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84章 李弦月的请求

        “对了战生,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谈完了心,李弦月突然朝着秦战生问道,解开了心结,他已经不再直呼秦战生的大名,而是改称为战生这个更亲昵的称呼了。

        李弦月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想起了南岩武府异院院长秦阔出长老,那个温和善良的石族老者。

        当年,因为元尊者想要得到石族的炼心之法从而顺利的融入人族,秦阔出长老被殃及到而被逐出了石族,在南岩武府一呆就是许多年,为人族做了很多好事。

        李弦月一直觉得元尊者的所做所为连累了秦阔出长老,使他失去了家族和种族,心里感到非常的愧疚,因而发誓要帮助他回归石族。

        李弦月知道或许只有秦战生可以帮到秦阔出长老,向石族内部解释清楚当年的经过,并极力主张让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

        但李弦月却一直没有遇到秦战生,请秦战生帮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事便也不得不一直被压了下来,但李弦月却一直记着,时刻不敢忘。

        现在终于遇到了秦战生,这个在石族很有话语权的石族小太子,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希望,李弦月就赶紧提了出来。

        而且,李弦月也知道秦战生现在觉得他帮了大忙,正是非常感激他的时候,现在提出来,秦战生一定会百般努力的帮他,那机会也会大的多。

        “洛裳,什么忙?你快说吧,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果然,秦战生赶紧表态到,直接催起李弦月来。

        “我想请你帮忙帮助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他老人家流浪在外已经好几十年,再多的惩罚也够了,我盼望战生你可以给他老人家回到石族的希望。”

        李弦月见秦战生如此积极,想来有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希望就印证在秦战生的身上了,连忙连珠炮般的解释道,恨不得秦阔出长老立马就可以回到石族。

        “秦阔出叔叔嘛,他的事我也也是知道的,可帮他回到石族回归家族恐怕很有一些难度,这件事很是棘手。”

        但令李弦月意外的是,当秦战生听到了李弦月的请求却一脸难色,满脸纠结的说道,看样子是很想帮助李弦月,但却有些有心无力。

        “怎么了,是你的父皇那里有难以逾越的阻碍,根本跨不过去吗?”李弦月惊奇的问道。

        秦战生的难色让李弦月第一时间想到了是当代石皇拓皇不愿意看到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会堵死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路。

        但秦阔出长老已经在外漂泊了数十年,拓皇即使当年有气也早就应该消了,而且还是秦战生提出来,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秦战生的反应分明是在说即使是他亲自提出来,拓皇也还是不会给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机会。

        而秦阔出长老与拓皇又没有深仇大恨,当不至于达到这种程度才是,这让李弦月怎么想都想不通。

        “洛裳,你恐怕也知道,当年你师父元尊者可是直接坑了我哥的人物,当时也间接把我父皇狠狠的坑了一把,我父皇一直记忆犹新。”

        而我父皇可是立志要做一个开疆拓土、让石族成为真正的大陆第一族的伟大皇者,你师父的行为令他异常恼怒,恨不得杀了你师父而后块。”

        “我这么说,你恐怕已经清楚的知道你师父到底把我父皇得罪的有多狠了吧,再说,他又盗走了我石族的炼心之法,更是让我父皇恨的牙痒痒。”

        “而你师父盗走了炼心之法以后逃之夭夭,我父皇也拿你师父没有办法,便只能责备秦阔出叔叔监管不利,怨他弄丢了我石族的宝贝,便宜了你师父。”

        “我父皇有多恨你师父,便有多恨秦阔出叔叔,必竟,你师父坑了我父皇,而秦阔出叔叔却对你师父没有防范,这才又让你师父侥幸成功。”

        “这在我父皇看来,秦阔出叔叔就是犯下了让他不可饶恕的大错,因而当年才坚决的把秦阔出叔叔逐出了石族,甚至还逼着家族舍弃了秦阔出叔叔。”

        “而后来,秦阔出叔叔竟又跟随着你师父的脚步去了南岩武府,并一直留在了那里,用我石族的底蕴培育人族。”

        “而人族也对秦阔出叔叔很好,俨然就把秦阔出叔叔当做盟友一样,甚至还帮助秦阔出叔叔突破到了灵湖境灵尊级,坐上了异院院长的位置。”

        “我父皇更是因此觉得秦阔出叔叔就是我石族的败类,也是我石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叛徒,对秦阔出叔叔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了他的皮,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可以说,在整个人族里,我父皇最恨的就是你师父和秦阔出叔叔了,而秦阔出叔叔本是石族,更是特殊,尤其让我父皇记恨。”

