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285章 困苦的落羽族

        伙伴们既然去了石族边界的石蕴府,于是便打算从石蕴府开始将大西北百族之地整个走一遍。

        大西北百族之地绝大部分都是荒凉的地方,根本不适合生灵居住,哪怕是适应性最好的族群也存活不下来,因而只有小部分好一些的地方住着生灵。

        而接近石族的地方,哪怕生活和修炼环境好一些,大西北百族之地的族群也是不敢住的,伙伴们走了许久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族群。

        一直到四五天以后,伙伴们离石族足有上百里地了,伙伴们才找到了一个有族群居住的小绿洲,伙伴们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

        那个小绿洲只有方圆十里的样子,而且也只比周围难以生存的环境稍微好一点儿,却足足生活着三个族群。

        而在这三个族群中,最小的族群落雨族竟只占着不到方圆四里的地盘,在这个小绿洲里也只占到了大约七分之一而已。

        如果不是落羽族是一种娇小的鸟类,很难想像仅仅这么大的地方竟生存着整个族群足足两百多位成员。

        “落羽族实在是太可怜了,这么大一点地方,比一个村落都小的太多,却就是他们的族群之地。”

        伙伴们都吃惊的说道,只见那方圆四里的地界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落羽族的巢穴,他们这片族群之地也仅仅只够作为歇息之地而已,其他什么再也放不下。

        伙伴们虽然来自各个族群,但除了嘞知族地盘最小的就是人族了,也有一百多个村落,可落羽族的地盘竟然连一个人族村落都远远不及。

        如果不是来到大西北亲眼看到落羽族的地盘,伙伴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落羽族竟然困苦到了如此地步。

        “原来,大西北还有这样困苦的族群嘛?”李弦月也很是震撼,他在心里默默问自己道,其实看到落羽族之后,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在没有来大西北之前,李弦月觉得大西北百族现在生活的都很好了都像嘞知族一样胡作非为、自以为是。

        直到来了大西北,前一阵子遇到了那支运宝队,李弦月才发现自己错了,大西北的很多族群还是不错的,完全可以成为人族的坚定盟友。

        而现在看到了落羽族,李弦月也更是亲眼看到了大西北百族中微弱小族的生存到底有多么艰难。

        地盘只有方圆数里,还是仅仅勉强可以居住的地盘,这何止是生存艰难,可以说已经艰难到了发指,就剩下无法生存了。

        这都与他在西共府所看到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说,直到现在看到了落羽族艰难的生活处境,李弦月才有了真切的理解。

        当然,落羽族的生存处境虽然艰难,不过他们好歹也是独立成族的,不用打散了分布在万族中,连个正式的族名都没有。

        但也仅止于此,可以独立成族是他们的幸运,而生存条件极其艰难、只能艰难的活着又是他们的不幸。

        “或许,我可以从改善大西北小族的生存处境着手,让这些人族一直以来的盟友能有一个相对较好一点儿时生存环境。”

        李弦月记得落羽族是不在那些在人族地界胡作非为的族群名单的,于是李弦月准备有机会改善一下落羽族的生存环境。

        一直以来,落羽族就是人族的坚定盟友,李弦月觉得,既然发现了,他就应该做一些事情,来帮一帮如此困苦的落羽族。

        当然,落羽族困苦的生存环境已经让李弦月意外了,更让李弦月意外的却是落羽族对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的宝贝。

        他实在没有想到,像落羽族这样的微末小族竟同时需要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每个月的数额还都不少!

        在李弦月看来,落羽族已经困苦到了生存下去都艰难的地步,也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拿出来剥削了。

        即使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想压迫剥削大西北百族,也应该剥削那些稍微富裕的族群才对,必竟,哪些族群才能拿的出来好宝贝。

        而哪怕压迫剥削落羽族到了极点,也只可以压迫出来一点儿血丝儿,对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来说也是根本入不了眼的东西。

        那些富裕的族群李弦月是不知道的,必竟还没有去,但从一路走来李弦月所遇到的运宝队来看,需要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的族群也不多。

        而且就在这个小绿洲里,另外两个强大一点儿的族群墨蛇族和吻蝎族也没有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这就让李弦月感到份外奇怪了。

        当然,除了觉得奇怪之外,李弦月也因落雨族极度困苦的生存条件而感到异常震惊,心里更是疑惑到了极点。

        本来,落羽族的生存条件就已经艰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现在更需要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那生存条件有多困苦就可想而知了!

