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83章 秦战生的变化

        “这才对嘛,我本来就是去找你的,想看看你这样的变态是如何修炼的,然后好好与你大战一场。”

        “我又不是来追杀你的,也不会泄露你的真实身份,给你的伙伴们带来巨大的麻烦,洛裳大可你不必怕我的。”

        秦战生见李弦月答应了下来,脸上泛着开心的笑容,就像终于大成了心愿一样,微笑着向李弦月解释道。

        他又何尝不知,伙伴们现在远在这大西北,离青石府和元尊者足有数千里,最害怕的就是身份泄露,招致兽族等各方族群的追杀。

        即使李弦月现在身旁的阵容已经很是强大了,可也经不住无休无止的围追堵截,追杀的阵容也会比伙伴们强大的多,伙伴们还是很大的有陨落他乡的危险。

        因而他特意说不会拆穿李弦月的身份,也就是说李弦月已经答应了他同行,以后依然可以放心大胆的游历学习。

        “不对呀,秦战生以前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啊?”李弦月听了秦战生的话,疑惑的瞅着秦战生,他不明白秦战生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

        火镇时的秦战生对他不依不饶、极尽纠缠之能事,非要他解答他(秦战生)所有的疑惑,直到顺利突破到了培灵境,还是逼着他答应了对战的要求。

        那时的秦战生从头到尾只顾着自己的修炼和想法的达成,从没有一丝一毫的理解李弦月的任何一个需要,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十大主族的可恶皇子。

        但现在的秦战生却没有了那时的锋利和骄傲,当他答应了下来,也没有进一步让他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反而很是体谅他,刻意的打消他的顾虑。

        甚至,秦战生还体贴的在最后用洛裳的名字称呼他,就是告诉他他(秦战生)以后都会称呼他为洛裳,这是在伙伴们身上他才发现的体贴行为。

        “对了,从见面一开始秦战生就称呼我为洛裳,向我摊牌的时候也特意布置了灵气层,他从一开始就很体贴我,免得一步小心导致我的身份泄露呀!”

        这个时候,李弦月也想起来,秦战生自打找到他就称呼他为洛裳,而且所有的行为也有意的保护他真实身份的秘密,这份体贴简直不能做的再好了!

        可以说,现在的秦战生跟火镇时的秦战生性格恰恰相反,对他的态度倒有些像是人族的朋友之间的理解与体谅了,这让李弦月很不适应。

        人族以前就吃过十大主族的皇子和王子的亏,一不小心得罪甚至杀了骄傲的他们,最后为人族带来了大祸。

        他也不知道秦战生的这种变化是一时的,还是彻底的性格改变,如果只是因为刚见面所以体谅他,那秦战生同行还是会给伙伴们带来很多麻烦。

        而且,秦战生到底是石族拓皇最喜爱的小太子,素来地位尊贵,一直被石族当做宝贝,李弦月也很担心他与伙伴们的相处会惹来很多是非。

        只是,伙伴们一连赶了一天的路,秦战生不仅没有和伙伴们发生任何矛盾,反而和每一个伙伴都相处的很好,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小胖子、傻二、小花和小女孩是知道李弦月和秦战生在火镇的过往的,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李弦月,不知是该亲近秦战生还是稍稍远离一下比较好。

        但李弦月又何尝不是更加疑惑了呢,秦战生的表现分明是在尽快融入伙伴们,与伙伴们打好关系,但这对秦战生这个石族皇子来说,就太令人奇怪了。

        秦战生的表现在李弦月看来处处透露着一股子古怪,那是他不知道,火镇时他一不小心把秦战生抖落到了赤火渊里,这在秦战生看来是他犯下了大错。

        当时的秦战生正在尝试突破到培灵境的关键时刻,李弦月的那一抖让他差点儿石身碎裂、殒命当场,秦战生自然对他满腔怨气,对他非常严苛。

        而当时,秦战生又苦苦困扰于如何炼心,恰巧李弦月给他提供了眉目,他盼望从李弦月这里找到突破口,自然一直缠着李弦月了。

        不过后来,李弦月尽心尽力的帮助他炼心,助他顺利突破到了培灵境,他与李弦月渐渐建立了很深的友情,从那时起他就把李弦月当做朋友了。

        而李弦月在他眼里又是一个可以深入赤火渊中部往下、生灵之气比他还浓厚的变态,也获得了他的认可。

        哪怕李弦月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与他大陆第一族群的皇子的身份相比实在悬殊,人族在石族眼里都不入眼,他也不介意把李弦月当做最好的朋友。