        “洛裳你或许并不知道,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父皇对你师父和秦阔出叔叔的恨意也完全没有消散的意思,时常拿出来念叨。”

        “我父皇其实也一直关注着秦阔出叔叔,但却是盼着秦阔出叔叔早点儿陨落,不要再留着丢石族的脸。”

        “秦阔出叔叔一日活着,我父皇便一日对他恨之如骨,恨意越发加深,每次听到秦阔出叔叔活的好好的,便要大发脾气,好半天才能消停。”

        “洛裳你说,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我亲自去劝,也只会落的一鼻子灰,而不会有半点儿效果,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帮你。”

        秦战生也没有让李弦月再继续疑惑下去,立马把石族当代石皇拓皇与元尊者和秦阔出长老的恩怨纠葛前前后后都整个讲了一遍。

        “欸,拓皇还真的是对秦阔出长老恨之入骨、恨不得他立马去死啊,看来战生你的确帮不上这个忙了。”

        “只是秦阔出长老一直心怀石族,时刻渴望着回到石族的怀抱,战生你也帮不上忙,那他老人家只能失望了。”

        通过秦战生的讲述,李弦月总算明白了石族当代石皇拓皇到底有多恨秦阔出长老,也弄清楚了自己的疑惑,看来,找秦战生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李弦月一想到秦阔出长老,那个温和善良的老者,如果知道拓皇一直盼着他死,他再也回不到石族了,恐怕会伤心欲绝。

        可李弦月只认识秦战生,拓皇他不认识,也没有把握说服拓皇,重新给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希望,李弦月感觉自己要愧对秦阔出长老了。

        李弦月心里有着心痛,他觉得像秦阔出长老那样的生灵,应该有一个美好的老年,而不应该一直不能回归石族,直到老死在外。

        “弦月你别急,我对秦阔出叔叔的遭遇也是持有同情的,也非常想帮助他回归石族、回归家族,只是,现在的我也帮不上忙而已。”

        “既然洛裳你开口了,我就有意识的穿回一些对秦阔出叔叔有利的消息,看能不能慢慢减弱我父皇对他的恨意。”

        “洛裳你也可以把我这儿的情况传给秦阔出叔叔,让他特意做一些有利于石族有利于我父皇的事,配合我的宣传,至少不能让我父皇再那么恨他了。”

        “我也尽快努力,争取早日达到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成为下一代石皇的重要种子。”

        “到了那时,我父皇会对我格外的重视,也会有意的让我组建属于我的班底,我的意见父皇就更乐于接受。”

        “而我再提出让流浪在外的石族成员都回归石族,把所有的石族成员都团结起来,让石族变的更加团结强大,从而顺势让秦阔出叔叔也拥有回归石族的机会。”

        “即使那时候,我父皇依然对秦阔出叔叔恨之入骨,不想他回归石族,我也答应你等我成为下一代石皇,我也一定允许秦阔出叔叔回归石族。”

        “洛裳,你看这样的计划怎么样?至少在目前看来,这或许是最周全,可以保证秦阔出叔叔一定可以回归石族的计划了。”

        秦战生听出了李弦月语气里的万分失落,而他也不想看着秦阔出长老一直流浪在外,于是思考了一会儿,慎重的和李弦月说道。

        “你都这么帮我和秦阔出长老了,这计划也是足够周密,自然是极好的,战生,谢谢你!”

        李弦月也知道,以当代石皇拓皇对秦阔出长老的恨意,帮助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需要进行长时间的谋划。

        而秦战生的计划细密周详,即使是李弦月,也只能拿出相似的一份步步为营的计划,慢慢的制造出让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机会。

        而且,即使前面的计划行不通,李弦月想着以秦战生的变态程度,拿到成为下一代石皇的种子名额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甚至,恐怕在他的兄弟们中,秦战生也是出类拔萃的,要不然,也不会得到拓皇的格外喜爱和修练资源的倾斜,让其以最快的速度成长。

        因而,等秦战生一百来年后秦战生在灵皇祖地得到皇灵印成为下一代石皇,然后专门把秦阔出长老召回石族也是大有可能的。

        总之,秦战生的计划最大限度的给了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机会和保障,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李弦月非常感谢他,又燃起了助秦阔出长老回归石族的信心。

        “只是,石族拓皇太恨师父了,恐怕前面的计划会行不通,很有可能,秦阔出长老要等到一百来年后战生成为下一代石皇才会真的得到回归石族的机会了。”

        李弦月在心里悠悠叹到,一想到秦阔出长老可能一百多年以后才有回归石族的机会,李弦月就为他惋惜不已,也感到很是心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