丝马迹,从而拿到他到底是谁的证据的。

        而正是有明确的证据在手,秦战生知道他抵赖不过,这才直接说出了他的身份,以此要李弦月同意他随行。

        “不过,好在的是,秦战生表面上也说我是灵皇之子,这反倒进一步肯定了我就是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身份。”

        “而且,他也知道我已经破了战圣云苍贯通小经脉的记录了,但他却没有明说,看来他也没有恶意,只是想随行,早日与我一战而已。”

        想清楚了秦战生猜到他身份的原因,李弦月知道他是躲不过去了,但他却没有慌乱,而是镇定的分析起了他现在面临的情况,以寻找最佳的选择。

        “如果我不同意他随行,等我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时候与他一战听他的意思他就要把伙伴们的身份泄露出去逼我就范了。”

        “现在伙伴们得罪了兽族、冰雪灵族,还在坏了诸族联盟的好事,嘞知族的灭族也与伙伴们大有关系。”

        “前几天徐子莫又死在了伙伴们手里,他背后的主族也恨伙伴们,可以说伙伴们已经是四处竖敌了,只靠我灵皇之子的身份压制着,根本不能让身份泄露。”

        “看来,我只能无奈的同意秦战生的要求了,欸,我最终还是无法拜托他的纠缠,从此以后要难过了。”

        李弦月知道以伙伴们当前的情况根本不能让身份泄露,秦战生毫无疑问卡住了他的死穴,他只好同意了秦战生同行的要求。

        不过他一想到秦战生那纠缠到底的脾气,而他现在又有把柄在秦战生手里,只能忍受秦战生的纠缠,心里就难过,也头疼不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