        这一次找到李弦月,他实则是抱着与李弦月同甘共苦、一起游历学习、不断成长的想法,就是想加入伙伴们。

        而他既然认可了李弦月,对李弦月的伙伴也是爱屋及乌,他也需要融入伙伴们才能一直留下来,所以才可以与伙伴们又好相处。

        一方面是为长留做准备,而另一方面,他也猜到李弦月会担心他与伙伴们的相处,因而特意与伙伴们相处和谐,好让李弦月彻底放心。

        李弦月虽然没有想到这些,不明白秦战生为何变化如此之大,不过,秦战生既然如此体贴,李弦月也就不担心他会与伙伴们发生矛盾了。

        因而李弦月也示意小胖子、傻二、小花和小女孩萧梦语放心与他打好关系,不用顾忌到他的感受。

        而且,李弦月也知道既然秦战生准备留下来与伙伴们同行,那他也不能再抱着以前对秦战生的想法与防备了。

        如果那样的话,伙伴们看到他的动作,想必也会知道他对秦战生的态度,进而也会和他一样刻意的和秦战生保持距离,始终不接纳秦战生。

        那秦战生刻意和伙伴们打好关系的努力也会白费,甚至因而会寒心,不得不伤心的离开伙伴们的队伍。

        伙伴们伤了秦战生的心,那秦战生会不会再替他保留他不是某一主族灵皇之子的秘密就难说了,伙伴们也有可能会因此处于危险之中。

        因而他决不能再对秦战生有任何保持距离的行为,免得引起伙伴们的连环反应,而应该以新的友好的态度对待秦战生。

        所以李弦月也主动的拉近和秦战生的关系,不到一天,秦战生就与他相处的很是和谐了,其他伙伴也都一样。

        小胖子、傻二、小花和小女孩萧梦语看到了李弦月的行为也知道李弦月已经把火镇发生的事放下了,他们也不用耿耿于怀。

        于是他们也紧随李弦月的脚步主动和秦战生打好关系,其他伙伴见李弦月几人的动作也有样学样,秦战生和伙伴们的关系进入了良性循环,是越来越好了。

        “谢谢你洛裳!”

        夕阳西下,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再舒服不过,伙伴们已经停止赶路准备贯通小经脉和休息了(大西北的夜间太过寒冷不适合赶路)。

        秦战生已经和伙伴们都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他已经融入了伙伴们,简直不能融入的再好了。

        他主动找到了李弦月,真诚的向李弦月道谢到,他又何尝不明白,他和伙伴们关系越来越好是李弦月特意推动的呢。

        离了李弦月,他一个陌生不知背景的生灵想融入伙伴们肯定会遭到防备,融入伙伴们将千难万难,想短短两三天就达到现在的程度根本不可能。

        而现在得益于李弦月的帮助,他顺利做到了,而且做的格外的好,因此他非常感谢李弦月的帮助,觉得应该特意感谢一下李弦月。

        要知道,李弦月一开始可是很害怕他的,而现在为了他融入伙伴们却可以做到这一步,他又怎么可能对李弦月不赶激不尽呢!

        “不用谢的,你既然加入了伙伴们,那就是我们的伙伴,我自然会竭尽全力帮你的,不过,秦战生,你的变化真的好大!”

        李弦月谦虚的说道,一直看到到了今日,又到了刚刚秦战生特意感谢他,李弦月已经肯定秦战生的性格得到了彻底的改变。

        既然秦战生已经不再是那个骄傲的石族小太子,就如他所说,秦战生已经是他的伙伴,他也已经把秦战生当做最好的朋友之一。

        他也没有再把先前的疑惑藏着掖着,而是向对待朋友一样的干净利落的说了出来,盼望能够得到秦战生的亲口解答。

        “我先前是恨你把我抖落到赤火渊里害我差点儿陨落呀,而后来,我是把你当做朋友了,自然要对你极好了。”

        秦战生笑了,李弦月说出了自己的疑惑,那就说明李弦月是真的把他当做朋友了,他感到很开心。

        于是他也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了李弦月听,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就是直接把他所想的全部告诉了李弦月。

        “原来,他是把我当做可以一起进步的朋友了,这才提出想与我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啊!”

        李弦月这才知道自己当初的不小心给秦战生到底带来了多大的麻烦,而秦战生却是把他当朋友的,这也彻底打消了他一直的对秦战生的防备,反而心里很抱歉。

        “李弦月太可怕了,连秦战生这个石族小太子也被他团结到了身边,万一秦战生成了下一任石皇,李弦月不崛起才怪!”

        李弦月和秦战生的不远处,离朴一直若有若无的看着他们,但看到李弦月和秦战生冰释前嫌之后,离朴在心里感叹到。

        他太明白了,以前石族看不上人族,当然对于兽族和冰雪灵族针对人族的行为不管不顾,他们也担心人族崛起会对石族不利。

        但如果李弦月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在灵皇祖地顺利拿到了皇灵印,而李弦月又与秦战生是最好的朋友,石族就不会置之不理了。

        必竟,石族虽隐逸是大陆第一族群,但与其他主族相比,并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能多盟友

        而一旦李弦月因此顺利突破成为灵海境灵皇级大能,以李弦月的天赋,达到大陆巅峰就是完全有可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