        就李弦月所见,朝着三个方向进发的运宝队运送着寥寥几个装着宝贝的箱子,由此也可以看出,落羽族的确没有多少宝贝值得缴纳给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了。

        而那三个运宝队伍也不像李弦月一路走来看到的那样是交给专门的运宝队,让他们负责运送给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

        落羽族的三个运宝队都是由自己族内的成员亲自负责运送,由此可见,落羽族甚至已经困苦到了请不起运宝队的地步,只能靠自己跋山涉险。

        而大西北风暴频出,其他的危险也是数不胜数,由自己族内成员负责运送,就像前些日子那支运宝队一样,搞不好就会出现减员。

        甚至万一路上出现意外,或者遇上掳宝队,不仅全员皆死,甚至还要重新赔偿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的损失。

        如果不是困苦到了实在没有办法的地步,又有哪个族群愿意费时费力亲身涉险的去运送宝贝到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呢。

        想必落羽族就是困苦到了几乎活不下去的地步,实在没法子了,这才只能选择亲自运送宝贝,一肩抗下所有的危险,是好是坏、顺利与否就只能看天意了。

        “朋友,我看贵族生存条件本就艰难,竟然还要同时给兽族、冰雪灵族和缴纳宝贝,但墨蛇族和吻蝎族却不用,这是为什么呢?”

        落羽族的地盘,李弦月感叹于落羽族的极致困苦,也是实在没有忍住心里那的巨大疑惑,向一个落羽族成员询问道。

        李弦月想着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宁愿不同时剥削墨蛇族和吻蝎族也要同时剥削更加困苦的落羽族一定是有着什么潜在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与落羽族是人族的坚定盟友有关,李弦月觉得他必须弄个清楚弄个明白,至少人族应该知道落羽族的付出。

        “这位少爷,您或许也知道,自打一千多年前人族没有出现新一代弦月刀主,就更是遭到了以兽族和冰雪灵族为主的十大主族的针对,看起来越来越弱了。”

        “我们大西北的百族见人族示弱,便自然分成了三个阵营,其中一个像十大主族靠拢,另一个中立,而最后一个我们还是坚定的把人族当作盟友。”

        “我们团结在青天白猿族的周围,坚定的不与十大主族同流合污,舍弃过去近两万年一直支持我们的人族。”

        “十大主族为了惩罚我们,便特意让我们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哪怕我们非常困苦,也要把我们最后一点儿血吸干!”

        “而且还暗地里支持那些靠拢他们的族群组建掳宝队,半路上掳掠我们的宝贝,让我们苦上加苦。”

        “对于那些向他们靠拢的族群和中立的族群,他们适当的给予照顾,就不用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了。”

        “十大主族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逼迫那些并不是百分百心向人族的族群投向他们的怀抱或者至少选择中立。”

        “我落羽族与墨蛇族和吻蝎族以前都是人族的坚定盟友,但后来墨蛇族和吻蝎族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这才无奈的选择了中立。”

        “十大主族为了鼓励仍然把自己当做人族盟友的族群放弃人族,就没有让他们同时向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缴纳宝贝。”

        “但我落羽族之所以生存条件极其艰难,但至今都还能够独立成族,就是得益于人族无私的帮助,我们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离开人族的怀抱呢!”

        “这位少爷,看您也应当是来自于与人族关系不错的族群,小的恳请您帮忙传递消息给人族,我们这些族群实在是太苦了。”

        “看着族员们一次又一次次冒险去争取修炼和生活资源,冒险运送宝贝去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导致族员一个连一个减少,我们心里实在痛苦不堪。”

        “我落羽族以前足有一千多族员,可近三百年不到就只剩下两百多个族员了,我们会坚定的守在这里,可也需要来自人族的帮助。”

        “要不然,如果再这么下去,不出三五十年,我落羽族甚至是其他人族的坚定盟族恐怕都灭亡了。”

        果然,那落羽族见李弦月问起,感觉李弦月并不是来自十大主族又或者是来自向十大主族靠拢的族群,犹豫再三,才向李弦月解释道。

        他的话语充满了痛苦的意味,李弦月猜测的没错,落羽族困苦的现状的确与人族大有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因为人族而承受苦难。

        “原来,在这些大西北的小绿洲里,还有这么多心向人族的族群,坚定的守着与人族的盟友关系啊!”

        李弦月感叹的想到,如果不是那落羽族解释,他恐怕也不知道时至今日这大西北百族之地还有落羽族这样的族群一直心向人族。

        李弦月感觉到人族面对的十大主族的压力越来越大,战略收缩,也的确是忽略了这些大西北百族之地的盟族了。

        “少爷,帮帮他们吧,他们太苦了。”傻二听到那落羽族的解释,显得很是难受,于是向李弦月恳请道。

        李弦月明白傻二的意思,傻二已跟秦战生混熟了,本可以自己请求秦战生的帮助一下落羽族的。

        但现在听了那落羽族的解释之后又觉得石族太过分了,心里有了芥蒂,这才转而请他帮忙,而不再是直接请求秦战生帮忙了。

        “从此以后,落羽族就不用再向石族缴纳宝贝了,如果石族还要,去石蕴府提我的名字,从我的修炼资源里扣也就是了。”

        秦战生无奈的摊摊手,听了那落羽族的解释,他很体谅傻二的反应,不待李弦月请他帮助,他就直接允诺道。

        “战生,谢谢你。”李弦月真诚的谢到,允许落羽族不再缴纳宝贝了毫无疑问是会影响石族在大西北百族之地的布局的。

        秦战生没有必要为了伙伴们破坏石族在大西北百族之地的布局的,但秦战生还是主动做了,李弦月觉得他应该代伙伴们谢谢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